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七章:刚好25名

    更新时间:2018-11-06 16:00:51本章字数:3012字

     郭晓东红着眼说:“我把周宇捅了。”我一下蒙圈了,郭晓东做事向来稳重,绝对不会轻易动刀,肯定是周宇逼他才会这样,周宇跟东哥之间肯定又发生了什么事情。

    我正想问,那两个警察已经把东哥推上了车,跟着警车就开走了。我听见旁边有人就在说东哥也是被逼的,五班的周宇欺人太甚了,他们在东哥的床铺上撒尿,还用东哥的牙刷去刷自己的运动鞋,周宇还骑到了东哥背上。如果仅仅是这些,东哥也就忍了,可是周宇嘴烂,他还骂那个女人,东哥怎么可能受得了。

    东哥居然受了这么重的屈辱,我握紧了拳头。这时候,围观的众人开始散去,我拦住刚才说话的那个人问道:“那个女人是谁?”

    对方看了看我,然后说:“勇哥,这种事情你就不要问我了,我也不想揭东哥的伤疤。”那人说完叹了口气,跟着他的室友一起走了,他们上楼梯的时候,其中一个回头瞄了我一眼,然后飞快转过头去说:“卧槽,那个人就是李勇啊,太他妈牛逼了。”

    另一人说道:“谁说不是呢,现在周宇住院了,东哥也被警察带走了,我们初三的两个混子都离校了,我看这个李勇肯定会混起来,以后说不定他就是我们初三的扛把子。”

    我等他们走后,带着朱鹏飞来到了厕所。这时候正是下午,大家都去吃饭了,厕所里没有人,静悄悄的,只有水箱蓄水的叮咚声。

    我看着朱鹏飞,这孙子身子猛地一哆嗦,然后说:“勇哥,不要用这种眼神看我行不行?”我嗤笑一声,然后说:“不行,除非你告诉我,东哥的那个女人是谁?”

    朱鹏飞苦着脸说:“东哥以前留过级的事情,勇哥你知道不?”我点点头,这件事情我早就知道了,难道东哥留级就是因为那个女人?

    朱鹏飞说:“当初,东哥本来是高我们一个年级,也就是上一届的初三,当时初三总共有五个混子,其他四个混子是拜把子的兄弟,他们喊东哥打牌,联手出老千,东哥输了很多钱,当时根本就还不上,那四个混子就去找东哥的女朋友孙慧,东哥欠的账,他们说只要孙慧跟他们四兄弟睡一晚,然后就一笔勾销。”

    我听到这里,心头已经很是愤怒了。朱鹏飞说:“孙慧是真的爱东哥,背着东哥就陪他们睡了,东哥知道后大发雷霆,用刀把那四个混子都捅住院了,后来,那四个混子就转学了,东哥跟孙慧分了手,孙慧第二个星期也转学了。”

    我说:“就算是捅人,那也跟留级没有关系啊,东哥去年不是跟王珍耍了一年吗,你小子是不是骗我?”

    朱鹏飞说的话根本就对不上,我心里很生气,就觉得这孙子压根儿没把我当兄弟,糊弄我呢。朱鹏飞赶紧说:“勇哥,我没有骗你,先听我把话说完。当时这件事情是发生在初三上学期刚开学那几天,东哥后来也是为了让孙慧死心,然后才跟珍姐谈恋爱。东哥说他再也不想看见孙慧,看见她就觉得自己心里很愧疚,可是孙慧当初去做那件事情,根本就没跟东哥商量。”

    我点点头,这下算明白了,东哥一直深爱着孙慧,他肯定无法接受这样的事情。朱鹏飞说:“至于东哥留级的事情,那完全是东哥父母的意思。东哥的成绩不好,中考成绩下来只能进二中,那四个混子就在二中,东哥的父母怕东哥惹事,同时也觉得二中没有出息,就不让东哥去,这样才留了一级。”

    原来如此,难怪每次看见东哥的时候,他的眼神总是很忧郁,毕竟是有故事的人。朱鹏飞叹气道:“我听说那四个混子在二中混得风生水起,二中的人还给他们起了个绰号叫四海龙王,东哥的成绩注定是好不起来了,明年他只能去二中,东哥要是真去了二中,肯定天天都要挨打了。”

    我咬紧了牙,一拳头打在了墙上。

    晚上,王珍也听说了郭晓东捅了周宇的事情,她看我一脸不开心的样子,故意伸手在大腿上摸了一把,然后趁老师没注意,小声说:“李勇,你不用难过,东哥最多拘留半个月肯定就出来了。眼下最重要的事情是考试,你还记得答应过我的事情吗?”

    王珍说的没错,我看了看王珍的美腿,心里那股子兴奋劲儿顿时就冒了上来。我说:“你看着吧,星期五月考,我肯定能进全班前25名。”

    这几天时间,王珍为了帮我复习,我们两个每天中午都呆在教室,累了就趴在桌上睡觉,睡醒了再继续复习,每天除了晚上睡觉才分开,其他时间都呆在一起。同学都说我们两个是神仙眷侣,恐怕只差出去开房约一炮了。

    那天,我给王珍提出了要求,她也给我提出了要求,我让她这个星期,每天都穿那条紧身牛仔裤,她让我这个星期都不许撸管,不管她的动作有多诱人都不行,馋死我了。

    每每看见王珍在我面前翘臀,挺胸,我都恨不得直接扑上去,然后像猛兽一样撕开她的衣服裤子,趴在她身上尽情发泄。

    不过,我还是强忍住了心里的念头。功夫不负有心人,王珍帮我复习了几天,还把自己的笔记给我抄,我基本已经学会了大部分内容。

    星期五早上月考,我拿到考卷,不敢说全会,至少百分之七十的都会,后面留了两道大题不会做,我也把公式写上去了。

    我们学校是这样的,上午考完,中午,老师就喊同学到办公室去帮忙批改卷子,王珍自然去了,我要回寝室洗头就没去。下午上课的时候,王珍嘟嘴说我看过你的成绩了,你猜你是多少名?

    早上做卷子的时候,我胸有成竹,能做的都做了,不会做的也没有留空白,我猜我至少也是前20名,王珍嗤笑一声说:“你语文86,数学82,就这成绩也想进前20?”

    我心灰意冷,王珍那么得意,恐怕我这回是失败了,正叹气呢,王珍笑嘻嘻说:傻瓜,你的运气真好,我都羡慕你,不上不下,正好就是班上第25名。

    这句话犹如天籁,我双眼顿时就亮了,忍不住伸手在王珍的大腿上摸了一下,那感觉好柔,好滑。王珍拍开我的手,脸红扑扑的说:“你干什么,放学别走,我去女厕所换了裤子就给你。”

    我心里很兴奋,回想起上次用王珍牛仔裤的时候,很害怕就被王珍发现了,这回我能明目张胆的用,今晚肯定是个不眠之夜。憋了好几天了,我已经迫不及待要闻一闻牛仔裤上那股淡淡的奶香味了。

    我很好奇这股奶香味是怎么来的,王珍的胸大,会不会是胸发育的太好了,晚上自己流了奶出来,浸润在了衣服上。王珍的衣服跟裤子放在一起,所以就有了这股奶香味?

    王珍除了脸蛋之外,身体完全就跟一个成熟的女人似的,真是让人忍不住幻想啊,太美了,以后肯定是尤物。

    放学之后,我在教室坐着等,王珍换了裤子出来,把原来的牛仔裤用一个黑色的耐克口袋装了起来,她把裤子递过来,我立刻打开猛吸了一口气,一股奶香味钻入了鼻孔,要不是因为待会儿还有老师来看各班的教室有没有关门,我真的很想就在这儿撸一管再走。

    王珍笑嘻嘻骂我:“怂。”我收拾好东西就和王珍一起往校门口走,路上,王珍问我好几次话,我都没注意听,脑子里就在幻想那种事情。

    “啊!”我猛地抬脚,扭头看向王珍说:“你干嘛踩我啊?”王珍朝我递了个眼色,我抬头看,班主任杨建正好路过,我赶紧打了声招呼,班主任只是点了点头,然后走了,他看见我和王珍在一起,脸色很不好看。

    毕竟他是王珍的叔叔,我和王珍没有多说话,王珍走在前面,我们一前一后的走着,刚到校门口,一个男的突然跳出来,很肆意的在王珍的美臀上摸了一把。我看他嬉皮笑脸的样子,心里的火气顿时就上来了。

    “啊,你干什么?”王珍反应过来,转身站在原地红着脸看那人,我看那人笑着伸手抓向王珍的胸,赶紧上前去一把推开他骂道:“你他妈的干什么,居然敢吃老子女朋友的豆腐,信不信老子喊人收拾你。”

    旁边两人扶了他一把,嘴里喊着豹哥,我看了看,这人身后确实站了不少人,他应该就是初二年级的罗豹了。

    现在周宇和东哥都离校了,我们初三年级等于没人,听说这个罗豹是初二年级的扛把子,他身后还有十几个兄弟,我刚才推了他一把,虽然面子上没做出来,但是心里还是很虚。

    罗豹被他的小弟扶起来之后,十分茫然的指了指王珍说:“这个女的是周宇的女朋友,初三三班的王珍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