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七章节 养尸地

    更新时间:2018-11-06 15:55:10本章字数:3051字

    听到白淑琴的声音,我迟迟不敢确定,这到底是白淑琴还是梁玉?

    从内心深处,我希望是白淑琴回来了,不过我很清楚,她把内丹给了我,失踪已经超过九天,活下来的可能性几乎为零,我已经不抱幻想。

    犹豫了一下,我还是打开门走了出去,如果真的是梁玉要杀我,我不觉得躲着能有什么用。

    走出门口,我看到一个女人站在那里,白裙子长头发,脸上满满的都是憔悴,竟然真的是白淑琴!

    “你没死!”

    她的气色极差,脸苍白得像纸一样,奄奄一息连站都站不稳,我连忙跑了过去,伸手把她扶着。

    “张远!”

    白淑琴靠在我的怀里,脸上满满的都是着急,十分激动的喊道:“我。。。”

    “别说了,先进屋!”

    看到她这副虚弱的样子,我心疼极了,连忙把她抱进屋,把我妈叫起来,让她给白淑琴弄点吃的。

    她的身体非常虚弱,好在身上没什么伤,主要还是太累了,我稍微放心一些。白淑琴回来了,我妈十分高兴,去厨房给她做了一大碗面条,我拿着筷子喂给她吃。

    吃完东西后,白淑琴缓了一阵儿,精神看起来好了一些,我妈又给她烧了一大锅洗澡水,拿了一套干净的衣服给她,让她先去洗澡。

    等白淑琴去洗澡,我妈收敛起脸上的笑容,压低声音说道:“你这媳妇儿有问题啊!”

    “什么问题?”

    我的心里一惊,难道她已经发现白淑琴的身份了?

    不对啊,白淑琴是狐狸精这件事,知道的人全死了,我妈应该不知道她的身份才对,难道是因为女人的直觉?

    白淑琴嫁到我家也有半个月,她和我妈朝夕相处,或许有什么事被我妈发现了也说不定。我的心里有点慌,这时候真的不能再起内讧了啊!

    “我说不上来!”

    我妈犹豫了一下,有些害怕的说道:“反正我觉得她怪怪的,你自己小心点啊!”

    我点了点头,心里暗暗松了口气,她不知道最好,要不然我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等白淑琴洗完澡,已经十点多了,她的身体太虚弱,我扶着她上楼,让她在床上躺好。她失踪九天,又累又困身体虚弱到了极点,一沾到床立刻睡着了,我本来有一肚子话想问她,现在只能等明天。

    白淑琴一觉睡到了第二天中午才醒,她的精神还是很差,不过已经没有那种奄奄一息的感觉了,十分激动的望着我:“张远,你能活着真好!”

    她这么说,我的心里一酸,满满的都是愧疚!

    她自己都这样了,可心里想的还是我,我伸手把她搂在怀里,有些心疼的问她,这段时间她都干什么去了?

    走之前,她说要去和梁玉张麻子拼命,解决掉这两个麻烦,现在梁玉依然在杀人,她的身上也没有伤,看来她们没有打起来,而是因为其他事情耽搁了。

    听我这么问,白淑琴犹豫了一下,很无奈的告诉我,整个村子都被人动了手脚,人一旦离开住宅超过百米的距离,很快就会晕头转向迷失方向,她看到大伯带着一群年轻人想出去,他们走到村口的地方,一直在那里原地绕圈,始终出不了村庄,等到晚上的时候,他们又走了回来。

    白淑琴也一样,她走进后山的时候,也很快迷了路,这九天时间一直在坟地里转圈,直到今天晚上的时候,她运气好才转了回来,要不然非得被困死不可。

    白淑琴这么说,我吓了一跳,村子被人动了手脚,是鬼打墙吗?

    “不是鬼打墙!”

    白淑琴摇了摇头,很肯定的说道:“鬼打墙只有在阴气很足的地方才有用,白天有太阳一出来就没有效果,我觉得是迷魂阵,这东西很邪儿的,要是布阵的人厉害,靠几块石头几棵树,就能把人活活困到死!”

    这。。。

    “迷魂阵会是张麻子帮着布置的吗?”

    我觉得很有可能,张麻子的本事很厉害的,而且他以为是白淑琴杀了他儿子,现在已经和梁玉走在一起,如果说他负责布阵把人困住,梁玉负责杀人,这样分工也说得通。

    “是不是张麻子不知道!”

    白淑琴愁眉苦脸的望着我,十分无力的说道:“不过有一点我可以肯定,这个迷魂阵的范围非常大,把整个张家村都给围住了,根据我的经验,布置这样一个迷魂阵,需要的材料非常昂贵,而且一时半会儿也布置不出来,应该不是张麻子的手笔,他没这个财力!”

    什么!

    我感觉事情越来越复杂了,先是白淑琴这只狐狸精,然后是梁玉这只厉鬼,现在又多了一个巨大的迷魂阵,张家村到底怎么了?

    “我还有一个很大的发现,不知道该不该告诉你!”

    白淑琴的眉头皱得更紧了,她的语气除了无奈,更多的是一种震撼:“不过你最好还是别知道了,免得绝望!”

    绝望?

    什么意思?

    白淑琴越是卖关子,我越是想知道,连忙问她发现了什么?

    “你觉不觉得,整个张家村的阴气特别重吗?”

    白淑琴对我说道:“阳宅一般是坐北朝南,山村一般修在半山腰上,这样采光好阳气足,人生活在这样的环境中不容易生病。不过张家村的位置,是在山脚下,这本来也没有什么,可是张家村的房屋朝向,全都是坐南朝北,这更像是阴宅的布局!”

    其实白淑琴说的这个问题,早就有老人解释过,之所以把村子修在山脚下,是因为取水方便,而坐南朝北的布局,则是张家村的地理因素造成的,其他三个方向石头太多,又全是很脆弱的砂石,要想建房子成本会很高,而且修起来还未必牢固。

    不过白淑琴说得对,张家村的位置,确实很不适合建村子,张家的祖先把村子选在这里,确实有些匪夷所思。

    “这还不是重点!”

    白淑琴摇了摇头,压低声音说道:“你要是站在对面的山顶上看,就会发现整个张家村的地势,就像两副并排横放的棺材,这在风水的角度来看,是天然的养尸地!”

    养尸地!

    我倒吸了一口凉气,张家村以前出过很多僵尸,特别是清末民初那一阵儿,张家村死的人甚至不敢下葬,全都是拉出去用火烧掉,免得变成僵尸扑人。

    以前德远师父和我说过,张家村这片儿地方,其实不适合住人,要是以后张家村有人飞黄腾达,最好是把整个村子搬出去,否则时间一久,会有不好的事情发生。

    没想到师父一语成真,而且来得这么快!

    “那该怎么办?”

    我隐约感觉到了阴谋的味道,有些害怕的说道:“梁玉每天晚上都吃人,她再这样折腾下去,我们村子的人早晚死绝!”

    “我始终觉得张家村的事情不简单!”

    白淑琴皱着眉头,忧心忡忡的说道:“张家村的地势,是并排横放着的两口棺材,你再看头上压顶的灰云,分明就是块棺材板儿,而且天上的灰云一天比一天浓,一天比一天压得低,等它变成黑云压顶的时候,整个张家村就完了!”

    白淑琴这么说,确实有几分道理,张家村现在就两三百口人,一天死几个,也就一两个月的事情,整个张家村就死光了,所以我们必须得做点什么,总不能坐以待毙!

    “最好的办法是去白家沟找人帮忙!”

    白淑琴皱着眉头说道:“不过村子周围的迷魂阵太厉害,就连我都走不出去,如何出去求援这是个问题!”

    这个问题我也非常头疼,打不过梁玉也逃不出去,我们真的要等死吗?

    “要想出去的话,办法也不是没有!”

    白淑琴犹豫了一下,一边想一边说道:“迷魂阵这东西,其实就是通过一些特殊手段扰乱人的视线和心智,如果有东西能够像灯塔一样指引方向,那就不会被迷惑,我们就有机会离开这个村子!”

    话是这么说,可是这个灯塔哪里去找?

    我们现在和外界已经断开了联系,手机一点信号都没有,谁又能给我们指引方向?

    “这只是一个比喻!”

    白淑琴神神秘秘的说道:“人的双眼就是指引方向的灯塔,只是被迷魂阵迷住,我们需要能够照亮自己双眼的东西!”

    照亮双眼的东西?

    我觉得白淑琴和德远师父一样喜欢打哑谜,这到底是啥玩意儿?

    “佛像前的油灯啊!”

    白淑琴白了我一眼,笑嘻嘻的说道:“亏你还是个和尚呢,连这都想不到吗?”

    对啊!

    我眼前一亮,这个世界上,有什么东西能够迷惑佛祖啊,佛祖坐前的油灯,说不定真的能够驱散一小部分迷魂阵,保护大家走出去!

    钟峰寺十分简陋,里面只供着三尊佛像,每尊佛像前有一盏油灯,一共有三盏佛前灯,如果能把这东西拿到手,我也许可以带着大家逃出去。德远师傅走后,钟峰寺的钥匙就在我手里,也是我平日里去打扫的,把钥匙拿出来,我和白淑琴直奔钟峰寺而去,能不能活命,就看这一哆嗦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