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15、你到底是谁?

    更新时间:2018-11-06 16:31:35本章字数:2468字

    我看着袁珊的异常的反应,不禁暗想,这药效还真快。

    我装着什么也不知道的样子,还故意拿起沙发上的一本杂志翻了翻。

    突然,袁珊站起身来,强行挤出一丝微笑,说:“小刘啊,我感觉有点不太舒服,先回房间了,你……你……你自己看电视吧。”说话的语速很快,而且语气怪怪的,很不自然。

    袁珊说完这话立马就转身往房间位置走,我都没来得及回应她。

    虽然袁珊是背对着我,但我明显看见她的双手在不停地挠来挠去,只是看不见挠的是什么部位,不过这还用想吗?答案很明显。

    袁珊走到中途的时候,突然回头说:“小刘啊,你用我杯子帮我接点水进来。”

    我拿着袁珊的保温杯把水接好,走进屋子时,袁珊正坐在床上,眼神有些迷离,两条腿微微颤抖。

    明显看得出来,袁珊这是在强忍着。

    我把保温杯递给袁珊,袁珊没伸手接,也没说话,只是扭头朝一边的床头柜看了看,示意我把保温杯放床头柜上。

    我刚把保温杯放下,袁珊却躺下发出了奇怪的声音。

    我站在床边故意问:“霞姐,你怎么了?没事吧?”

    袁珊没有回应我,而是翻滚起来,直接滚在了床下,嘴里也不知道在哼唧着什么话,只听见她喊了声老公。

    没想到这药的效果比老板说的还要猛烈,五分钟不到的时间,袁珊竟然神志不清了。

    袁珊口头上的老公不知道是真想叫自己的老公,还是怎么回事。

    我把袁珊从地上抱了起来,袁珊身上就像火烧一样,滚烫。

    我把袁珊放在床上,正准备起身时,袁珊拉住了我,嘴里嘀咕着一些诱惑的话语。

    袁珊反应越发强烈起来,她滚烫的双手在我身体上一阵猛抓。

    我感受着袁珊的言行举止,就像一个严重的哮喘患者,呼吸困难。

    我看着袁珊绯红的脸庞,咽了咽口水,感觉真的有些控制不住自己了。

    我紧紧咬着牙告诉自己,不能这样,这可是不道德的,可心中却又响起另外一个声音,这和道德没有任何关系,我和刘思思根本就不是夫妻,袁珊自然就不是我的丈母娘了。

    一番挣扎,我开始为自己想上袁珊而找理由。

    袁珊女儿不是我老婆,所以袁珊不是我丈母娘,既然不是丈母娘,那我上了她就不存在什么道德行为。

    我这样想了一阵之后,觉得很有道理。

    我盯着袁珊那张漂亮的脸蛋,忍不住伸手摸了一下。

    不知道是我摸这一下刺激到了袁珊,还是药性上来了,袁珊的反应更大了。

    不过,我最终还是理智下来了,没敢和袁珊干那种事。

    我仔细想过事情的严重性,如果我真和袁珊发生了关系,袁珊只要清醒过来,必定知道自己发生了什么事,而家里就我一个男人,答案一目了然。到时候,我的处境就会很麻烦,说不定还会影响我报复刘思思。

    我站在床边,看着躺在床上扭动的袁珊,心里难受无比。

    我蹲在床边,喊了好一会儿,但袁珊没有任何回应。

    我怕自己再看下去会真的受不了,于是关上门,上了二楼,进了刘思思的房间。

    我坐在地上,掏出药看了看,忍不住笑了起来,现在我能确定这药的药性了,比我想象中的效果还要好。

    我指着刘思思的床,冷笑一声,说:“你给我等着吧,下一次就轮到你躺在床上了。”

    刘思思的床我没敢碰一下,怕万一真留下什么味道,她又会借题发挥。

    我玩了会儿手机后,看见了桌子上的电脑,我直接把电脑打开了,琢磨着电脑里会不会有什么秘密?

    我正兴奋着,结果发现电脑要开机密码。

    我很郁闷地输入了“去你妈的”几个汉子的拼音,竟然神奇的进入了主页面。

    我不可思议地看着电脑屏幕,发了一会儿愣,然后忍不住大笑了起来,说:“这他妈也可以?看来老天爷都开眼了,觉得刘思思欺人太甚,是该被收拾收拾。”

    我直接点开QQ,密码是保存的,但我正准备点登录的时候,犹豫了,因为我觉得刘思思应该把QQ绑定了手机的,我电脑上登录,她手机上会有提示。

    我思索了一会儿,最终还是没有敢登录刘思思的QQ号。不过我用我的QQ小号,加了她这个号。

    除了刘思思的手机号之外,她的其它联系方式我一个都没有,我甚至怀疑,她给我的手机号都是个备用号。

    刘思思的QQ号需要好友验证,我加第一次的时候,她拒绝了。

    我加第二次的时候,在好友验证框里写到:“思思,是我!”

    这一招很管用,刘思思同意加好友了,立马发消息问我是谁。

    我琢磨着刘思思现在虽然是个同性恋,但以前的性取向应该是正常的,而且应该也有男朋友,至于为什么后来成为了同性恋,我觉得和她是白虎有关系,欲望太强。

    于是,我试探地说:“你忘记我了吗?你想想我们的第一次,你还记得吗?”

    我仿佛隔着手机屏幕都能看见刘思思焦急疑惑的模样,她说:“你到底是谁?”

    我说:“想和我视频吗?”打完字之后,我赶紧把视频功能给关闭了。

    没想到刘思思却说:“不想,你再不说你是谁,我可把你拉黑了。”

    我立马回复:“别别别,我说,我说。”

    信息发送出去之后,我接着又发了一条:“你别这样,我心里其实一直爱着你的。你还记得我们的第一次吗?我摸着你那没有毛的地方,那种感觉真的很美妙,其实我很喜欢你那里。我知道,我有些地方无法让你满足,但我真的爱你,我们能重新在一起吗?你相信我,以后我会想尽一切办法满足你。”我笃定刘思思以前和其他男的发生过那种关系。

    我信息发送出去之后,心里还挺爽,很想知道刘思思会怎么回复我。

    让我万万想到的是,刘思思竟然发了一条语音过来,我点开一听,刘思思非常愤怒的声音传来:“去死吧你个贱种,你真他妈恶心,滚!”

    我刚把语音听完,刘思思便把我给拉黑了,紧接着,我电话响了,竟然是刘思思打来的电话。

    我接起电话一听,刘思思开口就骂:“你他妈就是个贱种,恶心!”

    我心中一惊,难道刘思思知道刚才那个小号是我?不应该啊,这怎么可能?我装着什么也不知道的样子,说:“思思姐,怎么了啊?”

    刘思思却说:“你欠骂。我警告你,你只能睡地板,不能睡床,房间里的东西不能碰,否则我让你好看。”

    我答应下来之后,刘思思便把电话挂了。

    我琢磨着,按照刘思思刚才的反应,她应该没发现那小号是我,要不然她不可能会这么轻易放过我。估计是我说的那些话,让她回想起了她之前的男朋友,觉得很气愤,找我撒气。

    我在房间里待了半个小时左右,下楼去看了看袁珊。

    房间里的画面更加耀眼了。

    我看着这一幕,血液瞬间沸腾起来,立马又有了感觉。

    我手紧紧扣在门框上,想走,但却感觉移不开脚步。

    袁珊的姿势太诱人,我真的受不了了。

    我脑子里瞬间冒出一个想法:牡丹花下死做鬼也风流!

    我心一狠,冲进了房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