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9章.注意

    更新时间:2018-11-08 11:35:19本章字数:1935字

    宁泽楷每周都会去射击俱乐部舒缓压力,这家俱乐部是特首老公经营的,商政名流没事就喜欢往这里跑,以期能见到特首一两面。

    但是特首常年出国访问交流,在港城的时间寥寥无几,后面就演化成了商政名流的间歇性聚会。

    我拜托朱姐帮我办一张俱乐部的会员卡,私下进行了密集的射击训练。

    枪法是不可能一蹴而就的,我之所以挑这个不挑高尔夫保龄球,也是因为我从小就开始玩枪,曾经有个人告诉我,射击是一件很有快感的事情,子弹穿透心脏只需要0。02秒,比爱情蔓延的速度还快。

    我深以为然,子弹穿破胸膛的声音美妙极了。

    我握着冰冷的枪支,手上已经磨出了几个茧子,因为这段时间每天打了100多次严重超过身体的负荷。

    我内心清明,努力是唯一的出路,外人眼里我们躺下身体张开双腿就吃穿不愁,可是只有我们自己才知道,赚多少钱受多少苦。

    我保持住自己完美的体态等着宁泽楷到来,从三十分钟前黑皮告诉我宁泽楷往这边来了开始,我就一直维持这个姿势到现在。

    我听见身后密集的脚步声,我“砰砰砰”向面前最远的人形靶子打去,随着远处的靶子一片片的倒下,我虔诚的吹了吹枪膛内的残留的烟灰,白色的烟雾瞬间在我的脸上弥漫开。

    侧脸颔首是我的脸上最完美的一个角度,不仅可以看到在一条直线上的下颌和鼻骨,还能突出我明亮而纯澈的眼睛。我秀技一般灵活的玩弄手中冰冷的枪支,打了个漂亮的回旋转。此时我一瞬间升起了肃杀的气息,坚硬的枪支被我柔软的手握住,形成了钢与柔鲜明的对比。

    我听见身后有人在鼓掌,顺势摘下帽子转身,我的头发像瀑布一般落下,随着我转身的幅度渐渐飘散开来。我将披在肩上的头发向后拨开,微蹴着眉看着这群来者。

    我清晰的看见了宁泽楷眼中的惊艳,我敏捷凶悍的身手和柔弱不谙世事的脸庞形成了强烈的反差,我看见宁泽楷身边的一个富商用力的鼓掌。

    我向他微微颔首表示感谢,就定定的看向宁泽楷和他身边的女伴。

    宁泽楷穿了件白色休闲衬衣,摘下了一直维持温和形象的金丝眼镜,轻便的装束以便今天的出行。

    他身边的女伴是最近很红的一个嫩模维拉,十七岁,娇滴滴的小脸蛋能掐出水来。整个人纤长秀致,五官精致的不像话,再加上穿了一身棒球服,完美的展现自己臀部的曲线,是个聪明漂亮又迷人的小姑娘。

    她激动的看着我鼓掌,声音清脆动人,“宁少,这个姐姐的枪法好厉害,能让她再表演一次么?”

    我听她意有所指讽刺我卖弄也不恼,混到这个境地的都是人精,这小姑娘察觉到了我的威胁,自然是要赶尽杀绝的。

    我看了一眼颇有兴味的宁泽楷,他明显对于维拉还在新鲜期,可是我也的确成功吸引到了他一点注意力。

    我决定趁热打铁,我神色张扬的看着宁泽楷,头也不回反手给身后一枪,然后把玩着枪走到他身边,“不知宁少能否赏脸跟我比一把?”

    此时我刚刚打出的那一枪刚好将我身后正对的靶子打中,之前鼓掌的富商惊呼一声,对我露出显而易见的渴望之色,我并不看他,举着手中的枪向宁泽楷发起挑战。

    维拉此时脸色不复之前从容,她娇滴滴的说:“太阳这么大,不如我们去室内吧,你说了今天教我玩狙的。”

    宁泽楷安抚的拍了拍她的手,看向我的眼里都是戏谑,“你想怎么比?”

    我叫来侍者给他递了把同款抢,我从帽子里变出两个新鲜的苹果,这种常见的小魔术没有引起大家的注意,我拿枪指着苹果,笑着说,“我们来比赛打苹果吧。我和宁先生把苹果带在身上,谁先找到对方的苹果并且击中,就算赢了。”

    宁泽楷脸上带笑,“彩头是什么?”

    我装作苦思冥想的样子问,“宁先生想要什么彩头?”

    宁泽楷想了几秒,“赢家可以向输家提任何一个要求,如何?”

    他看向我的目光具有一丝侵略性,可是对我而言这远远不够,我要的是他的势在必得。

    打苹果这个游戏是试金石,嘴上说着信任,实际行动就能看得一清二楚。虽然这里的子弹不会致死,但是也要疼很长一段时间。

    宁泽楷为了表示绅士风度让我先来,他并不为难我,苹果就握在手中高高抛起,我眼疾手快迅速的在苹果落下之前一枪击中。轮到我的时候,我将苹果放在我的胸前,离我的心脏只有几毫米,我把玩着枪,胸口因为手臂的动作而起伏,苹果在我的胸上也不是站的特别稳,刚有落下去的迹象,我就扶一下维持平衡。

    苹果在我的身上不断滑落,每隔零点几秒,我就需要扶一次。

    这才是这个游戏的真正难度,在不到一秒的时间里把握苹果的落速,以及我的外力。

    我私心里是希望宁泽楷输掉的,倒不是那一个要求,而是如果他切切实实的将子弹打进我的胸口,那我才是切实的成功引起他注意了。

    女人不狠站不稳,我最开始,就是想拿自己的身体做赌注。

    宁泽楷定定的看着我的胸前,判断着苹果是否能够坚持到子弹到达,在我刚平衡好苹果在胸上的时候,他的枪已经响了,就在一瞬间,我感觉胸前被一股力道压迫,而苹果在击中的一瞬间落在了我的脚下。

    维拉此时仰着脸,撒娇的问:“宁少,那现在这样算谁赢啊?”

    宁泽楷不动声色的把玩着手中的苹果,“平局算我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