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19、非打死你不可

    更新时间:2018-11-06 16:31:35本章字数:2851字

    我始终还是一个未开荤的小处男,韩晓雪如此直言不讳地挑逗我,让我觉得有些不好意思,我心跳加速,脸像火烧一样发烫,不过我还是鼓起勇气说:“雪姐你一个女人都不怕,我一个大老爷们怕什么呀?雪姐想怎么吃我啊?”

    虽然我嘴上说着这样的话,但根本不敢正视韩晓雪,而且心跳的速度以及脸上的热度更加猛烈了,我感觉自己快要窒息了。

    韩晓雪嘿嘿一笑,说:“思思要是听见你这话,非打死你不可。”

    我一听这话,瞬间给我吓清醒了不少,暗想韩晓雪这妞该不会是故意给我下套,然后录音来一个反威胁吧?毕竟她和刘思思的关系非同一般,刘思思肯定宁愿信她,也不会信我。

    我没有往下接话,而是用余光瞟着韩晓雪手上的一举一动。

    韩晓雪噗呲一声笑了出来,说:“你这是有多怕思思?我一提到她,你瞬间瞎焉了。”

    我琢磨了下,直接把我的顾虑说了出来,我淡淡笑了笑,说:“雪姐,我现在发现了你的秘密,你该不会想怎么整我吧?”

    韩晓雪整理了下衣服,挤眉弄眼地说:“这得看你表现了!”

    我见韩晓雪并没有动用手机录音的意思,于是义正言辞地说:“雪姐你放心,刚才的事,我绝对不会在任何人面前提半个字,尤其是刘思思。相信你也看得出来,其实我对刘思思是有很大意见的。从某种意义上来说,我们是一条船上的人。所以,我肯定是向着雪姐你的。”

    韩晓雪指了指我,笑得非常妩媚迷人,说:“小处男弟弟还是挺懂事嘛!”

    我听着小处男几个字特别扭,于是说:“雪姐,你能不能换个称呼,别总是小处男小处男的叫。”

    韩晓雪哈哈大笑起来,说:“好的,小处男弟弟。以前很少和小处男弟弟相处,没想小处男弟弟还挺可爱。”

    我把话题岔开,问韩晓雪,刚才那个男人是谁。

    韩晓雪没有告诉我,只是说很快我就会知道。

    我又问韩晓雪为什么要接近刘思思,她和那个男人有什么目的。

    韩晓雪笑了笑,说:“想知道?”

    我很自然地点了点头。

    韩晓雪笑得更加邪恶了,说:“那你让你父母先给你找块土地。”

    我一愣,说:“什么意思?”

    韩晓雪悠悠地说:“好埋葬你啊!”

    我算是明白了,韩晓雪意思是,我要想知道她和男人之间的事,那就只有死。

    我感觉韩晓雪没有开玩笑的意思,所以我也识趣,没有再继续问下去了。不过心里有些担忧,毕竟刚才发现了她和男人的秘密,我甚至还动手打了那个男人,即便韩晓雪不在乎,可那个男人会放过我吗?

    韩晓雪是个聪明的女人,看出了我的心思,笑嘻嘻地说:“小处男弟弟怕啦?”

    我直了直身体,强装镇定地说:“我有什么好怕的?”

    韩晓雪随即坐在了床沿上,双腿叠加在一起,拍了拍边上的位置,示意我坐在她旁边。

    我坐下后,韩晓雪又拍了拍我的胳膊,说:“放心,你刚才算是救了姐姐,姐姐不是忘恩负义的人,姐姐会保护你的。”

    我看着地上的半条内库,再看了一眼韩晓雪两条洁白的大长腿,心中忍不住一阵遐想,想着想着,整个人又开始不淡定了。

    我点头笑了笑,没说话。

    韩晓雪突然伸了个懒腰,语气懒洋洋地说:“说吧,你是怎么知道我在这儿的?还有,大门你是怎么打开的?我可记得很清楚,大门是关着的!”

    我没有隐瞒太多,把我是怎么吃饭,怎么看见熊孩子用细铁丝刮车……到最后怎么拿着细铁丝开门都说了。

    我说完之后,韩晓雪笑了笑,说:“看来咱们还挺有缘分呢!你说咱们上辈子是不是有什么关系?比如……我是你妈?哈哈……”韩晓雪说完,忍不住大笑起来。

    我无奈地笑了笑。

    韩晓雪笑完之后,继续说:“不过这辈子,我可不要当你妈,我生不出你这么大的儿子。”韩晓雪说话还真是够损的。

    我两在前世今生的话题上聊了聊,我聊得正有兴趣时,韩晓雪却突然把话题转移了,一脸猥琐地问我:“听说有天晚上,你趁着思思睡着,差点把思思给强上了?”

    我愣了下,说:“她怎么给你说的?”

    韩晓雪晃了晃了头,说:“反正尺度说得挺大的。”

    我觉得很冤枉,把那晚发生的事一五一十的告诉了韩晓雪。

    不过我再三强调,那晚我是经过刘思思同意之后,才动的手。

    我把事情阐述完之后,没想到韩晓雪竟然一副色眯眯的姿态问我:“你摸着思思的身体,是什么感觉呀?”

    我整个人顿时就懵了。

    韩晓雪咬了咬嘴唇,表情更加邪恶了,说:“那你是不是知道思思那个地方……嗯?”韩晓雪点到即止,没有继续说下去,而是冲我疯狂地挑眉。

    韩晓雪后面还想说什么很明显,无非就是问我是不是知道刘思思那个地方无毛。不过我装疯卖傻地说:“雪姐,我不太懂你的意思。”我说这话时,心中却想,我不仅知道刘思思下面无毛,我还知道你下面也无毛,只是不太确定,你下面是刮的还是天然形成的。

    韩晓雪切了一声,突然话锋一转,极具挑逗性地说:“那天你贸然回家,走进屋看见我和思思在一起……你当时一定看爽了吧?好看吗?”

    我哪好意思接话,低着头看着自己的大腿。

    韩晓雪继续说:“你说,我和思思,谁的身材好呀?”说着,用胳膊肘碰了我一下。

    我被韩晓雪的言行举止刺激得浑身发热,我吱吱唔唔地说:“我……我……我不知道……我没看清楚。”

    韩晓雪拍着大腿狂笑不止,笑了好一会儿才停下来说:“真不会说话。那你说,我和思思,谁漂亮啊?”

    我反应过来了,韩晓雪这是变相的想让我夸她呢,于是我冲韩晓雪笑了笑,说:“这还用说吗,肯定是你漂亮。”

    韩晓雪突然弯腰抬头看着我,她手掌托着下巴,双眼瞪得滚圆,水汪汪的,妖娆地说:“真的吗?”。

    我嘴里就像沙漠一样干燥,不停地翻滚着喉结,点了点头,说:“真……真的。”

    韩晓雪坐直了身体,笑了笑,说:“小处男弟弟还是个小色鬼呢。”随即,话锋猛转,继续说:“小处男弟弟知道TP吗?”

    我心想,刘思思平时会玩一玩英雄联盟,韩晓雪应该也会玩。于是,我点了点头,说:“知道。”

    韩晓雪笑得很诡异,说:“哟呵,平时没少关注吧?”

    我说:“偶尔玩玩,估计技术还没你和刘思思好呢。”

    韩晓雪两颗眼珠子都快瞪出来了,说:“你给我说说,TP是什么意思?”

    我突然感觉有一种不详的预感,没有底气地说:“传……传送。”

    韩晓雪一边笑,一边猛点头,说:“对对对,你说得没错,是传送,是传送。”随即又问我:“你知道我和思思在一起,我充当的是什么角色吗?同性恋也有老公、老婆的叫法。”

    我第一次发现韩晓雪和刘思思亲热时,就听刘思思叫韩晓雪老公,不过当时她俩并没发现我,所以,韩晓雪问我这个问题,我故意说:“这还用说吗?你这么温柔,刘思思那么彪悍,你肯定是老婆了。”

    韩晓雪眉头挑得飞起,说:“你错了,我才是老公。”说罢,移动了下身体,与我贴身而坐,将一只手搭在我大腿上,柔声细语地说道:“我还有个秘密要告诉你,你想知道吗?”

    我心跳好不容易才平稳下来,可被韩晓雪突然的这一系列行为再次刺激开来,砰砰砰地狂跳不止。

    我装着很淡定的样子,说:“什么秘密?”

    韩晓雪突然起身,蹲在了我正前方,双手放在我膝盖上,说:“我和思思都会怀你的孩子。”关于刘思思和韩晓雪都怀我孩子的事,我第一次偷看她两亲热时,就已经知道了。不过,当初偷听她和刘思思说的这事,和现在韩晓雪当着我的面说这事,虽然都是同一件事,但这种感受是完全不一样的,我感觉整个人都快飞起来了。

    我兴奋之际,还没来得及开口说话,韩晓雪则是继续惊天一语:“你是思思的老公,我也是思思的老公,你说我们两个老公一起在床上玩,会不会很刺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