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1、偶遇系花

    更新时间:2018-11-06 16:31:34本章字数:3280字

    摆一摆我地下自助捐精的经历……

    地下自助捐精和正规渠道捐精完全不一样,它是求精者和捐精者的私下行为。常见的地下捐精方法有‘直接法’和‘间接法’。

    所谓的直接法,即捐精者和求精者女性直接发生性关系,使其怀孕。

    而间接法,一般是捐精者将精子取出放入求精者指定的容器内,再由求精者用注射器抽取,最后将注射器里的精子推送到求精者女性的子宫内完成受精。

    这个行业可以说是鱼龙混杂,每个捐精者的目的不一样,其中还暗含着代孕、买卖精子、卵子等。

    我踏入这一行纯粹是个偶然。

    那天我无意间听见几个同事聊天,当他们谈到关于地下捐精的事时,我感觉非常不可思议,但同时觉得挺有趣,于是起了心思,想去试一试。其实我只是抱着玩一玩的态度,想看看是不是像我同事说的那样夸张。

    如果我真在私底下‘约精’成功,也不一定会去,毕竟我还是个处,连飞机都没打过。

    当天晚上,我加了好几个本地自助捐精QQ群,在群里发布消息说捐精,有意者私聊。倒是有几个人给我发消息,但最后都没谈妥。

    连续几天,我都在群里发一些关于捐精的信息,有时候还会主动私信群里的人,但结果都不尽人意,就在我打算放弃的时候,忽然群里有人给我发来一条消息,问我是不是捐精的。

    我回对方,说是。

    对方没有废话,直接说是求精的,然后问了我几个问题,年龄、学历、身高、是否吸烟喝酒、身体是否健康、是否是处以及有没有手淫过。

    这是我见过最奇葩的求精者,问年龄、学历、身高、是否吸烟喝酒、身体是否健康,我倒是能理解,可问是否是处和有没有手淫这种问题让人挺无语的,不过我还是如实说了。

    因为我觉得和这个求精对象也谈不拢,所以最后我又补充了一句玩笑话:“虽然我没有手淫过,但初中的时候梦遗过,还符合你的要求吗?”这话也谈不上是玩笑话,我以前确实梦遗过。

    对方发了一个笑脸过来,说梦遗没什么问题,然后又问我有没有视频,需要看一下我的长相。紧接着,我便收到对方加好友的消息。

    好友加上后,对方立马将视频发了过来,我想了想,还是接了。

    对方没有视频,所以我不知道长什么样儿,不过对方对我的长相似乎还算满意,问我什么时候有时间,私底下见面再细聊。

    对方动真格了,我倒有些慌了。

    对方见我迟迟没有反应,又发来信息让我放心,报酬方面绝对让我满意。

    我犹豫再三,最后答应了,反正我又不吃亏,还有钱拿。不过我提出了一个条件,我只接受间接捐精法,也就是不和求精者女性发生性关系。

    我提出这样的条件有两个顾虑,一个是担心求精者是个丑八怪,另一个是因为自己还是个处,和一个已婚女人发生那种关系有些接受不了。

    对方被我这个条件逗乐了,发了一个笑掉牙的表情过来,说你可真逗,我还从没见过捐精者主动提出间接法的,你是头一个!

    确实,这个行业,大部分捐精者都是想免费寻求刺激干上一炮,有的还能挣一笔,像我这种主动提出‘间接法’的捐精者,肯定少得可怜,甚至不会存在。

    我们又聊了一阵,得知对方叫韩晓雪。

    最后,我们相互留了电话号码,约定本周六上午10点在天一广场的一家咖啡店详谈。

    周六,我快到天一广场时,韩晓雪打来电话,说她已经到咖啡店了,在大门口等我。

    我到了咖啡店见着韩晓雪的时候,两眼都看直了。

    韩晓雪短发齐耳,一身休闲装扮。虽然发型和穿着打扮有些中性化,但五官却非常精致,带有一丝混血儿的感觉,十足的大美女,长相和一个叫佟丽娅的女明星有几分相似,看得我心中一阵悸动。

    我正感概韩晓雪怎么会嫁入这样一个家庭时,韩晓雪却突然说今天的主角不是她,真正的主角在咖啡厅里的一个包厢等我。

    我原本以为韩晓雪说的主角会很丑,结果打开包厢门的一瞬间,我傻眼了,里面竟然坐着一个我非常熟悉的女人,大学时的系花!

    系花叫刘思思,我念大一的时候,她念大三。

    刘思思正优雅地坐在沙发上,看见我的霎那非常礼貌地站了起来,微笑着和我打了一声招呼。很明显,她并不认识我。当然,她不认识我很正常,毕竟以前我和她没有任何交际。

    刘思思一身白色长裙,长发及腰,她站起来的一瞬间,就像仙女下凡一样夺人眼目。

    我非常震惊,当初刘思思在学校可是有着一定的知名度,而且追她的人也是数不胜数,当中还有不少高富帅,如今她却嫁给一个无法生育的人,靠这种方式来延续后代,太不可思议了。

    单交流了几句之后,刘思思去了卫生间,让我和韩晓雪先聊。

    这时,韩晓雪扭着头看着我,嬉皮笑脸地说:“之前你在QQ上说,只接受间接捐精法,现在是不是肠子都悔青了?”原本就尴尬的氛围,被韩晓雪这一句话笼罩得更加尴尬。

    我只是羞涩笑了笑,没说话。不过内心的想法确实如韩晓雪所说。

    很快,刘思思从卫生间走了出来,一本正经地说:“咱们也不废话了,直接说正事吧。”

    我此行的目的毕竟是来捐精的,所以当我听着‘正事’二字时,脑子里瞬间联想到香艳的画面。我点了点头,说:“好!”

    韩晓雪却突然插了嘴,对刘思思说:“等等,我先问他个事。”说完,也不管刘思思同意与否,直接问我:“你说说,你是想直接捐精法还是间接捐精法?”

    我哪好意思接这话,闷声不语,感觉脸上很烫,后悔万分。心想,如果之前在QQ上跟韩晓雪说直接法和间接法都行,说不定还有机会和刘思思这样的尤物……可当初话说得太死,现在再说随她们之类的话,简直太丢人了。

    韩晓雪拍着自己大腿疯狂地笑了起来,随即弯着身子看着我的脸说:“脸红成这样,你难道真是处男?哈哈……”

    刘思思让韩晓雪别玩了,然后又对我说:“你别听她瞎说,我找你来不是单纯求精那么简单。”

    我有点懵,问:“那……还有什么事?”

    刘思思直了直身体,说:“我言简意赅吧,我确实是求精,但我先会带你去医院做个全身检查,如果你身体达标了,那我们可以正式合作了,而合作的时间是一年,也就是说,你要我和相处大概一年的时间,并且在这一年的时间里,你必须听我的话,我叫你做什么,你就得做什么,不过你放心,我让你做的事,绝对都是对你有益的。”

    我更懵了,求精就求精吧,怎么还要和她相处一年左右?这事情的进展怎么和和我想象中的完全不一样。

    刘思思突然话锋一转,问我每个月工资多少。

    我犹豫了片刻,如实说:“两千!”

    刘思思想了想,话锋再次突变,问我毕业于哪所大学。

    当我把大学名字报出来之后,韩晓雪立马将话接了过去,说:“那你以前肯定知道她咯?”说着朝刘思思看了一眼。

    我有些不好意思地点了点头。

    韩晓雪大笑不止,我也不知道她的笑点从何而来。

    刘思思绕回正题,说:“咱们既然是校友,我也不会亏待你,这样,我们待会儿就去医院检查身体,只要你身体达标,接下来一年的时间你就不用上班了,我给你五千块一个月。”

    刘思思开出价格虽然是我工资的两倍有多,但我现在毕竟才大学毕业,以后在公司还有很大的发展空间,如果我答应了刘思思,就意味着我必须辞职,一年以后我又该怎么办?这笔买卖似乎不太划算。

    韩晓雪见我久久不说话,按耐不住了,说:“想什么呢?一个超级大美女陪你一年,还拿出五千块一个月的费用。这种打着灯笼也难找的好事,你不要告诉我,你不愿意?”

    刘思思立马接过话,非常豪气地说:“你是嫌钱少了吗?看在校友的份上,我再给你加五千,每月给你一万。”

    我承认,每月一万的价格让我有些心动了,但总感觉怪怪的,我提出心中疑问:“为什么要一年的时间,在这一年的时间里我要做些什么事?”

    刘思思很客气地说:“不好意思,这些事我现在不能和你说,如果你同意合作,并且身体达标了,我会告诉你。”

    我虽然对刘思思这个大学时的系花非常着迷,渴望和她能发生点什么关系,但我始终觉得这事不太靠谱。不过我看着刘思思凹凸有致的身材,内心激起一阵涟漪,忍不住说了这么一句:“相处一年这事我干不了,如果你现在想取精,我可以答应你,直接法和间接法都行,不收取任何费用。”

    说完,我才发现自己失态了,这不是打自己的脸吗?瞬间,我感觉脸上一阵发烫,低着头不敢看任何人。我甚至还能清晰听见自己的心跳声,跟机关枪扫射似的,突突突……

    包厢里安静得可怕,几秒后,传来韩晓雪的大笑声,随即她站起身来走到我跟前,低头将脸靠近我的耳旁,柔声说:“好啊,那咱们现在就取精。”

    韩晓雪身上的体香疯狂地钻进我的鼻孔……

    迷人的体香、诱人的话语、性感的美人,刺激着我全身每一个器官、每一寸肌肤,我心跳更加猛烈了,不敢张嘴说话,我怕一开口,心脏就会从嘴里蹦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