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016章 别想逃出我手心

    更新时间:2018-11-07 18:15:52本章字数:2140字

    提及三年前,明显楚希言阴鹜的眸底更加冰冷。

    将他的愤怒尽收眼底,沈千雪这一次没那么痛,反倒心里多了几分激动。

    他……这是害怕么?害怕她再次从他的世界消失。

    如果不是宋恩熙提醒,恐怕她永远都不知道这个男人这么在意她……

    沈千雪嘴角不自觉上扬,眼眶却红润起来。

    粉嫩的唇瓣轻起,声音虽然颤抖却满是期待。“楚希言,你这么愤怒,是因为害怕……害怕我再次离开么?这是不是证明,你心里从没放下过我!”

    说着,她满眼泪水的深处手狠狠戳了戳他心脏的位置。

    示意他,要正式心底深处的感觉。

    “害怕?对……我的确害怕!”楚希言眉头微微一皱,嘴角勾起一抹讥笑。

    按住她的大手再次用力一捏,恨不得将她的骨头都捏碎。

    性感的薄唇慢慢蠕动,“害怕,你跑了,钱打水漂。”

    见她小脸苍白,楚希言嘴角再次扬起。打横将其扛起,倒挂在背后,脸色却沉了下来。“不过,这次就算你跑到天涯海角,我也会把你追回来!没还清欠我的钱之前,你休想离开我的摆布中。”

    被他这么霸道的扛进房间,毫不留情的甩在床上。

    沈千雪脑子里只剩下嗡嗡的声音,还没回过神,一个身体欺压了上来,瞬间她的身体凹陷进软软的被子内。

    她的眼底映着他的俊美的脸颊,她的小心脏像是小鹿一般突,突突,突突突乱跳。

    因为前几次他给的惩罚,她身体甚至在瑟瑟发抖。“不,不要……”

    看着她惊恐的模样,楚希言心疼的眉心微微一皱,动作停了下来。

    他慢慢从她的身上下来,背对着她一言不发,但是眸底却有一丝懊悔一闪而过。

    每一次接触……他都会愤怒到失去理智,告诉她,这辈子她只能是他的。

    蜷缩在床上,望着他的背影。

    沈千雪微微低下头,贝齿咬住粉嫩的唇瓣,脑子里在思索如何开口解释三年前的事情。

    她不想再瞒下去了,无论结果如何,她都要解释清楚三年前的误会。

    深吸一口气后,她这才鼓足勇气慢吞吞的开口解释。“希言,三年前的事……”

    可是话说到一半,楚希言却摔门而出。“彭!”

    沈千雪错愕的抬起小脑袋,看着空荡荡的房间,一脸无奈。

    重重舒了一口气,她调整心神,一遍遍在心底告诉自己:沈千雪,没关系!下次必须将你们之间的误会解开。

    说着,她重新将身体窝进床上。

    但是后背却被一个硬邦邦的东西搁了一下,她将身下的东西摸了出来。

    恩?

    男士的钱包?

    楚希言的钱包么?!

    突然她的耳边回荡着宋恩熙的话:楚希言钱包内层里有一张你的照片!

    她要验证一下,这里面究竟有没有她的照片,她要看看对于过往,是不是只有她一个人留恋。

    意识到这些,她咻的一下从床上弹坐起来。

    水眸盯着这黑小钱包,心跳却快了一拍,整个人变得紧张和期待。

    她迫不及待的打开钱包最后一个内层,一张微微泛黄的照片,映入她的眸底。

    这是三年前,她毕业照上的照片!

    颤抖的手触摸着照片,她却噗嗤一下笑出声,可是眼泪却不争气的夺眶而出。

    将照片连同钱包放在胸口,她欣喜若狂,他……他还是在意她的。

    她就知道,他不会轻易忘记过去。

    既然他们还彼此在意对方,那么她更要解开三年前的误会。

    她吸了吸鼻子,小手将眼角的泪水擦拭干净。

    拿着钱包奔向外面,想要追上楚希言。

    可是当她不顾一切跑到楼下时,楚希言的车却在她的面前驰骋而过,留给她的只剩下一堆尘土。

    “希言,楚希言!”

    不肯放弃的她,追着豪车一路奔跑。

    直到车子消失在拐弯处,她这才无奈停下,双手撑在膝盖上,大口大口的穿着粗气。

    水眸瞄着他消失的方向,嘴角勾起一抹好看的笑,小声嘟念。“希言,我爱你,一如三年前!”

    而在不远处小区门外,坐在车内的苏沐阳看着她,握着方向盘的手不由一紧再紧。

    刚刚,他刚想下车去找沈千雪,却看到楚希言愤怒的走了出来,随后千雪便追了过来……

    三年了,他最不想看到的事情还是发生了。

    楚希言回来了!

    楚希言与千雪再次见面了,这一刻,他不再淡定了,甚至有些坐不住了。

    苏沐阳收回思绪,舒展开拧成一团的眉。

    将安全带解开,他下了车,迈着如豹子一般优雅的步伐来到她的身边。

      褐色的眸,扫了一眼她手中的钱包,最终落在她纯净的脸颊上。

    他挑眉,佯装什么都不知道缓缓开腔。“千雪,你再追谁?”

    “沐……沐阳哥?”错愕的望着苏沐阳,沈千雪急忙直起身子。

    她看了看尽头上消失的无影无踪的楚希言,只是尴尬一笑。“没,没事。对了,沐阳哥,你怎么这么早过来?有事啊?”

    楚希言的事情,她暂时还不想告诉苏沐阳。

      问题还没解决之前,她不想让苏沐阳担心。

    所以,她陈苏沐阳不注意,小心翼翼的将钱包藏在身后。

    然而她却不知道,苏沐阳将她的小动作尽收眼底。

    心里虽然酸涩,可是他的嘴角却扬起温文尔雅的笑。“千雪,我有件事想请你帮忙。你知道的,奶奶一直逼我相亲,明天是奶奶七十大寿,所以……我想让你冒充我女朋友,骗骗奶奶,省的她老是逼我去相亲。”

    “啊?这……这不大好吧?”沈千雪眉头一皱,有些为难。

    “千雪,就帮我一次吧,好不好?就当,上次我帮你教训周伟的回礼?我也真是被奶奶催的走投无路了,所以才会除此下策,千雪,你不能不救。”苏沐阳挠了挠头发,一脸祈求。

    看着苏沐阳,沈千雪咬了咬唇,思索了一番。

    一直以来,她有事沐阳哥都会出手帮忙,这是人家第一次求她……她真有点无法拒绝。

    更何况,人家也说了,是作为上次的回礼。

    好吧!

    沈千雪抬头,浅笑道。“好吧,不过就这一次啊!”

    “好,千雪那明天我来接你,我还有事,我先回去了。”苏沐阳与沈千雪说完,便转身回到车内。

    他拨通了一串号码,淡淡开口。“明天奶奶寿宴,记得邀请出使集团总裁,楚希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