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章 有些失望

    更新时间:2018-11-06 16:45:33本章字数:1896字

    “十八年第一次下山,听老头子说,城里的妹子都可好看,比起大婶还要美!也不知道他说的是不是真的!”

    树林阴翳,一条杳无人踪的山路中,一个背着破旧帆布包的少年一边走一边自顾自的叨念着。

    虽然夏雨长得不矮,一张小脸面部线条也十分秀气,可总的来说,他是个标准的“土鳖”。

    比如,一直到如今,他还认为天底下最漂亮的女人是山中,那个抱着个胖娃娃,腰比水桶还粗的那个收山货的大婶,尽管她已经是一个孩子的母亲了。

    还有他的名字,听起来还算不错,可实际上是在三岁的时候,他还没有名字,某个无良师傅,一拍脑袋,想了起来自己身为师傅的责任来,抬头看了看天,那时正好是夏天,凑巧天空中飘着淅淅沥沥的雨点,于是乎,夏雨便有了名字……

    由此可以想象,得亏当初下的不是冰雹,或者干打雷什么的,否则今后那些世界上知名报刊,刊登的名字就是什么夏冰雹,夏打雷了。

    至于呆在山上这些年,夏雨可没少受那老东西的折腾,他所传承的巫医之术,来历神秘,之所以现在他能出山,是因为师父认为他已经到了能独当一面的程度了。

    要知道能为了获得老家伙的认可,夏雨从四岁开始就被逼迫着用真实的尸体来认穴,每晚用挤满了不知名毒虫的药液浸泡身体,甚至还要顶着山中猛兽的威胁去认药采药。

    可以毫不客气的说,夏雨的青年时代就是一张茶几,上面摆满了各式各样的悲剧……

    当然好处也有,十九岁的夏雨可说是一身莫测无双的医术,以及强悍的身手,毕竟整天和山中的那些狰狞野兽做斗争,不强他根本活不到这个年纪。

    “救命,救命,救命……”

    耳边传来一些声音,来自一名女子,刚开始的呼喊还有些力气,可没过一会儿这声音就虚弱了下去。

    也就是夏雨,换做任何一个普通人,都无法在这密林之中准确的找到声音的来源。

    “除了那几条大道以外,这别的地方是不可能有人的啊!”夏雨有些困惑,循着声音朝着密林深处走去。

    毕竟听到有人喊救命了,而且还是个很好听的声音,想着老头子所说外面有很多,比起大婶还要漂亮的女人,夏雨的心里面就痒痒的,所以于情于理都得去看一看。

    夏雨微微凝神,辨得了声音的方向,稍后身形好似一阵疾风,眼前的密林的枝杈,对他来说仿若无物一般,似猿猴般矫健,冲着声音的方向迅速而去。

    宋伊人此刻整个人半摊在地上,只觉得头很晕,身子更是不受自己的掌控。

    别说爬起来了,就连求救的声音都逐渐低了下去。

    难道我这就要死在山里了吗?

    我还不想死啊!我连男朋友多没有过呢!

    “求求你老天爷,我不想死,你派人来救救我啊!”宋伊人心底默默道,曾经在梦里她无数次的梦到过,在自己遭遇危险的时候,自己命中注定的那个人,脚踩着七彩祥云,突然出现拯救她于水火之中。

    那个人他高大威猛,面容俊朗,目含深情……

    也不知道是不是宋伊人来自心底的呐喊真的感动了上苍,她感觉在自己逐渐模糊的视线当中,真的出现了一个身影,虽然和自己想象的不太一样,可身材修长,面容看起来很是秀气。

    白马王子,真的出现了吗?

    天气酷热,宋伊人本来想旅游避暑,孤身一人来到山中,结果一时贪玩便走丢在了这荒山野岭之中,结果坐着休息没一会儿,感觉屁股底下一阵刺痛,接着就整个人瘫软在了地上。

    雪白的大腿完全呈现在了夏雨的眼前,悄悄的屁股勾勒出一道引人遐想的弧线,若是一般人看到这种场景,内心恐怕早就泛滥了。

    可夏雨是一般人吗?

    显然不是,看到眼前趴到的宋伊人,悠悠的叹了口长气,眼神中带着些许的怨念,说好的堪比大婶一样的美女呢?

    那走起路来都能摆动的肥臀,还有那堪比炸弹一般的山峰,所以这就是老头子说的外界美女?

    夏雨陡然生出了一种被欺骗的感觉。

    不过他还是叹了一口气,身为医生,即便病人再“丑”,他也不能见死不救!

    说完他弯下身子将宋伊人拦了起来,这么一抱,夏雨心神陡然一荡,作为她实打实接触的第一个女人,虽然长得不咋样,可这身上的气味到还不错。

    将身子放躺之后,夏雨观察了一下宋伊人的面色,煞白的脸上带着些许的青色,用手指分开宋伊人的柔唇,他看了一眼里面,顿时明白这女人应该是中了蛇毒。

    说完就开始用手在宋伊人的身上摸索,来寻找中毒的地方在哪里。

    虽然夏雨没别的心思,可宋伊人心里面慌得不行啊!

    本来以为是个王子,却盼来一个流氓,抱起我还不说,这变态居然用手指头扣我嘴巴,还把手指头放在我的舌头上婆娑。

    接下来更过分,居然用手在我的身体上来回摸索。

    宋伊人真的快哭了,没想到自己一时冲动来山中旅游会碰到这些事儿,小命不保也就算了,居然还遇到这种灭绝人性的流氓。

    想起之前自己看过那些暴力色情的影视作品,她越想越害怕,她的美丽她心里可是清楚的,别说自己任人采摘了,就算是平常都有人对自己露出那种眼神。

    可越想她就越怕,但偏偏怕什么就来什么,宋伊人突然感觉到了下身一凉。

    她想死的心都有了,他……

    他居然脱掉了我的裤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