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18、韩晓雪这是想对我干什么?

    更新时间:2018-11-06 16:31:35本章字数:3075字

    韩晓雪根本不想和男人发生关系,但男人却想霸王硬上弓,这让我忍不了。再说,韩晓雪对我虽然谈不上好,但至少不像刘思思那样变态。

    眼看男人就要得逞了,我快速拿起边上的扫帚,冲进了房间,没有说话,只是发出“啊”的一声,顺势,一扫帚拍在了男人头上。

    这扫帚是塑料材质,不比上次寺庙的铁铲,我打下去之后,男人跟没事一样,他迅速站了起来,整理了下裤子,有些惊讶,但是更爆操,怒骂道:“你他妈谁?”

    我不知道该说什么,所以保持着沉默。

    我心想,虽然男人身材看上去和我差不多,但我最近天天都在锻炼,如果动起手来,他应该不是我的对手。

    男人愤怒地跳下床,再次骂道:“我X你妈。”说罢,直接一腿踢了过来。

    我反应还算快,躲过了这一腿,同时一扫帚朝男人头部抡了过去。

    男人丝毫没有闪躲,而是霸气地伸手拦住了我的攻势,一手捏着我打过去的扫帚,顺势一拽。

    男人的力气果真很大,我差点被他拽了过去。看来刚才撕扯韩晓雪裤子,他凭的是真本事,而不是内库质量问题。

    我见势不妙,立马松开了扫帚。

    男人迅速冲过来,没几下,我便被他按在了地上。

    很明显,又他妈是一个练家子。

    我突然发现自从接了捐精这个活之后,就他妈一次比一次倒霉。

    原本以为可以来一个英雄救美,在韩晓雪面前树立一下高大威武的形象,到时候韩晓雪说不定还会对我另眼相看,来一个以身报恩什么的,但现在我这幅尊容,简直是狼狈不堪,什么形象都没了。

    男人手法很像刘思思,也是将膝盖顶在我后背,然后一手抓着我的头发,咬牙切齿地说:“你他妈是谁?怎么进屋的?说!”

    我根本没脸说话。

    韩晓雪像没事发生一样,突然笑了笑,说:“把他放了吧,他是个聋哑人,是刘思思她妈请的男保姆。”

    韩晓雪这么一说,那我接下来就算是想说话,也不能说了。

    男人并没有松手,而是扭头看着韩晓雪,很惊讶地说:“什么?他是聋哑人,还是思思妈妈请的男保姆?”

    韩晓雪简单地回了一个“嗯”字。

    男人跪在我背上的膝盖以及抓着我头发的手同时用了用力,语气冰冷地对韩晓雪说:“小雪,你老实说,他到底是谁?是不是你在外面找的野男人?否则他怎么可能进屋?还他妈动手打我,操!”

    韩晓雪大笑起来,也不解释,直接说:“你不信我是吗?行,你既然说他是我找的野男人,那就是呗。”说完,还冲我喊了两声:“嘿,野男人,野男人。”

    男人立马微笑地说:“小雪,你别这样,我信,我信你还不行吗?”

    接着,男人又凶巴巴地对我说:“你他妈是不是聋哑人?”

    韩晓雪已经说我是聋哑人了,我只能选择装下去,所以,我什么也没说。

    韩晓雪冷哼了一声,说:“你这叫信我?”

    男人面对韩晓雪瞬间温柔起来,说:“小雪,我没说不信你啊,我这不是问他吗?”

    韩晓雪呵呵一声,说:“他一个聋哑人,听得见吗?从他刚才进屋到现在,你发现他说过一句话吗?你把他打趴按在地上了,他叫了一个疼字吗?”

    男人这才稍稍降低了警惕性,跪在我背上的膝盖和抓着我头发的手明显松动了力度,淡淡地说:“好像是啊,他确实没说一句话。”

    韩晓雪冷冷地说:“我骗你的,他不是刘思思妈妈找的聋哑保姆,而是我找的野男人。”

    男人这才站起身来,笑嘻嘻地说:“小雪你别这样,我信你还不成吗?就算你想骗我,你也不会编这么一个傻到家的理由。这小子到底是不是刘思思她妈请的聋哑保姆,我随便问一下不就知道了吗?”

    男人这话还有一个潜在的意思,如果让他知道韩晓雪说的是假话,那我就死定了。

    韩晓雪让男人快走,男人不同意,而是拿出手机打了一排字给我看,“你真是袁珊请的聋哑保姆?”

    我点了点头。

    男人又打字问:“你怎么会知道这儿的?”

    我想了下,不知道该怎么说,于是冲韩晓雪点了点头,意思是让男人自己去问韩晓雪。我把这问题交给韩晓雪来回答,我倒是想看看她会怎么编下去。

    韩晓雪看了一眼男人的手机屏幕,说:“这地方确实是我告诉他的。”

    男人有些生气,但尽量压住情绪,问:“为什么?”

    韩晓雪一本正经地说:“还能为什么?当然是想了解刘思思两母女的情况了。虽然他是个聋哑人,但眼睛还能看得见,我可以让他把在刘思思家里看见的情况告诉我。”

    男人根本不相信,有些急躁地说:“那你刚才怎么没告诉我这个事?”

    韩晓雪反倒比男人更暴躁,瞪着眼说:“你刚才给我机会了吗?你觉得我有机会说吗?”我真佩服韩晓雪的演技,真他妈逼真,我都差点信了她刚才说的那番话。

    男人顿时笑容满面,说:“别生气别生气,有什么话,好好说。”

    韩晓雪呼哧呼哧呼吸着,像是受到了极大委屈似的。

    男人想了一会儿,说:“那……他是你安排到刘思思她妈身边的?”

    韩晓雪冷笑一声,说:“你觉得我有那本事吗?刘思思她妈是多么谨慎的人,你难道不清楚?”

    男人点了点头,说:“正因为我清楚刘思思她妈是什么样的人,所以我才这么问啊。刘思思她妈找的人,你都能买通,你是怎么办到的?”

    韩晓雪得意地哼了哼,显得有些得意,说:“每个人都有弱点,这个聋哑人虽然忠厚老实,不愿意出卖袁珊,但他家里有个出了车祸的妹妹,他和他这个妹妹关系很好。我答应他,只要平时按照我的要求做,我保证他妹妹安全无恙。”韩晓雪吹牛的功夫真不一般,而且她说的关键事却又全是真实的,比如我是袁珊请的保姆这事,虽然我并不是什么保姆,但男人如果真去问袁珊,袁珊肯定会说我是她请的男保姆。

    男人看了我一眼,然后又看向韩晓雪,小声说:“那你现在打听到什么情况了吗?”

    韩晓雪冷冰冰地说:“之前不说了吗,没什么进展。”

    男人突然不屑地对我说:“嘿,今天你来是不是有什么新情况?”

    韩晓雪鄙视了男人一眼,说:“你给他说,他听得见吗?他能回答你吗?”

    男人笑了笑,说:“忘记了,忘记了,主要是以前从没和聋哑人接触过,一时半会还没适应。”

    韩晓雪说:“就算你问他,他也不会告诉你,我老早以前就跟他说过了,除了我之外,其他人问关于刘思思家的事,都不能透露半个字,哪怕是平时和我走得很近的人也不行。更何况,你刚才对我还那样,而且还狠狠打了他,你觉得他可能会和你说吗?”

    男人反应倒是快,脱口而出:“你让他说不就得了?你告诉他,我们情侣,很恩爱的情侣。”说着,还在韩晓雪的屁股上抚摸起来。

    韩晓雪的反应也不是吃素的,绕到一边,说:“他听不见,谁知道他心里会怎么想,搞不好还认为你在威胁我。你快走吧,我好问问他情况。”

    男人不走,还想把我撵走,让我等会再来,估计男人是想和韩晓雪再次激情。

    男人纠缠了一会儿,他的电话突然响了,不过他直接把电话挂掉了,然后嬉皮笑脸地对韩晓雪说:“行,我听你的话,我先走,这聋哑人如果有什么好的消息,打电话告诉我。”

    随后,男人便急匆匆离开了。

    韩晓雪把门关上,并反锁,然后特别诡异地冲我笑了笑,说:“哟呵,小乡巴佬可以的呀,竟然还跟踪姐姐,是不是对姐姐有什么想法呀?”

    韩晓雪叫的乡巴佬只是随口的一个称呼而已,不像刘思思那样纯粹看不起我、鄙视我。

    韩晓雪之所以这么叫,可能是平时听刘思思叫习惯了。

    韩晓雪叫我小乡巴佬,因为语气略带挑逗的意思,所以我并没有生气,笑了笑,说:“雪姐埋藏得挺深啊,原来和刘思思待在一起是有目的啊。而且,雪姐吹牛的功夫还真是不一般啊,我都差点信了,我刚才甚至在怀疑,这地方到底是不是你以前告诉我的。”

    韩晓雪笑意更浓了,语气更加暧昧了,说:“小处男弟弟,难道是想威胁姐姐不成?”说着,还轻轻拍打了一下我的胳膊。

    我一听韩晓雪这话,再加上她这一下的触碰,我全身感觉一阵酥麻,瞬间想到了她刚才被男人欺负的画面。

    同时,我还想起了昨晚那个春心荡漾的美梦,我和韩晓雪相拥在一起,彼此将身体交给对方,虽然只是一个梦,但却回味无穷。

    我脑子这么一想,顿时感觉浑身燥热。

    韩晓雪直勾勾地盯着我,撇嘴笑了笑,极其妩媚地说:“小处男弟弟这是干嘛呢?当着姐姐面就这样,不怕姐姐把你吃了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