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24章 满是她的味道

    更新时间:2018-11-07 20:35:10本章字数:1544字

    童溪的目光从审视变得慌张,心里的猜忌像是得到了几分肯定。

    她上前去拉住秦婳的手,动作非常亲昵,表现出焦躁着急的样子,伸手掀开她的衣袖,嘴里喃喃道,“婳婳,你没事吧,都怪我非要拉你去那种地方,你哥脾气不好,你受委屈了……”

    秦婳说不紧张是假的,她看得出童溪并不是真的担忧她是否受伤,这么夸张的动作显然是在寻找她身上的某种痕迹。

    她不可能直接掀开她身上的睡衣,只能是掀她的袖子。

    好在她手臂上并没有留下什么痕迹,被皮带绑住的时间也很短,手腕上也没有留下什么。

    童溪一无所获,可她盯着秦婳的脸看了许久,又转而望向秦御。

    秦御极俊的脸十分冷淡,看起来波澜不惊,也没有丝毫的心虚。

    他任由童溪闹腾,等她安静下来才上前搂住她的肩头,声线温柔得仿佛能滴出水来,“好了,宝贝儿,现在相信了吧?我哪有打她,只不过训斥几句让她跪了一会儿罢了,秦婳都长到这么大了,我打她做什么。”

    童溪他在怀里被安抚住,似乎也意识到自己的失态。

    她小鸟依人地伏在他怀里,“是我反应大了,阿御你也知道,婳婳是我最好的朋友……”

    秦御又哄了她几句,他绅士耐心的样子是秦婳从未见过的。

    秦婳面无表情地站在原地看秦御表演,直到他搂着童溪上楼进入主卧。

    ……

    秦婳在楼下喝了一杯水才上楼。

    她心情有些沉重。

    童溪从小就机灵,她不会一直被蒙在鼓里,即便秦御短期内能唬住她,可等大婚之后,她住进秦家别墅,三个人朝夕相对,他们兄妹间这层见不得人的龌龊关系还能瞒住多久?

    也许童溪现在已经有五成怀疑。

    她刚才从禁闭室出来,只回房换了衣服,根本来不及洗澡,身上都是秦御的味道。

    那么秦御身上……自然也满是她的味道。

    童溪说过她怀疑秦御有别的女人,就是因为味道。

    她和童溪如此亲近……童溪会辨认不出她的味道么。

    ……

    托着酸痛沉重的双腿上楼,她太累了,实在没心思想太多,只想尽快洗澡然后睡觉。

    可秦婳刚进了浴室,房门就被打开,秦御阴沉着一张脸将她从浴室揪出来,直接丢在床上。

    他根本不给她反抗的余地,动作粗暴地扯掉她下身的衣物,检查了一下。

    秦婳只当他还没满足,就一直用手推拒着他。

    “秦御,你住手!小溪已经怀疑了,你没感觉到吗?她现在还没睡,你想被她发现吗?!”

    秦御却并没有进一步的举动,只是沉着脸色冷冷地命令:“不想做就闭上眼睡觉,明早再洗。”

    她一怔,没明白他的意思。

    只见男人盯着她身下,一字一句森冷地道:“含着我的东西,明早之前不准洗。”

    秦婳猛然觉醒,他是故意的。

    在禁闭室做的两次他就故意弄得她很满,小腹都难受得鼓胀。

    当时她没心思留意,现在才意识到他所作所为都是为了令她尽快受孕。

    她像只炸毛的小兽扑腾起来,“我不要!我不要怀孕,你真的是疯了,神经病!”

    秦御将她死死摁在身下,顺手扯了她腰间的系带捆住她双手,将她双手缚在床柱上。

    他面色阴森,丝毫不容置喙的口吻,“受罪也是你自己作的,就这样睡,明早自会有人给你解开。”

    …………

    秦婳就这样睡了一宿,醒来的时候双手果然已经被解开了。

    可酸疼的感觉依旧强烈,她揉了揉手腕和胳膊,心情阴郁地起身沐浴。

    这样下去后果真的难以想象,她被秦御派人盯着,藏起来的避孕药都被扔掉了,再不想法子,她可能很快就会怀孕。

    想要躲避秦御的耳目去医院打避孕针,最好的机会是趁着去医院探望乔湘的时候进行。

    ……

    秦婳沐浴后下楼用餐,童溪竟然还没走。

    秦婳怔怔地问,“你今早不是有课吗?”

    童溪笑了笑,“昨天受了惊,不太舒服,请假了,对了,婳婳,你最近脸色一直很差,要不要我陪你去医院看看啊,正好我今天要去做产检。”

    秦婳下意识看了看她的肚子,“我没事,你快三个月了吧,是该检查一下……我哥没空的话,我今天没课,我陪你去也好。”

    她陪童溪去医院做常规的检查,检查结果很理想,童溪听医生说着恭喜的话,脸上笑开了花。

    她拉住秦婳的手,贴在自己的小腹上,意味深长地道:“婳婳,你快要有个小外甥了,开心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