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八章:霸气的罗豹

    更新时间:2018-11-06 16:00:51本章字数:3042字

     我说:“不错,她就是王珍,不过不是周宇的女朋友,她是我的女朋友。”毫无征兆,罗豹突然一巴掌打在我脸上,给我打傻了,耳朵里“嗡嗡”作响。

    罗豹红着眼说:“草泥马,我只认她是周宇的女朋友,周宇睡了我的女人,我也要睡了他的女人。”罗豹说完朝王珍走了过去,我反手抓住他后背的衣裳,直接给他拉了回来。

    “草泥马,你是不是想多管闲事?”罗豹说着又是一巴掌直接朝我脸上打,这孙子以为我傻啊,尼玛还打脸?我直接抓住了罗豹的手,跟我比速度,罗豹太慢了。

    脑子里回想起罗豹刚才摸王珍的美臀,心里的火气“蹭”的一下就冒了上来,我直接一脚踹在罗豹的肚皮上,给他踹到地上坐着,罗豹的小弟这时都围了过来,已经有两三个跑到了王珍面前,我看他们想对王珍动手动脚,心里也是气的不行,可是我这边也围了五六个人,想去救王珍,根本脱不开身。

    这时候,有人大声喊:“老师来了,快跑。”罗豹的小弟回头看了一眼,我也回头看了一眼,一个留着胡渣的中年男人走了出来,我不认识,估计是初二某个班的班主任。

    然后罗豹的小弟都吓到了,背着书包一溜烟儿跑了。中年男人走过来,看了我一眼问:“你是初二那个班的学生?”我说我是初三的,中年男人一脸愤怒的转过身,看着坐在地上的罗豹骂道:“你真是越来越不像话了,初二年级欺负初三年级,你这样的人还读什么书,马上起来,跟我到办公室走一趟。”

    罗豹从地上站了起来,拍了拍屁股上的灰尘,然后看了我一眼,十分云淡风轻地说:“周老师,你什么时候看见我欺负他了?”

    校门口这时围了很多的人,罗豹这句话让周老师很为难,周老师阴沉着脸,往前走了两步,直逼罗豹说道:“难道我冤枉你了,快点跟我走。”

    周老师说完就要去拉罗豹,被罗豹甩开了,罗豹冷着脸说:“我今天就不跟你走,你要觉得我欺负他了,你就把证据拿出来,你要是没有证据,周老师不好意思,我妈喊我今天放学早点回家,我就先走了。”

    罗豹说完,根本就不等周老师有任何的反应,直接转身就走。周老师在原地愣了一下,回头看向我,王珍连忙拉着我走,离开了学校。

    回去的路上,王珍故意嘟嘴说:“怎么,你吃醋了?”我毫不犹豫的说:“现在全学校的人都知道你是我的女朋友,罗豹当着我的面摸你,我生气难道都不应该?”

    我现在回想起罗豹那副嘴脸,恨不得上去扇他两耳光,老子的女人都敢碰,早晚有一天我要让他把这笔账还回来。王珍抱着我的手臂,故意用她的胸蹭了蹭,安慰我说:“好啦,好啦,事情都过去了,以后我们遇到他绕道走就是了。”

    我忽然觉得好笑,捏了捏王珍的脸说:“冰山美人什么时候变这么温柔体贴了。”王珍说你怎么知道我的绰号?我说罗兰告诉我的,王珍嘟嘴小声骂了句,然后向我招手说拜拜,下周见,回去好好享受吧。

    我说我不放心,我要把你送到家。然后,我们继续朝王珍家走,很快就来到了她们家所在的小区。王珍突然眼前一亮,跳到面前问我:“李勇,你真的那么在乎我啊?”

    我点点头,心里知道王珍是故意这么问的,她就想看看她对我到底有多重要。我说:“屁话,你是我的女朋友,我不在乎你,我难道还在乎罗兰啊?”

    王珍突然拍了个巴掌,她说完就捂着嘴笑了,笑个不停。我实在是好奇,皱眉问她笑什么,王珍说:“罗兰早就对你有这个意思了,下周一我就跟她说你喜欢她。”

    我气笑了,王珍这是什么尿性,我说:“随便你,去跟她说吧,我以后跟罗兰好了,你怎么办?”

    这时候我们已经来到了王珍家的单元楼下面,我不准备上去,感觉玩笑也开得差不多了,就在这儿停下再陪王珍聊会儿我就该回去了。

    王珍嘟嘴说:“刚才你有没有看见,我觉得那个罗豹长得还挺帅的呢,还有腹肌,你要是跟罗兰好了,我就便宜罗豹,做他的女朋友。”

    我被王珍这句话激怒了,直接按住她的肩头,给她按在墙上,脑袋凑了上去,我们之间的距离不到十厘米。我死死盯着王珍的眼睛说:“你是不是对那个罗豹有意思?”

    王珍被我突然的举动吓了一大跳,眼神有些闪躲,扭头看向一边说:“没,没有。”我拉着王珍的手放在肚子上按了按说:“他有腹肌,我也有腹肌,不信你摸。”

    王珍飞快的抽回了手,呼吸突然变得很急促,微弱的香气钻入鼻孔之中,我再也忍不住,脑袋往前猛地凑了上去,吻住了王珍的双唇。

    好一会儿,王珍喘不过气用力推开我,红着脸说:“好了,你走吧。”我摸了摸王珍的脸,点头说:“好,我走,不过你要记住,你永远都是我李勇的女人。”

    我真的很害怕罗豹把王珍从我身边抢走,无形之中,我已经彻底爱上了王珍,我感觉自己不能再没有她。我走了一段路,回头看时,一个熟悉的背影走进了单元楼。

    班主任杨建?我心里觉得很是奇怪,他怎么会出现在这里,随即我又想明白了,杨建是王珍的叔叔,他出现在这里很正常。

    我没再多停留,心里想着坏事,赶紧回到了小姨家。晚上,我将房门反锁之后,躺在床上,慢慢将王珍的牛仔裤从口袋里取出,放在鼻子下面用力闻了闻,奶香味扑鼻而来。

    整整两天时间,我一直都呆在家里,只要自己想了,然后就弄,感觉就像跟王珍在做一样,那种感觉是以前从来没有过的体验。

    星期一早上,我将洗好的牛仔裤还给了王珍,她说再过一段时间就是期中考试了,到时候你要是能考进全班前20名,我就再给你。

    我想了想,有些难为情,毕竟上个星期我几乎是拼尽了全力,然后才考到了班上第25名,名次越靠前,竞争就越激烈,这次,我怕自己考不进前20了。

    王珍也不难为我,但是她下课之后总是喜欢在我面前做一些诱人的姿势,不到半天时间,我就妥协了,然后提出了一个要求,除了牛仔裤之外,还要一件内衣。

    我跟王珍之间的关系,虽然王珍并没有承认,但其实就是情侣了。我的要求刚提出,王珍立刻就答应了。然后,我就觉得有点后悔,早知道就再加大筹码,内裤也应该再要一件。

    下午上课,我就提出了要内裤的事情,王珍没有说答应,也没有说不答应,粉脸红扑扑的反倒问我牛仔裤为什么没洗?

    我一拍脑门儿说忘记了,王珍说你太坏了,故意的吧,上面全是你的味道,我怎么穿?幸好王珍并不是立即要穿上身,她还带了别的裤子,那条牛仔裤中午她已经洗了。

    王珍问我撸了多少次,我尴尬说憋坏了,已经忘记了。王珍于是伸手在我的大腿上拧了一下,然后说:“你太坏了,今天中午我洗牛仔裤的时候,你留在上面的味道好重。”

    那节课,我们两都没听进去老师讲什么,王珍想了想,写了张纸条给我说:“你要是想再加一条内裤,必须考进全班前十五名。”

    我看了纸条,随即扭头看王珍,她得意朝我一笑。王珍在班上都才十八名,她让我考进全班前十五名,这几乎是不可能,太难了。

    王珍告诉我,这次的期中考试,老师会让我们记重点,只要每节课都认真听,前十五名也应该没有多大的问题。

    我干脆咬牙同意了王珍的提议,反正前20都不一定能考进,撞一撞运气也好,说不定到时候还真就能考进前15名。梦想总还是要有的,要是万一有一天实现了呢。

    下午吃饭的时候,我们把事情说定了,我忽然想起了上周五在单元楼外面看见班主任的事情,我问王珍那天班主任是不是去找过你,王珍并没有隐瞒,她说杨叔来找我谈转学的事情,我们的事情他都知道了。

    我问王珍打算怎么办,王珍放下饭盒摇头说:“我不想转学,但是杨叔说要是罗豹再闹事,为了我的安全,我就必须转学,所以,李勇,我们遇到罗豹,不管他说什么,做什么一定都要忍。”

    我说罗豹嘴烂,说话可以忍,但是他要敢对你动手,我绝对不能忍。还有,从今天开始,除了晚上回寝室睡觉,我们两个不能再分开。

    王珍嘟嘴说:“你好霸道哦,我想上厕所怎么办,女厕所你难道也要一起进去?”

    我说那我就在厕所门口等你,王珍也是无语了。

    谁知道第二天中午,我让王珍先去食堂打饭,自己到校门口取个快递,回来的路上,罗兰就跑来说出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