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22章 不死也要褪层皮

    更新时间:2018-11-07 20:35:10本章字数:1522字

    她身上的气味成为引爆秦御情绪的导火索。

    秦婳眼睁睁地看着他双瞳之内的神色变得极为可怖。

    危急关头,她脑子转得还算灵光,及时意识到是她身上的气味引起了秦御的怀疑。

    裴晋阳身上有一股淡雅的香气,虽然很淡,但似乎每次凑近他总能闻到,这是一种留香很长的气味,难怪会沾染她身上。

    她狠狠咬了下自己的唇,抬高了下颌直视他,“是,是裴晋阳救了我和童溪。”

    她忽然开口坦白,只见秦御瞳孔抽了抽,脸色依旧铁青。

    在已经落得证据的前提下,她没必要隐瞒下去。

    撒谎只会徒增他的怒气。

    何况她自认清白,并没有做对不起他的事。

    念及此处,她不顾自己衣衫破碎,挺直了背脊,声线清晰地陈述道:“也许是哥哥最近太忙,没什么时间陪童溪,也或许是她有些婚前焦虑,今天她求着我带她去你名下的场子找你,我不敢带她进你的场子,若是看见不该看的,影响颇为严重,情急之下,我就带着她随意逛了下临近的几间场子,她跑得太快,误闯了客人的包厢……”

    秦御的脸色并未和缓,反而伸手扯落了她的胸衣。

    女孩上身的皮肤尽数暴露在空气中,禁闭室很是阴冷,她忍不住瑟缩了一下。

    但没有躲闪,目光仍旧平静地直视秦御的脸。

    他修长白皙的手指把玩着她胸前娇嫩的肌肤,力道一下比一下重。

    捏得她有些疼,脸颊也渐渐泛起绯红的颜色。

    “扯那么多没用的,我只要听姓裴的为什么救你,你和他都背着我发生过什么,说!”

    秦婳被他掐得恐惧,最后一下力道重得像是要揪下来似的。

    她太害怕这个样子的秦御,一时间不知道该怎么组织语言,只怕一旦失言就没有翻身的可能。

    秦御的呼吸逼近她,声线里透着阴狠,“我告诉过你背叛我的下场,你是迫不及待要去红-灯-区当只廉价鸡了是么。”

    秦婳瘆得慌,以他从前处置背叛他的女人的做法来看……

    她有理由相信这件事解释不清的话,自己是真的可能落得那种下场。

    印象中他曾经非常宠爱那个漂亮的小姑娘,可最后她被一群流浪汉摧残整夜,满身污秽肮脏地死去。

    秦御对那个小姑娘算是视如珠玉,她要什么就买什么,百依百顺。

    而他对自己不过视为发泄的床奴,秦婳实在觉得自己没资格和那些受宠的姑娘相提并论。

    所以她必须撇清自己,不能为了无端的罪名惨死。

    ……

    秦婳深吸了一口气,咬着唇,两只摄魂慑魄的眼睛里闪烁着无辜的水光。

    “我没有!秦御,我没有背叛你,从前没有过,以后更不可能!我不知道裴晋阳为什么要救我,也许是因为事情发生在他名下的场子,他不想得罪你得罪狠了,我和童溪一个是你的妹妹一个是你的未婚妻,换了任何人都不会轻易动手……也许他是有心招惹我,那也是因为你的缘故,如果我不是你名义上的妹妹,裴晋阳或许连看都不会看我一眼!”

    虽然她尽可能把自己说得无辜,但这番话也算是句句属实。

    秦御眯了眯眼,手上的力道总算轻了一些。

    他仍是铁青着脸,薄唇冷淡地吐字,“你确定这么简单,裴晋阳都跟你说过什么,做过什么?”

    她沉着道:“说了些戏弄我的话,无非是嘲弄我被自己的继兄长期亵-玩……没做过什么,也许他根本就没兴趣对我做什么。”

    秦婳撒了谎,背部绷紧了一阵酸麻。

    那个炙热火-辣的深-喉吻清晰回荡在她脑海中,她却只能面不改色地全数隐瞒。

    如果被秦御知道,她就算不死也要褪层皮。

    秦御的眼神明显缓和了一些,至少已经大半相信了她的解释。

    他伸手托起她的下颌,讽刺地勾了勾唇角:“被我睡,你很委屈?”

    她盯着男人的眼睛,以她对他的了解,既已开始嘲弄她,自然是已经信了她的话。

    她略微松了一口气,不管秦御要怎么惩罚她,至少命是保住了。

    “我委不委屈不重要,哥哥一贯想怎样就怎样,我哪有资格反抗?”

    秦御眯着眼,忽然拧着她的腕子将她从地上拽起来。

    他略微推了她一把,面无表情地命令到,“自己脱光,手扶着墙,撅好。”

    秦婳脑子狠狠嗡了一下。

    禁闭室就是一个空空荡荡密闭的小房间,没有暖气,没有灯光,连桌子都没有,四面都是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