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9、惊悚一刻

    更新时间:2018-11-06 16:31:34本章字数:2523字

    刘思思她妈气急败坏道:“刘子豪,你知道你这是在干什么吗?我可是你长辈!”

    刘子豪根本听不进去,说:“虽然我嘴上叫你三妈,但对我而言,那只是一种称呼而已,如果你喜欢,我甚至可以叫你三奶奶。我可从来没把你当成长辈,所以,你也不用把我当成晚辈。”刘子豪突然又改口说道:“珊珊姐你相信我,我绝对比老头子强千万倍。”

    刘思思她妈的名字叫袁珊。

    我没想到刘子豪竟然会这么变态,袁珊虽然不是他亲妈,但好歹也是他亲爸的老婆,这种事他竟然也干得出来。

    袁珊朝刘子豪脸上吐了一泡口水,骂了几句恶心、变态,然后又狠狠地说:“你胆子可真大。”

    刘子豪贱贱地笑了笑,说:“我胆子再大也没你……大啊。”

    袁珊由于拼命挣扎的缘故,呼吸有些急促,她喘着气一字一顿地说:“刘子豪,我奉劝你赶快把我松开,这事如果让你爸知道了,他非打死你不可。”

    刘子豪没有半点害怕的意思,甚至还一脸享受地说:“你不说,我不说,老头子怎么可能知道?我相信珊珊姐你是识大体的人,肯定不会把这种事拿出去乱说的。”

    袁珊咬牙切齿地说:“刘子豪,我再怎么说也是你后妈,你这样做会遭到天打雷劈的,你放开我!”

    刘子豪放肆地大笑起来,把袁珊搂得更紧了,说:“珊珊姐,你这话说严重了,我们没有任何血缘关系,无所谓的!”

    袁珊骂了一句“畜生”,然后伸嘴朝刘子豪脸上咬了去。

    刘子豪立马松开了袁珊,捂着脸尖叫一声,然后狠狠扇了袁珊一个耳光,破口大骂道:“你个臭婊子,别他妈给脸不要脸。”说完,将袁珊推倒在了床上。

    袁珊穿的是一条开叉的旗袍,刘子豪已经开始对袁珊下手了。

    袁珊害怕了,求饶中又带着商量的语气说:“子豪,你放开我,我可以给你钱,你开个价。”

    刘子豪似乎已经精虫上脑了,边移动着旗袍边说:“我钱也要,人也要。”

    袁珊不停地摇着头,说:“子豪你别这样好吗?我可是你后妈啊!”语气中已经没有了之前的嚣张跋扈。

    刘子豪直勾勾地盯着袁珊,呼吸声越来越重,猥琐地笑了笑,说:“珊珊姐,你放心,我不会让你失望的,等会你就尽情的享受吧!我劝你别再挣扎了,因为这样对你没有好处。你只要乖乖听话,我保证不会把你的事情透露出去。”

    袁珊没有说话,可能是在思考哪件事情对她的伤害会更大。

    最红刘子豪还是将魔掌伸向了袁珊,而袁珊也没再挣扎、反抗了。

    我想过要不要冲出去帮忙,可最终我放弃了出去帮忙的念头,因为我觉得即便我冲出去阻止了,袁珊不仅不会感激我,甚至可能会更加厌恶我,毕竟我知道了她以前的老底。

    我躲在衣柜里,燥热不堪,满身是汗。

    半响之后,我脑子竟冒出一个邪恶的想法,录像!

    我琢磨着,刘子豪随便一个威胁就赚了一百万,而且我相信这只是刘子豪的一个开始,后续不知道还能威胁多少钱。如果我以后拿着录好的像学刘子豪的方式……岂不是发财了?

    我掏出手机,打开录像功能……

    我正录着像,手机突然一黑,同时震动了一声。自动关机了,电耗尽了。

    我吓得身子一僵,如果被刘子豪发现,那可就麻烦了。还好,刘子豪丝毫没有察觉,仍然沉浸在激情之中。

    过了一阵,刘子豪竟然还让袁珊叫出声来,袁珊不同意,刘子豪便在袁珊的身上一阵猛咬,疼得袁珊低声痛苦地哀嚎着。

    刘子豪听着袁珊的惨叫声,满意地笑了。

    然而,没多久,刘子豪竟又提出一些变态的要求,袁珊不同意,刘子豪便拿小姐的事威胁,最终,袁珊妥协了。

    刘子豪至少玩了一个小时才摆着一个大字形瘫痪般地躺在了床上,他很无耻地说:“大宝贝,你如果怀孕了,就直接生下来,哈哈……”

    袁珊忧郁地说:“你现在可以走了吧?”

    刘子豪翻身抱着袁珊,悠悠地说:“一百万……”

    袁珊打断了刘子豪的话,“放心,我会给你,但我希望你也能守信用。”

    刘子豪哈哈大笑,说:“肯定肯定。”

    袁珊坐了起来,一边穿着旗袍一边说:“那你快走吧,如果思思或者你爸回来看见就麻烦了。”

    刘子豪也跟着坐起了身,说:“大宝贝,我想问你一件事。”

    袁珊有些生气,说:“你别这么叫行不行?”

    刘子豪点了点头说:“这是我们私底下的称呼,平时当着别人的面,我会守规矩的。你就放心吧,大宝贝。”

    袁珊有些不耐烦了,说:“说吧,你想问什么事?”

    刘子豪犹豫了会儿,才开口说道:“思思到底是不是你和老头子生的?”

    袁珊愤怒道:“废话,当然是。我警告你,别打思思的主意,她可是你亲妹妹,和你是有血缘关系的。”

    刘子豪一副恶心的嘴脸说:“大宝贝的意思是,思思和我有血缘关系,我不能打她的主意,你和我没血缘关系,以后我可以打你的主意是吗?还是说,大宝贝今天尝到了甜头,知道了我的厉害,已经爱上我了?”

    这混帐东西太他妈不要脸了,我都有一种想冲出去打他的冲动了。

    袁珊气得深吸了一口气,说:“我把一百万打到你账户上,你能不能保证以后不再找我麻烦?”

    刘子豪说:“保证!”

    说实话,我还真不信刘子豪的话。

    袁珊点了点头,说:“行,那你快走吧,我也好安排给你打款。”

    刘子豪突然起身拿起袁珊的丁字裤,晃了晃,说:“好的大宝贝,我这就走,这内库我要了,我得要好好珍藏着,留个纪念。”说完,还拿起闻了闻。

    刘子豪穿上衣裤离开了,不过他刚消失在我眼前时,却又说话了,“大宝贝,如果想我了,就联系我哦,我一定会及时赶到。”

    听着刘子豪变态的话,我都能幻想出他那副恶心的嘴脸,一定是拿着袁珊的内库不停地挥舞。

    袁珊冷冷地说:“我希望你能记住你的承诺!”

    刘子豪嘿嘿一笑,突然怪异的腔调说道:“摇、摇、晃、摇,差不多是时候了,是摇,还是不摇,这是一个问题……”声音越来越远,应该是离开了。

    我可以肯定,刘子豪说的这番话是英雄联盟里炼金术士的台词。

    我每次在游戏里听见炼金术士念这话的时候,总觉得这英雄特闷骚猥琐,还他妈背一大罐子药,一看就特下流,想把人搞晕,然后拖进草丛里干坏事那种人。我甚至怀疑设计炼金术士这个英雄以及炼金术士台词的家伙就是闷骚猥琐佬。

    刘子豪和炼金术士一样猥琐,应该是更猥琐、下流。

    我觉得刘子豪念这番话的时候,一定是有什么寓意。

    袁珊坐在床上发了一会儿呆,然后离开了屋子,我没敢出去,因为她手机还放在床上,相信要不了多久还会回来。

    过了大概一分钟左右,袁珊回来了,咬牙切齿地骂着:“这个畜生!”说着,朝衣柜方向走了过来,一副要打开衣柜的姿势。

    我吓得身子一紧,屏住呼吸,感觉心脏快要从嘴里蹦出来了,汗水疯狂地从身体上溢出来。

    完了,如果让袁珊看见了我,我该怎么面对她?我无法想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