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20章 她是沾了会上瘾的毒

    更新时间:2018-11-07 20:35:10本章字数:1515字

    他这个简单的动作其实很性感,性感中透着一丝邪气,不晓得有多少妙龄少女会为他倾倒。

    可秦婳只觉得愈发危险,接连后退了几步,眼神里满是防备。

    裴晋阳不紧不慢的威胁,“乖乖过来,等我亲自过去,这酒就不是这么喝了。”

    秦婳皱着眉,不明白他语气里的意味深长是什么意思。

    他见她着实不肯主动上前,便真的起身,迈着长腿步步迫近。

    秦婳躲闪不过,被他攥住手腕拖至沙发。

    男人屈膝压制住她的双腿,继而竟伸手直接拿起了酒瓶。

    秦婳预感不妙,“你,裴晋阳你要做什么……”

    他目光玩味地瞥了眼瓶口,另一只手骤然捞起她一条大腿,“我说了,乖乖过来就用嘴喝酒,等我亲自抓你过来,就要换个地方喝了。”

    秦婳后知后觉地领悟他邪恶的暗示,顿时从脸颊红到脚趾。

    “你变态!松开我,裴晋阳你松开我!”

    她扑腾着两条腿挣扎着,他手劲却如此之大,愣是不肯松开她大腿。

    秦婳急得眼眶都有些红了,又倔着不肯服软求他,只梗着小脖子冲他吼:“你这个死变态!放开我!你若是真敢……信不信我杀了你!”

    裴晋阳本就是逗她,见她如此害怕,像是全数当了真似的。

    不由得愈发来劲,手指抚弄着她大腿滑腻的皮肤,语气暧昧地道:“上面这张小嘴不肯喝,那就换一张听话的小嘴……”

    “杀死我?夹死我倒是可以考虑。”

    他手上力道控制不好,秦婳被他掐得皮肤生疼,双眼愈发湿润了,又羞又气,有些绝望地冲他道:“你何必救我,你这样……比那些流氓过分多了!”

    秦婳以为自己能忍住的,可或许是喝了酒的缘故,情绪有些收不住,猝不及防就涌了两颗硕大的泪珠出来。

    她觉得狼狈,就扭脸躲开。

    裴晋阳却松了手,将酒瓶搁在一旁,伸手抹去她脸上的泪珠。

    秦婳触电一般,下意识想躲。

    男人掌心抵住她后腰,将她控制在自己怀里,大手有些笨拙地抹着她脸上的水渍。

    秦婳呼吸平复了些,似是意识到裴晋阳不过是开荤腔戏弄她,并不是真的要……

    他捏着她的下颌,细细打量着她的眉眼,忽然扯着唇角嘲笑,“这么不经逗,好歹是黑道大族的闺女,胆子就这么一丁点儿大,嗯?”

    秦婳闷着头半晌没吭声。

    她还以为裴晋阳会放过她,可等她平复了一些,他依旧端起倒好的酒杯送至她唇边。

    “喝完它。”

    秦婳胃里已经很不舒服了,自然摇头拒绝。

    何况这里是裴晋阳的地方,若是她喝到断片,裴晋阳还会放过她么,她没有这种底气。

    两人僵持了半分钟,男人勾了勾唇角,径自喝了一大口,继而推了下她肩头,将她摁进沙发里,俯身封住她的唇。

    少女的嘴唇娇软无比,隐约透着一股甜腻的滋味,他嘴里的酒液哺入她口中,她有点被呛到,咳了两下,很快就被他探入的舌头狠狠席卷了咽喉。

    他将所有的酒都度了给她,唇角的弧度愈发得意,“酒好喝么,以后要不要常去那种地方喝酒?”

    她还没来及摇头,再度被他吮住了唇。

    “小小年纪学乖一点不好么,今晚若是我没赶到,你被那些人弄死都没人知道。”

    秦婳听他的口气觉得他是做长辈的瘾发作,又想教训她。

    一开始还勉强能承受,可随着这个吻被加深……

    她听着两人唇齿纠缠间的滋滋水声,很快就意识到这个吻的尺度有多么危险。

    她开始不顾死活地挣扎捶打,用膝盖重重撞击他腰腹,然而一点用都没有,男人高大伟岸的身躯就像是一座山死死压着她,令她动弹不得。

    裴晋阳起初也认为一切都收放自如,可身下这个女人的唇像是沾了会让人上瘾的毒,毒里还掺着蜜糖,让他割舍不下。

    当他滚烫的手掌探入她大腿内侧的时候,秦婳狠狠咬破了他的嘴唇。

    她带着一点委屈的腔调,红着小脸道:“你不是说过,强求得来的东西也没什么意思么……你说过不会强迫我,你的信用呢?”

    裴晋阳的手就落在她娇嫩的温热的皮肤上。

    他呼吸急促,眼瞳中透着一股浓浓的欲。

    他早已不记得自己说过什么。

    滋味如此鲜嫩的女人,此刻根本没机会从他身下逃脱。

    是强求亦或是自愿,根本就不重要了。

    他幽深的瞳孔剜着秦婳,像是下一刻就会撕碎了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