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9章.暧昧

    更新时间:2018-11-08 11:35:20本章字数:2541字

    可能是傍晚的缘故,霞光普照,路边的路灯氤氲了我们的面容,此时我们都很安静,他拉着我上了车,驱车去了律政司大楼。

    我心底好奇,但是看着他的眼底的青黑,只问他,“最近忙什么?”

    钟嘉奕不紧不慢的转动方向盘,看了我一眼,“宁家在深市想刺杀我,你当时在现场。”

    “之后宁家找了政务司的人联合李光沫对付我,你知道为什么么,白小姐?”

    我笑出声来,“自古政权叠替都是刀光剑影兵不厌诈,钟先生一个政客居然问我这种问题?”

    他将车泊好,边向我伸出手,“May I?”

    我看周围成双成对出现穿晚礼服的人,皱了皱眉,“这是什么活动?你没有跟我说清楚。”

    他伸手佛开我脸侧的碎发,“律政司内部表彰大会,不知白小姐有没有兴趣?”

    我们这行只要出门就永远是光鲜靓丽的,尤其是姐妹团聚,为了彰显自己过得好不被大家排斥,大家都可劲捯饬自己。我今天穿了一条Valentino白色蕾丝长裙,披了Burberry最新款的限量披肩,身上的珠宝都是宁泽楷给我定制的七位数款。

    我不惧参加任何宴会,但是我现在如果跟钟嘉奕一起出镜被宁泽楷发现,那我估计一准失宠,维拉和韩琪贝都在盯着我的错处呢。

    钟嘉奕似乎发现我的顾虑,“白小姐在深市戏弄了我,骗了刑警,这么大的能耐不会跟我参加个晚宴都要看人脸色吧?”

    我被他一激也有点不服气,就赌气般的挽着他的手,“走吧,钟司长。”

    今晚是律政司的庆功会,廉政公署、立法会以及财政司和财政司司长都会出席。

    政界的晚会我从来没参加过,很多面孔都是新的,我一时好奇,“钟先生应该不缺女伴,这样一个场合,为什么让我出席?”

    基本上这些高官都会签超一线的女星参加这种活动,大家宾酒尽欢就让这些女星唱歌跳舞,顺带定下每个部门当年度的大使。

    给政府做代言的都是超一线巨星,必须公众形象出色,咖位高。

    钟嘉奕前年坐上律政司司长的位置,之前带的都是乐坛天后楚音女士。如果韩琪贝是popstar的话,那楚音就应该是superstar,她最新的专辑还在两年前,可是她的七张专辑在各大主流音乐平台上销量常年占据前二十。

    钟嘉奕温暖的手握着我的腰,“因为——”

    他故意卖了个关子,大手向下摸到我的臀部,他轻佻的揉捏了几下。

    “我喜欢你的肉体。”

    他在我的颈间深吸了一口气,“第一次见面的时候你用的什么香水?”

    我说,就是现在这种。

    他看着我,咬我耳朵说,“我说的是下面。”

    我瞪了他一眼,正经不过三分钟。为了让自己的身体永远保持吸引力,我从入行开始就每天用晚香玉精油涂抹自己的私处,日积月累就会有残留的气息。宁泽楷睡了我那么久都没有发现,他就那天闻了一下就印象深刻,真是狗鼻子。

    一迈入顶楼就感受到扑面而来的香风,不出我所料,娱乐圈大咖来了一大半。

    钟嘉奕拉着我在阁楼上吹风,也躲不过想来攀关系的人。

    我看着前赴后继的人心下忐忑,宁家在政界影响很大,保不齐谁跟宁泽楷说点什么,但是我转念一想,宁泽楷不是能定下心来的人,如果我真的跟钟嘉奕有什么暧昧,或许还能引起他的占有欲。

    虽然玩火容易自焚,但是成了也是盛世烟火。

    我在这里心绪不宁的想着,就看见钟嘉奕如临大敌的皱了皱眉,说来了。

    “谁这么难缠,让钟司长都头痛?”

    钟嘉奕喝了口白兰地,“李光沫听过吧?”

    我一听心跳漏了两拍,李光沫是宁家嫡亲心腹。港城是法治社会,律政司和立法会在这里有特殊地位,所有官员商户都要在他们制定的法律下生活,每一任领导的政治思想都会波及很大,宁家部署二十年,投入大量资源,希望推李光沫上位,结果在前年被钟嘉奕先下手为强。

    前任司长手脚不干净,这是公开的秘密。可是谁也不知道钟嘉奕居然有胆直接让廉政公署出面弹劾,邀请立法会主席和三大法官共同审理该司长的贪污行径,并且在交接的24小时内直接发起投票,打得李光沫措手不及。

    李光沫很快走到我们身边,还没等钟嘉奕开口,就似笑非笑的开口:“钟sir好兴致,跟白小姐躲在这里,莫不是谈情说爱?”

    真是怕什么来什么,这位跟宁泽楷关系很不错,此时此刻我和钟嘉奕共同出席在这里,真是百口莫辩,我实在后悔因为赌气跟钟嘉奕来这里。

    钟嘉奕却神色淡淡,慢条斯理的说,“白小姐是宁家今年推选的大使候选人,昨天政务发展科通过网络民众支持度以及去年慈善捐款额度进行排名,已经确定了白小姐作为律政司今年的形象大使。”

    他举杯示意,接着说:“因为每年的大使都由我亲手颁发律政司的旗帜,所以我邀请白小姐跟我一同出席今晚的活动。”

    说完向我举杯,“恭喜白小姐。”

    我也是刚从这则消息里反应过来,之前在深市钟嘉奕就提过大使的事情,我纯粹当他看我不爽转移大家的仇恨值,现在这个时候,他当着律政司副司长的位置宣布这样天大的消息,实在是让我惊喜交加。

    李光沫对于这个说法不是很赞同,“律政司往年邀请的人无一不是资历极深久负盛名的一线巨星,白小姐似乎还过分年轻了。”

    钟嘉奕笑而不语,把问题抛向我,我明白他这个时候需要避嫌,如果我要是连这种小刁难都解决不了,他估计也觉得自己把机会给错人了。

    “去年一整年,我个人给港城政府捐善款1300万港币,是我收入的80%以上;近三个月我在网络上的话题度阅读量有三个亿,前段时间港城五家媒体记者抽取路人一百名,我的知名度最高。时值新旧政权交替,革命精神是需要我们年轻一辈发扬传承的,港城近亿人口,我的支持度居高不下。李sir觉得我是否够格呢?”

    说了那么多,我的核心思想只有一个,民众选择了我。

    我是民意的选择。

    港城是人权社会,政府是服务于民意的。你现在反对我,就是不符合民意。

    李光沫云淡风轻的笑着,“白小姐伶牙俐齿,的确有律政司风范。”

    钟嘉奕放下酒杯,发出轻微的声响,打破了三个人之间僵硬的场景,对李光沫微微一笑,“政务司司长向这边看了三次,李sir确定不需要去看一下。”

    李光沫皱眉离开,我笑着问他,“你做了什么手脚?”

    钟嘉奕面无波澜,“既然政务司那么喜欢插手律政司的事情,我就成全他们。”

    三司表面平静,但是都想一争高下,三位司长都想成为特首之下第一人。

    李光沫脑子不清醒找来政务司的援军,实际正中钟嘉奕下怀,闹出事情来之后,就更没有一争之力了。

    没过多久,我就看见港媒推送的最新新闻——

    律政司刑事检控科因文件传播向政务司某官员提出刑事检控。

    我还没来得及细看,就听见台上的嘉宾结束讲话,看向我们的方向说:“有请钟先生宣布2017律政司形象大使,并交接旗帜”。

    钟嘉奕放下酒杯,牵着我的手走上台上,“经过政务发展科宣传部门的综合评估,律政司本年度形象大使人选最后确定为——白笑小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