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三十六章:罗豹动手了

    更新时间:2018-11-06 16:00:51本章字数:3040字

    罗红不知道我会这么跟她说话,张了张嘴看着我,一脸错愕的表情,我看见她的脸很快红了起来。罗红就这样凝视着我,大概过了一分钟吧,缓缓说:“我有老公了。”

    我笑了笑,然后抿嘴点头说:“如果有人欺负我的兄弟和我爱得人,我为了保护他们,肯定不会善罢甘休。”罗红不再说话,我们就这样静静的看着徐强和那十几个兄弟跑步。

    我没有再看罗红,但是感觉她的眼神很长一段时间都停留在我的身上,心里莫名一阵舒服,罗红本来就长得漂亮,爱美之心人皆有之,我对罗红有那方面的感觉很正常。

    不过,让我没想到的事情是罗红居然也对我有感觉,肯定是刚才说了那番话的原因,我猜罗红现在心里也是小鹿乱撞,对我动了真情。

    我趁罗红不注意悄悄看了她一眼,脸蛋儿很红,杏眼微闭,透露着迷茫的神色,那种女人特有的柔弱感觉让我心神荡漾,差点儿就不能自拔了。

    徐强他们跑完十圈,休息了五分钟,然后我们就一起回寝室了,罗红刻意走在众人后面,我回头看她的时候还故意扭头了,估计是不知道该怎么面对我,怕自己说错话。

    寝室楼下站了十几个老师,年级主任也在那里,现在差不多十一点,他们居然还守在这里,估计是怕今晚又出什么事情。

    我看了班主任一眼,然后直接就上楼了。回到寝室之后,我躺在床铺上,翻来覆去睡不着觉,脑子里就反复在想罗红刚才俏丽的样子。想了一会儿,心里就觉得很愧疚,我已经跟王珍谈恋爱了,怎么还可以对别人动心呢?

    可是,感觉来了就是来了,我的确对罗红动了心,我笑了,然后就想人心为什么会如多情呢?半个小时吧,我根本就睡不着觉,感觉挺无聊,四周也是一片沉寂。

    我本想掏出手机再玩儿一会儿,然后就听见外面传来“砰”的一声,紧接着就像炸开锅了一样,很多人都在说话。

    朱鹏飞打开寝室门走出去看了一眼,然后回来就说:“勇哥,不好了,徐强他们寝室打起来了。”想也不用想,肯定是罗豹的人。

    我赶紧下床,拿了藏在床铺下面的钢管直接就冲了出去,我刚跑出寝室,站在过道上就听见楼下的老师在喊:“快点,楼上出事了,上去看看。”

    心里顿时有了地气,现在只需要撑到这些老师上来就可以了。我直接冲进了徐强他们寝室,里面很混乱,已经有两个人被压在床铺上了,罗豹和徐强抱在了一起,互相厮打。

    罗豹的小弟看见我冲进寝室,顿时就有四五个人靠的比较近的小弟转身朝我扑了过来,我直接用钢管砸在其中一个小弟身上,那人惨叫一声,飞快退开了。

    我还想扬手,已经有人抓住了钢管,还没反应过来,钢管已经被夺走了,他们把我按在桌子上,拳打脚踢了一阵,有个力气大的在我腿上踹了一脚,我受不住双腿本能弯曲,跪在了地上。

    “草泥马,敢打老子。”刚才被我用钢管砸中后背的小弟直接打了我两巴掌,他的力气也不小,给我打傻了,耳朵里面“嗡嗡”响,脸上也是火辣辣的疼。

    这时候,众人闪开,我才看见罗豹的人已经把徐强捉住了,罗豹擦了擦鼻血,然后看了一眼,嗤笑说:“老子还从来没被人这么欺负过,今天你们两个都完了。”

    徐强还在挣扎,罗豹说完直接用钢管在徐强的两条腿上分别砸了一下,徐强大腿抽搐着,跟我一样本能的跪在了地上。

    王珍的事情原本可以和徐强没有关系,归根究底,都是因为我才把徐强害成了现在这样,我红了眼,大声吼道:“罗豹,这件事情跟徐强没关系,你他妈有什么事情就直接冲我来。”

    罗豹一口唾沫吐在我脸上,瞪着眼骂道:“你他妈以为自己是个什么东西,你连自己都保不住了,还给这孙子求情,老子收拾他,你是不是觉得很愧疚?”

    我说不出话,罗豹咯咯冷笑,抓住徐强的头发扯了扯,然后说:“好,李勇,你给老子看仔细了,这一棍子是我替许成林还给他的。”

    罗豹说完,手里握紧了钢管直接砸在了徐强的后脑勺上,几乎是在钢管砸中徐强的瞬间,徐强应声倒地,脑袋开了瓢,血水立刻就流了出来。

    “徐强,徐强!”我心里一下就慌了,大声喊徐强的名字,徐强面朝着地板,扑倒在哪里没有任何的反应。寝室里的人全都愣住了,我扭头看了看他们,着急说:“草泥马,你们还愣着干什么,赶紧打电话叫救护车。”

    没有人理我,他们全都冷冷的看着我。罗豹手里拿着钢管站在我面前,伸手指着我说:“老子让你跟王珍分手,你他妈不听,现在就让你尝尝老子的厉害。”

    “住手!”这时候,刚才楼下那十几个老师终于赶上来了,我们班主任杨建跑在最前面,他直接进来抢下了罗豹手中的钢管,我看见罗红站在门口,她看见徐强倒在了地上,再看我的时候,明显愣了愣。

    四周突然变得很静,我回想起了今晚在操场上对罗红说的话:如果有人欺负我的兄弟和爱人,我为了保护他们,绝对不会善罢甘休!

    徐强是我的兄弟,可是他现在被罗豹欺负了。我咬牙从地上站起来,这时候班主任正背对着我跟罗豹说话,我飞起一脚踹在罗豹的肚子上,罗豹退了几步,撞碎了寝室通往阳台的推拉门玻璃,倒在散落着玻璃碎渣的地上,捂着肚子打滚。

    “啪!”班主任直接转身给了我一耳光,满脸怒气骂道:“你是不是无法无天了!”那十几个老师陆续走进了寝室,杨建跟年纪主任说了一声,然后直接带着我离开了徐强的寝室。

    外面的过道上很冷,很寂静,班主任问我这件事情是不是跟王珍有关系。我还没反应过来,神情很恍惚,脑子里全是刚才罗豹打徐强那一棍子的画面,徐强把我当兄弟,最后却落了这个下场,鼻子一酸,眼泪簌簌往下流。

    杨建不问我了,直接拎着我,把我带回了我们寝室。他站在门口说:“今天晚上,无论听见什么,无论谁来敲门,你们都给我好好睡觉,不准开门出来看,听见没有?”

    “砰”杨建将寝室门拉上走了,我蹲在地上,双手捧着脸哭,心里感觉很是无助。朱鹏飞插上门回来,把我扶到他床上坐,然后说:“勇哥,没什么大不了的事情,最多不过转学而已,现在我们年级的东哥垮了,罗豹得势也是没得办法的事情。”

    朱鹏飞不知道刚才发生了什么,不过,他也猜到了一部分,我确实挨打了,也确实很绝望。后来,朱鹏飞劝了我很久,说了很多话,可我心里还是很难过,我觉得自己对不起徐强,兄弟被人那样欺负,我却无能为力。

    我躺在床铺上想了很多,我给王珍发了个短信,告诉她刚刚发生的事情,我让她仔细听,救护车在寝室楼前的响声越来越小,王珍说她听见了。

    第二天早上,我走进教室看见王珍的时候,她的眼睛是红肿的,应该是昨晚上哭了很久。我们两个商量了一下,决定请假去看徐强,两个人不能同时去请假,王珍先去,然后我再去。

    我想好了,徐强这次住院,我说什么也要去看他,如果班主任不给我开假条,我直接翻墙出去。很快,王珍就回来了,手里拿着班主任刚开的假条。

    我等了一会儿,然后鼓起勇气走进了办公室,班主任问我干什么,我说我想请假去看看徐强,等我回来了,你怎么处罚我都行。班主任直接给我开了假条,然后拍着我的肩膀说:“快去快回,最天晚上发生的事情不要乱说,学校会处理。”

    班主任态度的转变让我感到很意外,难道是王珍跟他说了些什么?我拿着假条出了校门,王珍已经在出租车上等我了,在去医院的路上,我问王珍是不是跟班主任说了什么。

    王珍哭着说我也不想,可我不能再看着事情这样发展下去了。我知道王珍是在为我着想,拿出纸巾替她擦掉眼泪说:“傻瓜,我这不是好好的吗,哭什么?”

    王珍抽泣着说:“我不知道我们以后该怎么办。”我说放心,有我在,你不用怕,以后到了二中,我会想尽一切办法保护你。

    出租车很快就到了医院,王珍请假的时候就问过了,徐强在医院7楼8号病房的2号床位,我们坐电梯上到七楼,找到徐强后,他还在熟睡。

    我把水果放下正要喊,王珍说不要叫醒他,我点点头,然后出去上厕所。回来的时候,刚走到8号病房的门口就听见徐强在梦中喊珍姐,抬头就看见徐强翻身从床上爬了起来,看见王珍之后,猛地一把将王珍抱在了怀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