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10、完犊子了

    更新时间:2018-11-06 16:31:34本章字数:3020字

    袁珊的手即将碰到衣柜门时,床上的手机突然在这一刻响了起来,她愣了下,然后转身回到床边,拿起电话看了一眼,不过并没有急着接电话,而是连续深呼吸了几口气,看模样是在稳定情绪。随即,她坐在床上,面露笑容地“喂”了一声,停顿了下又说:“你放心,我会打给你的。”

    ……

    听聊天内容,电话应该是刘子豪打来催款的。

    挂了电话后,袁珊将手机往床上狠狠一摔,愤怒得直喘气。

    随后袁珊便离开了我的视线,紧接着传来了关门的声音。

    我这才松了一口气,赶紧把衣柜门打开,疯狂地吸允着外面的空气。

    我全身湿透了,都能闻到身上散发出的汗臭味。

    我在房间里待了大概一分钟左右,才慢慢打开门往外瞧了瞧,没发现袁珊的身影。

    我琢磨着袁珊此刻应该在洗澡,于是我加快脚步往外走。走出袁珊家之后,我整个人才彻底轻松下来。

    我回到刘思思租的那个高档小区后,赶紧把手机充上电,打开录像看了看。

    我看着偷拍的视频,盘算该如何运用。

    刘思思她妈虽然也有些看不起我,但始终不像刘思思那样侮辱我、不尊重我。如果我拿着视频去威胁刘思思她妈,显得我太不地道了。

    我把目标锁定为刘子豪,打算威胁他,从他身上套点钱出来。可经过我仔细想了一番之后,我却又怂了,因为我这算是违法行为了,如果哪天事情闹大了,刘子豪和袁珊的结果会怎么样我不知道,但我肯定不会有好日子过,甚至还有坐牢的可能。

    最后我决定先把视频保存着,看以后情况而定。

    一周之后,刘思思终于现身了,不知道这些天她去哪儿了。

    刘思思现身的第一件事就是带着我去别墅小区见她妈袁珊,意思就是让她妈以为我们度蜜月回来了。

    我看着袁珊,有些尴尬,心里感觉怪怪的,总会想起那天她被刘子豪狠狠‘羞辱’的画面。

    袁珊表面看上去很正常,有说有笑的和我们聊天。

    我们正聊得开心的时候,袁珊的手机响了,袁珊看着手机屏幕,脸色微变,不过瞬间又恢复了正常,接起电话说:“子豪啊,有什么事?”

    袁珊停顿了一会儿,说:“我和思思在家,等会要出去,你别来了……”

    突然,袁珊又有些惊讶地说:“什么,你……你已经在门口了?”

    这时,门铃响了。

    袁珊将电话挂掉,笑了笑,生怕我们看出任何端倪似的。

    我心想,这狗日的刘子豪估计是又想找袁珊干事了。这个死变态,连后妈都不放过。

    刘思思看上去比袁珊还要紧张,急忙对我说:“你先去楼上躲一下。”

    没想到袁珊却说:“不用!”

    刘思思皱眉看着袁珊,说:“妈,我真的不想让其他几家人知道我结婚了,免得他们一个个说什么闲话,难听得很。”我估计刘思思所谓的闲话是指分多家产之类的吧。

    袁珊说:“让刘鑫留下来,不说你俩是夫妻不就行了?”我琢磨着,袁珊之所以留下我,可能是担心刘子豪会像上次那样乱来。

    刘思思还是有些不情愿,说:“万一刘子豪以后出去乱说,不就麻烦了?”

    袁珊想了下,说:“这样,等会让刘鑫装哑巴。好了,就这样,我先去开门。”

    刘子豪进屋之后,袁珊就介绍,说我是她一个朋友的远房亲戚,因为是个哑巴,而且耳朵也很背,不好找工作,她看在我为人老实憨厚,又能做家务、做饭的份上,把我带了家当保姆。

    袁珊介绍完之后,刘思思立马配合着说:“妈,这聋哑人到底考不靠谱啊?手脚干不干净,偷不偷东西什么的?”妈的,到了刘思思嘴里,我他妈就成了聋哑人,而且她还不忘再讽刺我一番。

    袁珊装模作样地说:“放心,我都试探过他好几回了,别说在家里,他平时在外面捡到东西都会交派出所,为人方面,我很放心。”

    刘子豪上下打量了我一番之后,对袁珊说:“三妈,现在很多聋哑人心肠坏着呢,而且他又是一个男的,我觉得你让他待在家里始终不太安全,毕竟你和思思都是女人,况且,思思又经常不住家里,你一个人在家的时候,太危险了。”

    刘子豪心里的小九九,袁珊自然明白,所以,袁珊就一个劲地说我好。

    刘思思随后又补充道:“他如果在我家手脚不干净,我肯定废了他。”

    刘子豪也不好再继续针对我当保姆的事了,不过却对我聋哑的事情来了兴趣,问袁珊,他们这样正常交流,我能不能听见。

    袁珊忽悠刘子豪,说我听不见,还说我耳朵基本上跟聋子差不多。

    关于我的话题聊了一会儿之后,袁珊便把话题扯开了,问刘子豪来她家干什么。

    刘子豪没敢口出诳语,说他是来看看袁珊和刘思思,顺便告诉她们一个好消息,他现在合同几个朋友创建了一个英雄联盟战队。

    袁珊只知道英雄联盟这款游戏,但不知道什么战队不战队的,不过刘思思懂,而且还一副很有兴趣的样子和刘子豪聊了起来。

    刘子豪还问刘思思有没有兴趣投资,刘思思说可以考虑考虑。

    正聊着,刘思思的电话响了,她接起电话只简单“嗯嗯啊啊”了几声便挂了,然后对我们说她有事,得出去一趟。

    刘思思离开后,刘子豪看袁珊的眼神都变了,不过碍于我在场的缘故,他也不敢有过份的行为。

    袁珊语气还算客气地对刘子豪说:“子豪,你现在也开公司了,肯定忙,我也就不留你了。”我知道,袁珊这话是故意说给我听的,以免我起疑。

    刘子豪笑了笑,说:“不忙,不忙。”说着看了我一眼,问袁珊:“我们说话要多大声他才能听见?”

    袁珊说:“这我不太清楚。”

    刘子豪走到我身边,转悠了一圈,突然在我耳边大声说了句:“你能听见我说话吗?”

    我装着什么也没听到的模样,嘴上发出“嗯嗯啊啊”的声音,同时手上比划出“我听不见你说什么”的手势。

    我也不懂手语,反正就是一阵乱舞,刘子豪也懂我比划的意思,然后他换成了平时正常说话时的音量,有些歧视地说:“说这么大声都听不见,还真是个聋子。”

    随即,刘子豪一副色眯眯的模样看着袁珊,特淫荡地说:“你这找一个聋哑人回来,是不是上次……”

    刘子豪还真信我是个聋子了,他说这话很明显就是想提他上次强暴袁珊的事。

    袁珊自然听出来了,立马打断了刘子豪的话,大声地说:“哎呀,子豪,我想起了,你爸说中午要过来吃饭,我这打个电话问一下,他到哪儿了。”袁珊这样吼的目的,其实就是担心我知道她和刘子豪之间的秘密。

    袁珊这话很有效果,刘子豪脸色顿时黑了下来,说:“老头子中午要过来吃饭?”

    袁珊点了点头,然后掏出电话拨打起来,很快对着电话说:“你到哪儿了?好好好。”

    袁珊挂了电话后,双手对着我一阵比划,意思是让我去厨房。

    我没敢违抗,直接去了厨房。

    我在厨房待了大概两分钟,袁珊走了进来,面带笑容对我说:“妈没看错你,刚才表现很好,只是让你装聋哑人委屈你了。”

    我摇了摇头,说:“没事!”

    袁珊叹了叹气,说:“我跟你讲,这个刘子豪不是什么好人,你和思思千万别和他这种人来往,知道吗?你劝劝思思,刚才谈的投资的事情,可千万别干。你和思思那么恩爱,她肯定会听你的话。”

    我心中一阵苦笑,我们恩爱个狗屁,我们只是假结婚而已,我在你女儿刘思思眼里连条狗都不如,不过我嘴上还是说好。

    袁珊突然语气极其温和地说:“你赶紧和思思给妈生个大胖孙子。”

    我尴尬一笑,说:“妈,我以后能不能不叫你妈?每次这么叫,我总感觉别扭得很。”

    袁珊一楞,说:“那你想叫什么?”

    我看了袁珊一眼,立马又把眼神移开,说:“叫姗姗姐也可以,跟着思思叫霞姐也可以。”霞姐是袁珊的网名。

    袁珊想了一会儿,说:“行,你就跟着思思叫霞姐吧。”

    我说:“好的,霞姐。”

    袁珊问我中午想吃什么,她做给我吃。

    我说:“随便!”

    袁珊说:“那你自己来冰箱看看,想吃什么选什么。”说着,转身想朝冰箱位置走去,然而就在袁珊转过身的那一刹那,不知道她怎么回事,突然一副没站稳要摔倒的模样,尖叫着急速往后退了退。

    我下意识伸手搂着了袁珊,瞬间,我两便紧贴在一起。

    袁珊和以往一样,穿的是旗袍,只是这一次不同,她穿的是紧身旗袍。

    我可以肯定,袁珊接触到我的一瞬间,她便清楚感觉到不寻常了,因为我已经有了反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