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26章 身败名裂

    更新时间:2018-11-07 20:35:10本章字数:1522字

    少女未及躲闪,被他有力的手指攫住了下巴。

    他炙热的呼吸未曾离开她脸颊。

    丝毫不留情面地讽刺道:“他的订婚宴要你来致辞,秦家大少还真是足够薄情残酷,你不难受么,不别扭么。”

    秦婳拧着眉头,像是被他洞穿心事,很难掩饰本就糟糕的情绪。

    她屈膝撞开他,伸手便要去拉更衣室的门。

    裴晋阳没有拦她,只是用低沉的声线冷淡地警示她,“秦婳,对女人而言,选择的重要性不言而喻,有些事情选错了,等同于走了一条歪路,泥足深陷,一发不可收拾。”

    秦婳落在门把上的手略微僵持。

    她意识到裴晋阳在暗示她什么,或许是警告。

    但是他表达过于隐晦,她没有足以与他打哑谜的情商。

    耽搁不得,她最终还是推门而出,不曾回头。

    ……

    秦婳回到宴会厅的时间正好,主持人的暖场刚刚结束,正好轮到她上台致辞。

    她整个人忽然变得平静,静如一潭死水。

    她没有怯场地走上台,握住主持人交给她的麦,沉着背诵那一篇童溪亲手所写的致辞。

    秦婳根本不知道,她站在台上,身着浅紫罗兰色的礼服,看似娇俏夺目,荣光备至,可实际上,距离身败名裂……咫尺之遥。

    “小的时候父亲母亲都忙,我和哥哥相依为命,哥哥年长我九岁,长兄如父,我自小便敬重他,如今哥哥遇到了真心相爱的女子,而这个美丽的女子,正是我的闺蜜童溪。哥哥和嫂嫂郎才女貌,天作之合,我羡慕又感动,在此诚挚地祝愿哥哥和嫂嫂早生贵子,白头偕老。”

    秦婳的嗓音偏软,有一种小姑娘惯有的绵羊音,但并不黏腻,只觉得悦耳动听。

    致辞的最后一段朴实而又感人,台下的众多宾客都纷纷泪目。

    接下去就到了订婚宴的高-潮,宴会厅四面的大银幕开始播放这对新人从相识相知到相守的全部过程,以相片组成视频的模式进行,都是彩排过的流程,一切按部就班。

    秦婳大方得体地微笑着,眼里却毫无神韵。

    直到大银幕上的图片播放戛然而止,耳畔忽然响起刺耳婬糜的声音——

    “不要,哥哥,太深了……”

    秦婳脑波爆炸,呼吸停止,瞳孔剧烈地抽搐,惊恐地盯向银幕——

    温馨浪漫的画面变成了当众直播的桃-色限-制-级电影。

    一对男女交缠在一起,激烈刺激。

    光线很暗,很显然是在私密的空间内被偷偷录制的。

    女主人公的身体被打满了马赛克,关键的内容完全看不见,但马赛克下透着肤色,看得出是全luo的状态。

    更荒唐的是……女主人公的面部是清晰的,好像还后期打了光,无比清楚地呈现着面部的轮廓和五官。

    众宾客的目光从茫然变换到惊愕,又从惊愕变换到猎奇,最终将目光辗转到秦婳脸上——

    银幕上的女主人公明显就是新郎的继妹——两分钟前还站在台上深情致辞的秦家小千金。

    秦婳整个人怔在原地,浑身的血液集中到脑补,脸颊和脖子同时充血。

    她极度羞耻之中首先怀疑的对象是童溪。

    童溪显然已经猜忌她,并且私下给过她委婉的警告。

    要求她上台致辞也是童溪的安排。

    一切仿佛都充满了算计……

    秦婳望向童溪,仿佛在质问她。

    可童溪却用凶狠而悲愤的眼神剜着她,眼里充满了一个被带了绿帽的女人应有的羞愤和绝望。

    童溪眼里的绝望和震惊不像是演出来的。

    秦婳愈发的错愕,她将目光转向童溪身旁的秦御。

    这个男人面无表情,像一位倨傲冷漠的王侯。

    冷淡地瞥着银幕,好似对周围的一切都闻所未闻,事不关己一般。

    ……

    发生如此令人震惊的意外,那正在播放的视频本该尽快停止。

    可却没人去操作它,竟任由那不堪入目的画面持续刺激着看客们的眼球。

    画面中的男主人公同样被打了买赛克,但没人认不出那是秦御本尊。

    他匍匐在继妹年轻诱人的身体上卖力地驰骋。

    秦婳很快便招架不住,像只脆弱的奶猫一般呜咽求饶。

    “哥哥,疼……”

    “够了,不要了好不好?”

    “求你,求求你,好哥哥,轻点儿……”

    童溪的眼睛里像是要喷出火来,她身旁的姐妹开始挽住她的胳膊安抚劝慰。

    秦婳只觉得无地自容。

    她抬脚准备下台,高跟鞋却刮住了礼服的下摆。

    价格昂贵的礼服骤然崩裂——

    撕拉一声,暴露出少女白皙娇嫩的身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