• 第十五章节 愤怒的白淑琴

    更新时间:2018-11-06 15:55:10本章字数:3803字

    她到底想干什么,难道她的目标是白淑琴?

    也是!

    白淑琴以前是保家仙,把她的尸体压了几十年,她心里肯定恨白淑琴,也很害怕白淑琴,所以想利用我对付她。

    发了一阵疯,梁玉捡起一把柴刀,直接朝我身上砍,我不想坐以待毙,身子一翻躲开柴刀,转身朝山上跑!

    还没跑几步,我的脚踝突然被东西缠住了,一下子摔倒在地上,紧接着被那东西往后面拽,脸擦在地上,火辣辣的痛。被梁玉拽到身边,我才发现那是梁玉的头发,就像细铁丝一样,坚韧得可怕。

    我爬起来想跑,但是梁玉的速度比我快多了,举着那把柴刀朝我身上砍。

    这把柴刀很锋利,不过梁玉并不想杀死我,专门朝我身上肉多的地方砍,鲜血顺着伤口不断往外面流,我痛得死去活来,我根本记不清挨了多少刀,身上全是伤口,撕心裂肺的痛。

    梁玉把柴刀扔在地上,满脸怨毒的望着我:“我们打个赌吧,你说那只狐狸精,会不会救你?”

    我现在全身都是伤,虽然没有一刀是砍在要害上,但是身上几十道伤口,一直在不停流血,估计要不了多久,血就会流干,到时候我肯定会死。就这一会儿功夫,我已经浑身发冷,脑袋也昏昏沉沉的,这是失血过多的症状。

    我的心里有些郁闷,但是我已经不敢说话了,因为一开口就会扯动伤口,就会流更多的血,我怕坚持不到白淑琴来。临死前,我想再见她一面,但是在我的内心深处,我又不希望她来,因为这是一个陷阱,是梁玉针对她的陷阱。

    “不说话是吧?”

    梁玉哼了一声,又狠狠踢了我两脚,然后站起来,望着下山的路口!

    没过多久,一道白色的身影从下面走了上来,她的左手拿着手电筒,右手拄着一根拐杖,正是白淑琴。

    “你没死!”

    手电筒光芒朝这边照了过来,光圈落在梁玉的身上,白淑琴的表情有些意外,开口问道:“二叔的办法对你没有效果吗?”

    哈哈哈!

    看到白淑琴,梁玉脸上的怨毒又增加了几分,厉声道:“狐狸精,你别以为请只老狐狸来对付我,就能杀掉我。你太天真了,现在就来算算我们之间的账吧,我要你死无葬身之地!”

    梁玉是真的疯了!

    她最恨的人除了张有财,就是把她镇了几十年的白淑琴,张有财早就死了,那就只剩下白淑琴,所以要找她报仇!

    “我明白了!”

    看到梁玉这副样子,白淑琴思索了一下,有些惊讶的说道:“那坟是你的藏身之地,但是里面的尸骨,是张有财的吧,你知道二叔来了,故意把我们引到张有财的坟前,是想用我们的手,让张有财魂飞魄散吗?”

    “可是。。。”

    白淑琴停顿了一下,继续说道:“以你的实力,应该没办法让张有财变成僵尸吧,毕竟他死的时候,你还被我镇在神龛下面呢,是谁帮了你?”

    “白淑琴,不得不承认,你很聪明!”

    梁玉的表情十分得意,白淑琴显然猜对了,她的身子一让把我露了出来,哈哈笑道:“但是太晚了,你们还是去死吧!”

    我被梁玉挡在前面,白淑琴最开始没看到我,现在看到了我,白淑琴的脸色一下子变得很难看,有些生气的对梁玉说道:“我当初见你可怜,这才留着你的尸身,现在看来是养虎为患了。你这样的人虽然可怜,所作所为却更可恨,今天我不会对你留情了!”

    白淑琴是真的生气了!

    这个娇滴滴的女人,毕竟是狐狸精,生起气来非常恐怖,她举起那根拐杖,朝梁玉冲了过来。这根拐杖我见过,是爷爷用桃树的枝干削出来的,爷爷死了之后,这根拐杖就扔在那里,没想到白淑琴把它找了出来,还当成武器用。

    鬼怕柳枝,也害怕桃木,白淑琴手中的桃木拐杖,梁玉也有些忌惮,她直接往后退,想要避其锋芒!

    但是白淑琴根本不给她机会,快速朝梁玉冲了过去,举起拐杖就往她身上打。梁玉挨了好几拐杖,痛得哇哇大叫,她突然对白淑琴喊道:“有本事你打死我啊,看看是我先死还是他先死!”

    梁玉这么喊,白淑琴愣了一下,她的目光落在我的身上,眼中满满的都是担心!

    “别管我,杀了她!”

    我一身伤,现在连站都站不起了,连忙对白淑琴喊道:“梁玉现在已经疯了,留下她是个祸害,你不要管我!”

    被梁玉砍了几十刀,我身上血流了好多,我感觉自己已经不行了,既然如此,还不如把梁玉这个祸害除掉,还大家一个安宁!

    听到我这么说,白淑琴犹豫了一下,然后朝梁玉冲了过去,挥舞桃木拐杖往梁玉身上打。

    白淑琴是真的生气了,下手一次比一次重,梁玉不断挨打,也发怒了,举着砍刀往白淑琴身上招呼,但是她们之间的实力,本来就存在差距。确切的说,白淑琴的身体比变成尸精的梁玉灵活,而且拐杖比柴刀要长,占了武器上的便宜,梁玉被打得惨叫连连,样子十分狼狈。

    就在这时,又有人来了!

    那个人穿着一身道袍,手里提着一把桃木剑,正是张麻子!

    看到梁玉,张麻子立刻红了眼,怒气冲冲的骂道:“梁玉,我杀了你!”

    张麻子快速跑了过来,他往桃木剑上贴了一张符,然后切入战团。

    我原本以为他要帮白淑琴,没想到张麻子嘴里喊着要杀梁玉,手中桃木剑直接朝白淑琴刺了过去,白淑琴没反应过来,直接被他一剑刺中腹部,白淑琴浑身就像电击一样,狠狠的抽搐了几下,这才缓过神,手中的拐杖一撩,把张麻子的桃木剑打飞。

    “你。。。”

    白淑琴退了几步,她的脸色阴晴不定,见张麻子竟然帮着梁玉,急声道:“为什么?”

    哈哈哈!

    白淑琴受伤,梁玉很得意的笑道:“要不是张先生帮我,我也不能骗过白晨那只老狐狸,让张有财的尸身做了替死鬼!”

    看到这一幕,我气得浑身发抖,白淑琴早就告诉过我,张麻子心术不正,没想到他真和梁玉勾结在一起,到底是什么意思?

    “为什么?”

    偷袭得手,张麻子哼了一声,满脸愤怒的对白淑琴吼道:“你杀了我儿子,还问我为什么,竟然还有脸问我为什么,实在是可笑!”

    看到张麻子这副样子,我的心里急得团团转,他以为他儿子是白淑琴害死的,所以宁可站在梁玉这一边,也要把白淑琴杀了。白淑琴的实力,比梁玉要强一些,但是张麻子的实力,也是非常恐怖的,现在两个打一个,她肯定打不过。

    果然!

    见势不妙,白淑琴已经有了退意!

    看到白淑琴要跑,张麻子走到我的面前,冷冷笑道:“你跑啊,你要是敢跑,我就把这小子千刀万剐,我说得到做得到!”

    张麻子从梁玉手中抢过柴刀,一刀砍在我的肩膀上,这一刀下手极重,直接砍进骨头里,我惨叫一声倒在地上,整个人都要崩溃了。看到张麻子对我下毒手,白淑琴连忙朝我这边跑。

    白淑琴过来了,梁玉冷冷一笑,伸手就要去抓白淑琴!

    “别急!”

    张麻子嘿嘿一笑,对梁玉说道:“这个狐狸精不简单,没必要和她拼命,还是把他还给她吧!”

    张麻子抓着我的衣服,直接把我提了起来,然后朝白淑琴扔了过去!

    白淑琴连忙伸手把我接着,她的身体碰到我的伤口,血哗啦啦的往外面流淌,此时此刻我冷得厉害,已经感觉不到痛了,不过这绝不是什么好事。我以前听一个当过兵的老人吹牛,他说人要是受伤了,伤口痛不可怕,可怕的是浑身发冷连痛都感觉不到,那说明离死不远了!

    “别管我!”

    这个时候,我已经知道他们的阴谋了,他们两个加在一起,并没有绝对的把握干掉白淑琴,所以想利用我这个累赘,把白淑琴拖垮!

    把我扔给白淑琴,张麻子直接转身走了,梁玉犹豫了一下,也跟着张麻子走了,消失在后山的小道中。

    我流血太多,已经撑不住了!

    脑子里昏昏沉沉的,眼皮子直打架,看着白淑琴慌张的脸,我伸手想去摸她,才发现自己的手都抬不起来了,苦笑了一声,尽量用平静的语气说道:“我。。。”

    没想到一张嘴,嘴巴也在往外面淌血,看到我这副样子,白淑琴吓了一跳,连忙抱着我往村里跑!

    我的意识昏昏沉沉的,我恍惚看到了我的父母,还来了许多叔伯,但是我的眼睛都睁不开了。回到家里,我觉得好了一些,整个人轻飘飘的都要飞起来了,意识也恢复了一些,勉强睁开眼睛,我看见我妈已经哭成了泪人。

    我爸站在门口,低着头一直抽烟!

    过了一会儿,村里的医生来了,看了我的伤势,医生直接摇头,让我们准备后事,这样的伤就算送到大医院,也肯定没救了!

    我知道自己不行了,现在这状态就是回光返照,我很想和父母说几句话,但是我还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和白淑琴交代,让他们出去,只留下白淑琴一个人在屋里面。

    白淑琴紧紧握着我的手,眼泪哗啦啦的掉,已经哭成了泪人!

    虽然只做了半个月的夫妻,但是我们之间的缘分,从十六年前就开始了,不过造化弄人,我们的缘分今天就要断了。凑到她的耳边,我小声说道:“不管他们想让你做什么,你都别上他们的当,你自己跑吧,别管大家了!”

    这时候我的脑子十分清醒,我觉得这是一个阴谋,他们之所以不杀我,也不急着对付白淑琴,肯定有厉害的后手,要是他们得逞了,整个张家村肯定会有灭顶之灾!

    “你不会死,大家也不会有事!”

    白淑琴捧着我的脸,带着哭腔说道:“你放心吧,这件事情我会处理,我绝不会让他们得逞!”

    白淑琴突然俯下身子,嘴唇落在我的唇上,用舌头撬开我的牙齿,我还没搞明白怎么回事,一颗圆不溜秋的东西滚进了我的嘴里,然后顺着喉咙滑进我的胃里。

    这东西很古怪,一进我的胃里就开始发烫,不知道是什么玩意儿!

    白淑琴做完这一切,她的脸色一下子变得憔悴无比,十分虚弱的望着我!

    “你干什么?”

    看到白淑琴这副样子,我的心里突然有种很不好的预感,这东西对她来说,肯定十分重要,否则她不会一瞬间就憔悴成这样!

    “这是我的丹珠,能救你一命!”

    白淑琴伸手抚摸着我的脸,温柔无比的说道:“能执子之手,已经是我莫大的幸运,与子偕老这种好事,我不敢想。你放心吧,梁玉和张麻子这两个祸害,我一定会帮你除掉,你。。。你自己保重!”

    白淑琴说完,我吓了一跳,她这是要去和他们拼命!

    我刚要说“别去”,白淑琴伸出手在我脸上晃了几下,一股奇异的香气从她袖子里涌出来,我的大脑一下子变得十分困倦,在昏睡过去之前,我恍惚听到白淑琴在和我妈说话:“他只是失血过多而已,没有什么大碍,我去为他找点止血的药,你们不要担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