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11、刘思思调查事情

    更新时间:2018-11-06 16:31:34本章字数:3017字

    我反应还算快,抱着袁珊之后,立马又松开了她。

    我不敢抬头看袁珊,也不敢开口说话解释,心跳声突突突的,脸上更是滚烫,肯定红得跟猴子屁股一样。

    我感觉都快被这压抑的气氛给憋得喘不过气了,还好袁珊及时开口说话了:“小刘,你自己去冰箱看看,想吃什么跟妈说。”

    我赶紧走到冰箱位置,随便挑了两样菜出来。

    我把菜拿出来之后,袁珊便让我出去等着吃饭就行了,她一个人在厨房炒菜做饭就行了。

    我没有半点犹豫,急忙走出了厨房。

    袁珊虽然嘴上没提我刚才抱着她的事,而且表情以及说话的语气也显得很正常,但心里肯定觉得不太自在,毕竟在她眼里,我可是她女婿。

    对于我而言,因为袁珊根本不是我的丈母娘,所以我对她的感觉很微妙。有时候看见她,我心中甚至还会有一种莫名的悸动,可每次想着她年龄比我大太多时,又会有一种失落、遗憾、以及觉得自己恶心、变态的感觉。总之,我对袁珊的感觉很复杂、很纠结。

    袁珊可能是为了缓和气氛,在厨房里待了一个半小时才把饭菜做好。

    吃饭的时候,袁珊找各种话题聊,氛围被袁珊调和得很恰当,我也没再感觉尴尬。

    吃完饭,我打算去健身时,袁珊突然叫住我,让我今晚在家里睡,她有事跟我和刘思思谈。

    听袁珊话里的意思,她今晚也会睡在家里。

    我听完袁珊的话,立马想到的是,难道今晚我会和刘思思睡一起?

    虽然之前我和刘思思在她家里住过几天,但袁珊为了给我两腾出二人世界,都是搬出去住的。在袁珊没在的情况下,我和刘思思都是分开睡的,我睡一楼,刘思思睡二楼。如果袁珊在家里,我和刘思思再分房睡,那岂不是就露馅了?

    不过说实话,因为刘思思上次故意勾引整我的事,让我尝尽了苦头,所以我多多多少少有点怕她,不敢和她刚正面。

    当然,怕归怕,我内心还是很想和刘思思发生关系的,一方面是报复的欲望,另一方面是,她确实很迷人,尤其是每次我两待在家里的时候,我想上她的欲望越发强烈。我觉得我有这样的想法不是病,而是一个正常男人该有的心理。

    傍晚,我和刘思思回到家,袁珊已经把饭菜做好了。

    刘思思问袁珊有什么事,搞得这么隆重。

    袁珊说:“我这几天仔细想了想,觉得你们还是住在家里合适,我也不用搬出去,一家人一起相处会更好。”我觉得袁珊有这想法,肯定是受到了刘子豪的刺激。

    我对袁珊这话没任何异议,但刘思思可就不一样了,她一副很苦恼但却又装得一本正经的样子,说:“霞姐,我的亲妈,你这样不是影响我两之间的夫妻生活吗?”我真佩服刘思思的演技,明明很讨厌我,但在她妈面前,她却又能装着很爱我的姿态。

    袁珊笑了笑,说:“放心,这绝对不会,以后你们睡二楼,我睡一楼。我今天下午已经把房间都收拾好了。”

    我几乎没插嘴,全是她们母女两在交流,刘思思肯定不愿意我们三人住在一起,不过她说话的态度很好,没有和袁珊发生语言冲突。

    刘思思最后也是豁出去了,直接说:“霞姐,你不是急着想抱孙子吗?你如果和我们住在一起,我们好意思干那事吗?每次想叫出声都得忍着,多憋屈啊。”我真服了刘思思,这种话她竟然也敢说出口。

    袁珊被刘思思说的这话刺激得不好意思了,皱着眉头,一脸难堪地说:“你这鬼丫头说什么呢,不知道矜持一点啊,你也不嫌害臊啊你?”

    刘思思厚着脸皮说:“这都是实话。”

    最后,袁珊无奈妥协了,不过显得有些忧郁。

    刘思思怕伤了袁珊的心,就说以后每周都会回来住几天。

    晚上睡觉的时候,我和刘思思睡的一间房,不过刘思思睡的是床,我睡的是地板。

    刘思思也够狠,仅仅只是扔给我一个枕头,并威胁我,如果我敢像上次那样猥亵她,她绝对会废了我。

    有了上次的教训,我虽然和刘思思同睡一间屋,但还是很老实,没敢动手动脚,顶多就是心理上意淫。

    我快睡着的时候,刘思思却突然翻起身坐在床上,居高临下地看着我,问:“你是不是跟我妈说了什么?”

    我也坐了了起来,仰视着刘思思,说:“我能说什么?”

    刘思思说:“我妈之前都是给我们腾地,希望我两过二人世界,今天却突然说想和我们住在一起,这其中肯定有什么原因,老实交代,是不是你搞了什么鬼?”

    我心想,你亲哥把你亲妈都给强上了,你亲妈有心理阴影很正常,不过我并没有把这事说出来,而是说我什么也没给袁珊说过。

    刘思思根本不相信我,很鄙夷地说:“你别想讨好我妈,没用的。我怎么发现你越来越恶心了呢?”

    我说:“你不相信我,我也没办法。”

    刘思思骂了几句,便躺回床上了,不过没睡觉,一直在玩弄手机,估计在和韩晓雪聊天。

    第二天上午,刘思思她爸突然来了,进屋就问是不是请了个聋哑的男保姆,看那架势,就像来查岗似的。

    袁珊立马把昨天刘子豪来家里的事给刘思思他爸说了说。

    刘思思她爸一听聋哑男保姆是我,整个人顿时轻松了,还笑嘻嘻地对我说:“小刘啊,真是委屈你了。”

    刘思思问她爸:“爸,我和刘鑫结婚的事,你没跟其她几个阿姨说吧?”

    刘思思她爸说:“你不是不让我说吗?怎么,现在想通了,是不是想举行一场盛大的婚礼?”

    刘思思直摇头,说:“不不不,我和刘鑫不在乎那些排场,我们只想好好过日子。我和刘鑫结婚的事,你可千万别在其她几个阿姨面前提起,你也知道,刘鑫是农村的,我担心她们知道后会闲言闲语,我可受不了。”

    刘思思她爸还是比较听刘思思的话,答应了刘思思。

    下午,我在健身房健身的时候,竟然看见之前想强暴刘思思的那个和尚了。和尚这一次穿的并不是僧服,而是一身运动服,也是来健身的。

    毕竟我上次打过他,心里多少还是有些害怕被他认出来,不过他压根就没在意我,一双眼睛尽往女人身上瞅。

    更离谱的是,到后来,和尚竟然主动和健身房里的一个美女搭讪,还掏出名片递给那个美女。

    和尚递名片给美女时,掉了一张名片在地上,不过和尚并没有捡起来。

    没多久,美女离开了健身房,而和尚也跟着离开了。

    我把和尚之前掉的名片捡起来一看,整个人都懵逼了。

    我虽然不知道和尚在寺庙里是个什么职位,但我可以肯定,和尚待的那个寺庙叫暗夜寺,而名片上印的却是暗夜有限责任公司,职位是总经理。

    我心中不禁一阵暗想,这你妈绝了,和尚泡妞还真他妈有手段。

    我没有把名片扔了,而是随手放进了裤子口袋里。

    健完身,我直接回了刘思思租的那个高档小区。

    我冲了个凉水澡,然后把手机调成静音模式,躺在床上睡觉,昨晚一直没睡好,很困。

    我睡得迷迷糊糊时,听见有人说话了,我睁开眼,人清醒了不少,是刘思思和韩晓雪在客厅里对话,看样子,她俩没发现我在屋里。

    韩晓雪说:“我找公安局的朋友看过了,你那辆车当时确实没有立马开回家,而且在城里瞎逛,后来还开到了郊区外,不过你那辆车和云开和尚开的那辆车行驶的路线完全不同,我觉得这事应该和刘鑫没关系,刘鑫纯粹就是想开着你的车出去玩。再说说云开和尚那辆车,进入鄞州大道之后就没再出现了,后来还是下午才看见进了城。”

    我听着韩晓雪这番话,后背不禁一阵发凉,不过还好,听她话里的意思,我当初开着刘思思的车跟踪云开和尚时,那一路应该是没有摄像头的。如果让刘思思知道我开着车在后面跟踪,按照她的性格,肯定认为是我性侵了她。

    没想到刘思思却冷哼了一声,极度恶心的语气说:“乡巴佬就是乡巴佬,什么便宜都想占。农村人都他妈没个好东西,恶心。”

    卧槽,刘思思这话可不单纯的骂我,而是骂了所有农村人,我真搞不懂她为什么这么看不起农村人。

    韩晓雪安慰了几句,又把话题扯了回来:“我总觉得云开和尚在撒谎,你想想,哪有那么巧的事情,车开出鄞州大道后,就一直没出现了?这摆明了就是故意绕开有摄像头的地方走的,图谋不轨的可能性极大。”

    刘思思长叹一声气:“我也这么想过,可问题是云开师傅受伤了啊,而且还伤得那么严重,如果真是他对我有什么想法,他受伤就说不过去了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