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23章 别打我好不好……

    更新时间:2018-11-07 20:35:10本章字数:1552字

    在这种地方行风月之事,令她有一种自己卑微下贱至极的感觉。

    她心里是抵触的,小声道,“现在吗?可是小溪就在楼下,她今天受了惊吓,哥哥要不要去陪陪她……”

    秦御好整以暇地睨着她,玩味地道,“禁闭室环境清幽,隔音又好,你叫得再大声也传不出去,还是说……你希望下楼当着小溪的面表演给她看,让她亲眼瞧瞧自己的好闺蜜在我身下有多騒?”

    她垂下视线,秦御这种态度,她就知道没有转圜的余地。

    他想做的时候向来是不考虑时间地点的,她只有承受。

    何况此刻他气还没全消,男女之间的问题,的确没有比一场情-事更速战速决的解决方式了。

    好不容易把这件事翻篇,秦婳不想再招他发火。

    她小步踱至墙边,缓缓褪下了半裙和底-裤……

    男人的声线在黑暗中显得轻佻无比,“撅高一点啊,这里黑灯瞎火的毛都看不见,你害羞个什么劲,自己分开。”

    秦婳羞赧得连脖子都已红透。

    她背对着他等待了许久,身后终于传来他解开皮带的声音。

    他炙热的掌心拍了拍她的臀,邪肆地道:“撅这么低,是想让我给你后门开-苞吗?”

    她狠狠抖了一下,想死的心都有了。

    秦御老早就想进一步开发她的身体,很多方式都已经尝试过了,但那一层她实在接受不了,每次都用各种借口搪塞过去,甚至哭着求他用别的方式代替。

    这才一直保存完好至今……

    男人感觉到她在颤抖,同时乖巧地将腰部塌下去,尽可能抬高臀部。

    秦御明知道她怕什么,就愈发变本加厉,手指覆了上去,“要不要试试啊,滋味不错的,你会爽上天。”

    少女带着哭腔,柔柔弱弱地求他,“不要,真的不要,求你了,正常点,求求你……”

    秦御倒是没勉强她,大手托住她的腰,直接就撞了进去。

    ……

    这一回非常受罪。

    秦婳的臂力太小,秦御抱着她的腰,她整个人几乎是悬空着,双手根本撑不住墙壁,脑袋几乎撞在墙上。

    后来秦御大概也抱累了,将她放下来,却拾起了丢在地上的皮带。

    皮带尖端冰凉的触感抵在她臀上,秦婳哆嗦着哭,“别打我,哥哥别打我好不好……”

    秦御用那冰凉的东西来回抚弄着她的身子,威胁意味十足,“怕疼啊?秦婳,你应该知道,我对你仁慈的前提是你这具身子仍是干净的,若是你脏了,我对你最后一丝怜悯也将不复存在,到时候可不是区区皮肉之苦而已。”

    “我不会,你信我好不好,我真的不会,我再不接触那个人了,我从来没有主动接触过他,只是巧合而已,我真的没有做过背叛你的事情,连想都没有想过!”

    也许是秦婳的坚定让男人熄了火。

    他没用皮带抽她,只是绑住她的手腕,又做了一次。

    …………

    秦御下楼之时,童溪仍提心吊胆地乖乖坐在沙发上等他。

    今晚发生的意外令秦御第一次对她发火,秦婳回来之前,他就训斥了她几句。

    童溪怕极了自己会失宠,更怕秦御一气之下会取消婚约。

    所以没有秦御的吩咐,她不敢上楼休息,更不敢回童家。

    好不容易等到他下来,秦御坐在她身侧,她小心翼翼地挽住他的胳膊,“阿御,我知道错了,我以后再也不乱跑了,你还生气吗……”

    秦御脸上没什么情绪,只拍了拍她的手背,还算温和地道:“我怎么舍得生你的气,以后别胡来,叫我白白担心。”

    童溪只觉得他关心自己,眼里闪着感动的光,重重点头。

    “那,婳婳呢……婳婳其实一点错都没有,她都是被我连累的……”

    他淡淡道,“我训了她几句,让她回房休息了。”

    童溪脑子里懵了一下,忽然生出一种难以抑制的疑虑。

    秦御上楼那么久,也不在书房,唯一的可能就是在禁闭室教训秦婳。

    可哥哥教训妹妹,要怎样教训才会从晚上九点耗到凌晨……

    她盯着秦御的脸,又看了看楼上,那股可怕的怀疑再也止不住了。

    她忽然激动地抓住秦御的手,“你是不是打她了?阿御,你这样会制造婳婳和我的矛盾,我们感情一向很好,她很快就是我的小姑子……”

    “我没打她,好了好了,我叫她下来。”

    秦御意味深长地看了她一眼,两个人眼神交流时似乎有一种心照不宣。

    佣人上去通传,秦婳下楼时已经换了一身干净的睡衣。

    童溪看着她苍白的脸色,旋即便盯住她下楼时颤抖不止的双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