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5章.人选

    更新时间:2018-11-08 11:35:19本章字数:1745字

    三天后,宁泽楷打了我的电话。

    “半小时后下楼,有人来接你。”

    我从床上爬起来,迅速把自己收拾干净。下楼的时候,宁家的车刚好到我的面前。

    我神色淡然的上了车,随意的问司机,“我们这是去哪儿啊?”

    “参加港城年度证券交易总结会。”

    我在Google上搜索了一下,这是个精英聚会,最开始的目的选出本年度证券业最杰出的精英,后面就成了金融圈的内部聚会。我想到蓉儿的靠台也是投行业内人士,发了个短信问她去不去,果然她也会去,我心情轻松了很多。

    宁泽楷为人冷漠,说好听点叫高深莫测,说不好听就是阴晴不定。

    韩琦贝受宠的时候,天价的半山别墅说送就送,而今韩琦贝连他的人都见不到。

    让我出席这次盛宴,就是为我正名。白笑是我宁泽楷的人了,韩琪贝是过去式。

    更何况商政界巨鳄都会出席,很大的抬高了我的身价。

    我到场的时候宁泽楷还没来,我点了杯果汁走向蓉儿,她在她身侧的男人耳边低语,就挤眉弄眼的朝我走了过来。

    “啧啧,飞上枝头了啊,灰姑娘。”

    我最近听到不少这样的言论,但是蓉儿说的话里,我听出了几分真心。

    “得罪韩琦贝,得罪林心,什么好处都没有,这叫什么枝头啊。”

    “你住的那个豪园,现在都是几个亿的,时间一长,户主不就是你的了?”

    蓉儿说的容易,我却是不为所动,豪园现在有市无价供不应求,我只是赞助,送我金银珠宝大牌限定我是信的,豪园那个地段把我卖十次也不够。

    蓉儿抓着我问,“宁泽楷怎么样?他行么?大不大?”

    我哭笑不得的看着她,语气稍微正经了一点,“大是大,就是不常找我。你呢,那港中文的怎么样了?”

    蓉儿挤眉弄眼的跟我说,“港中文的总跟他聊佛洛依德次贷危机,就是不谈做爱,他就过来把我睡了,再也没提过那个小蹄子。”

    我跟蓉儿聊了一会儿,等到开场前五分钟,宁泽楷终于出现了,他神色淡然的搂着我的腰,埋首在我的长发里,轻声对我说:“铃兰香?”

    我的脸在他胸前的领结上蹭了一下,“娇兰前段时间送的特制版,你不喜欢么?”

    他又吸了一口气,“不,我很喜欢。”

    我微微一笑,胸有成竹,我当然知道你喜欢,就像那个魔术一样,你一定都会喜欢。

    我作为宁泽楷的女伴,跟他一起坐在了前排,隔壁是证监会主席和银监会主席,再隔一个位子就是韩琦贝,她是受证监会邀请来剪彩的。

    韩琦贝今晚穿了一袭黑色长裙,裙摆有一米多长,我生怕她摔着,但是看她步履不乱仪态万千,再看看我为了方便挑了一条及膝礼服,我再一次感慨韩琦贝的上进。今天全程现场直播,我觉得韩琦贝又要圈一大波粉。

    这次活动主要是为了宣布经证监会批准由宁家注资的港信证券,并由今年评选的港城证券业最佳从业人员担任CEO。我私下问过宁泽楷获奖者是不是蓉儿的靠台,毕竟粤圈姑娘是一家,相亲相爱抱团才能走得更远。

    宁泽楷说不一定,因为证监会内斗不断,人选三番五次修改,宁家的几个人选里有他,但是要证监会决定最终人选,这种合作关头,问太多不太好,因为这种官商合作肯定是政府牵头,他不能过多干涉。

    我为他难得开口说这么多话感到震惊,牵着他的手也胆子大起来,我顺势讨好处,“你说,我什么时候才能像韩琪贝那么红啊?”

    他停留在台上的目光微微一顿,看向我神色钦羡的脸,刮了一下我的鼻子,“想红还不简单?”

    我捂着嘴靠在他身上,笑的开心,“那是,我可是宁少的女人,想红多简单。”

    说完就继续听证监会主席的致辞,现场的大屏上几个候选人的资料不停的滚动,会场的所有受邀嘉宾都有一个投票机会。当然不包括我这种女伴。

    在最后几分钟,证监会主席邀请韩琦贝上台,韩琦贝从他手里拿走计票器,宣布获奖人员。

    “The award goes to——Peter Chen,please allow us to clap to invite our winner。”

    一个挺拔的身影站起身来,神色自若的走上台,举起奖杯继续致辞。宁泽凯眉目冷峻,我看着他脸色不好,忙问怎么了?

    他摇了摇头没说话,看向证监会主席的时候眼睛冒着火,我看了看台上的人,再想起宁泽楷之前提到的人选,心里有了猜测。

    Peter不是宁泽楷安排的人。

    宁家注资跟证券会合作,主导权本来在宁家。可是钟嘉奕颁布新政之后,港城各种场合都必须经过投票选举,此次活动本来是内定的,可是最后人选却不是任何一方的人。难怪宁泽楷脸色难看。

    我看着摄影师把镜头拉向宁泽楷这边,因为前些日子丑闻沾身,我立马离开座位,准备到洗手间躲一下,不然又给人抓住机会人身攻击。

    我拎着手包准备补妆,刚准备推门进女洗手间,就被一双大手拉进了隔壁的男洗手间,我还没来得及惊呼就被堵住了嘴,抬头就看见钟嘉奕黑亮的眼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