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16、你认识郭美美吗?

    更新时间:2018-11-06 16:31:34本章字数:2852字

    我坐在袁珊身边,邪恶地从下至上看着她的身体,然后像饿狼一般朝她的身体扑了下去。然而,就在我扑下去的瞬间,袁珊却突然睁开了眼。

    我脑子轰的一声,吓得一声尖叫,迅速起身翻下床,惊出一声冷汗。

    我心中恐慌地想着,完了,这下彻底玩完了。

    我翻下床之后,却发现袁珊眼睛又闭着了。

    我小心翼翼地喊了声:“霞姐?”

    袁珊没任何反应。

    我把衣服裤子穿上,然后又加大音量喊道:“霞姐?”

    袁珊还是没任何反应。

    我一阵郁闷,难道是刚才眼花了?

    由于刚才突然的惊吓,确实把我吓得够惨,也没心思干事了,于是走出了房间。

    我上了二楼,直接去洗澡了,却发现却硬不起来了。

    我在卫生间里洗了至少半个小时,边洗边在手机上看性感美女图片和视频,但始终还是没任何反应。

    我开始恐慌,如果这个废了,那我这辈子可就完了。

    我想到了袁珊,琢磨着看她会不会有效果?于是穿好衣服裤子,匆忙跑进袁珊的房间。

    画面和之前一样劲爆,我看了好一阵,可仍然一点效果也没有。

    我没敢在袁珊房间久待,害怕药性快结束了。

    我回到二楼房间,颓废地坐在地上,吓哭了。

    我哭了一会儿,又忍不住可悲的笑了,走到窗户前,打开窗户,看着黑夜里的一片星空,有些绝望地说:“老天爷,难道这是你对我的惩罚吗?可我和袁珊没有任何关系啊,她不是我丈母娘啊。刘思思那么可恨,你为什么不惩罚她?”

    我看着星空发了一会儿呆,然后躺在地上狠狠盯着刘思思的床,说:“妈的,别以为我不能收拾你了,照样收拾你。”

    不知不觉,我睡了过去。

    做了个梦,竟然离奇般的梦见和韩晓雪躺在一张床上。

    梦里的画面越来越美,突然间,我却听见“咚咚咚……”的声音。

    我被“咚咚咚……”的声音刺激醒来。

    我猛的坐起身,竟然有了反应,看来刚才的那个梦帮了个大忙。我喜出望外,瞬间感觉整个人都精神了起来。

    “咚咚咚……”声还在继续,原来是敲门声,看来是袁珊清醒了。

    我看了看时间,凌晨一点多了。

    我还是有些紧张,毕竟不知道袁珊来敲门是什么意思。

    我深呼吸了几口气,打开门,故意装着睡意浓浓的样子,说:“霞姐,怎么了?”

    袁珊明显洗了头、洗了澡,身上散发出一股淡淡的香味,她面带微笑说:“吵醒你了啊?”

    我摇头说:“没,什么事啊,霞姐?”

    袁珊说:“我来思思房间拿下电脑,我之前用她电脑存了些资料,现在急着用。”袁珊说话很利索,肯定来之前已经想好了要和我说些什么。

    我让袁珊进了屋,她边走边说:“小刘啊,一个人睡习惯吗?”

    我点头说:“挺好的。”

    袁珊和我东扯西扯了好一会儿,终于问到了主题,她说:“小刘,你是什么时候上楼睡觉的啊?”她话里的语气很平淡,给人的感觉很随意,如果是不知情的人,肯定不能从她这话中嗅出任何端倪。

    我故意想了几秒,皱了皱眉说:“好久了吧,我把水给你拿到房间,你让我放到床头柜,放好之后,我就上楼了。”

    我们又聊了一会儿,袁珊便下楼了,看她样子,之前发生的事,她还真是一点印象都没有。

    第二天一大早,我便起了床,谈不上是起床,应该是起地板,然后把早餐做好。

    我和袁珊吃早餐的时候,袁珊接了个电话,听说话的口吻,应该是刘子豪那死变态打来的。

    我猛然想起,昨天刘子豪临走前对袁珊说过“明天不见不散”,这说明,今天他俩肯定有什么勾当。

    按照刘子豪那德行,即便不要钱,那肯定也得让袁珊献身,而且我估计这段时间里,刘子豪还干过袁珊,而且不止一次两次。

    真是便宜了那个狗东西。

    说实话,我真心不希望袁珊被刘子豪玩弄。

    袁珊挂了电话后,我问她电话是谁打来的。

    袁珊没说实话,说是一个客户。

    吃完早餐,袁珊便离开了。

    我待在家里,想着袁珊等会又会被刘子豪那王八羔子虐待,心里就不是个滋味。

    我琢磨着,怎么样才会阻止这样的事发生。

    我想了十多分钟,终于有了个计划。

    我在网上下载了一个变声软件,试了下,这变声软件不错,完全听不出是自己的声音。

    我赶紧出门找了个卖手机的铺子,打算买张电话卡,可必须要用身份证才行,老板说现在都是实名制了。

    我本来想拿自己身份证办卡,但想想不行,如果一查,很容易就把我查不出来了。

    和刘思思一样,除了袁珊的手机号码外,其它联系方式,我一个没有。

    刘思思不让我加她妈的微信之类的聊天软件。

    我想着这计划看样子泡汤了,结果没想到的是,我在路上走着走着却看见一张身份证,于是我捡起身份证又去了卖手机的铺子,我跟老板说,我一个朋友办卡,但临时有点事,让我帮他办一下。

    老板也没说什么,把手机卡卖给了我。

    我把卡装进手机之后,立马拨通了袁珊的电话,说:“刘家三少奶奶,现在有空吗?”

    袁珊非常疑惑地说:“你谁?”

    我哈哈笑了笑,说:“我是知道你秘密的人。”

    袁珊说:“你什么意思?”

    我继续笑着说:“我现在如果说得没错,你应该和你的一个儿子在一起吧?”

    袁珊有些急了,说:“你到底是谁?”

    我说:“别急,让刘子豪接电话。”

    随即,电话里传来刘子豪的声音:“喂!”

    我冷冷地笑了笑,说:“刘家二公子,日子过得可真不错啊!”

    刘子豪没给我好脸色看,直接骂道:“你他妈谁啊?少他妈给我装神弄鬼。”

    我悠悠地说:“母子恋玩着是不是很爽?刘家二公子的口味可真是独特啊,哈哈……”

    刘子豪瞬间没有了刚才的底气,沉声说:“你是谁?”

    我说:“让刘家三少奶奶接电话。”

    电话里立马传来袁珊焦急的声音:“你到底是谁,你到底想干什么?”

    我说:“三少奶奶恋子情节很严重啊。我调查你好长一段时间了,总算找到一点有用的东西了,原本以为你只是找个小白脸而已,没想到竟然是刘家二公子,真是天大喜讯。”

    袁珊没有吱声,反倒刘子豪喘着粗气说:“你是狗仔?”

    我说:“是什么重要吗?”

    刘子豪说:“你是卓伟?”

    你妈,连卓伟都出来了,卓伟不是只曝光明星吗?你一个平凡人,人家才懒得鸟你。

    我大笑起来,说:“你说是就是了。”

    刘子豪大喘了一口气,说:“说吧,多少钱?”

    我说:“哈哈,还是二公子上道。行,竟然二公子那么直接,我也不废话了,一人两千万,一共四千万。我给你们五分钟的商量时间,五分钟之后,我再来电。”说完,我直接挂了电话。

    刘子豪因为袁珊的把柄在手,所以他敢肆无忌惮地对袁珊下手,但我现在是以一个陌生身份出现揭露他俩的底,刘子豪肯定会心虚,毕竟搞后妈这种事不是一般人能接受的,尤其是他爸。

    我说四千万其实只是随便吓吓他们,就算他们愿意给,我也不敢要啊,我不可能让他们把钱打进我银行卡里吧?也不能打在朋友、父母的银卡里,一查就露馅。

    经过这么一闹,即便刘子豪对袁珊不会死心,但至少接下来一段时间,刘子豪应该不敢有什么过份行为。

    这种站在暗处教训人的方式,让我心里很满足。

    五分钟时间不到,我手机便响了,刘子豪语气有些悲观地说:“我们没那么多钱,您能不能高抬贵手,放我们一马?”这刘子豪倒是能屈能伸啊,立马就服软了。

    我笑了笑,故意说:“只能说明二公子你运气背,我本来是查刘家三少奶奶,结果让我真是意外啊。这样吧,你们先打一百万到红十字会。”

    如果一分钱不让他们出,不太合适,出多了也不太合适,而且我觉得刘子豪多半不会出钱,到最后全是袁珊掏腰包。

    我觉得这种钱只有打在慈善机构里,我才能够全身而退,任他们怎么查,也查不到我头上。

    刘子豪有些疑惑地说:“打红十字会?你……认识郭美美吗?我和她是朋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