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27章 这场风月大戏

    更新时间:2018-11-07 20:35:10本章字数:1548字

    这场刺激看客眼球的意外瞬间沸腾至高-潮。

    秦婳通体白雪,暴露出来的胸口却布满了暗红的吻痕——

    除了吻痕之外,更不乏各种情事留下的青紫痕迹。

    暧昧不堪,令人瞠目结舌。

    一个看上去乖巧安分的豪门千金,暗地里竟然干着长期诱引兄长的无耻勾当。

    她紧紧捂着胸口,关键的部位并未走光,下身也穿着安全裤。

    但礼服撕裂的场面已经足够刺激。

    江城名流圈里怕是几十年都难得有这样一场桃-色风月大戏。

    宾客从震惊中回过神来,不由得啧啧议论。

    那些令人脸红的词句尽数传入秦婳耳中。

    下贱、不要脸、和乔湘一样放-荡……

    隆重的订婚宴伴随着不堪入耳的议论声宣告终结。

    …………

    深夜时分。

    偌大的别墅客厅寂静得诡异。

    秦婳坐在沙发的角落,脸色泛着不正常的苍白。

    秦御阴着一张脸,面无表情地吸着一根又一根的烟。

    童溪隐忍了好几个钟头。

    哭得满脸精致妆容全都花了。

    她就像一个狼狈不堪的怨妇。

    攥紧了双拳,充满恨意,终于在临近崩溃的边缘,她挥舞着拳头扑向秦婳——

    秦婳生生挨了她几拳,并未闪躲,更不曾还手。

    童溪崩溃地大哭大吼:“贱人!秦婳,枉我当你是我最好的闺蜜,可你却是个不要脸的婊子!荡妇!你害我在全城的名流贵宾面前丢尽了脸!也害得我们童家颜面无存!秦婳,我永不原谅你,贱人!”

    有一拳她抡在秦婳的鼻梁上,打得她头晕目眩。

    秦婳鼻子泛酸,但仍旧沉默受着。

    直到化身泼妇一般的童溪抓着她的头发尖声质问,“我们不是朋友吗,为什么要这样伤害我,毁掉我的尊严婚姻和爱情!为什么你这么恶毒,秦婳!你别给我装死,你回答我!”

    咬牙隐忍的少女,瞳孔中终于起了几分波澜。

    她忽然攥住童溪的手腕。

    力道缓缓加大,竟是大到令童溪手部酥麻自动放开的程度。

    童溪错愕地盯着她,她从来都不知道秦婳的力道可以这么大。

    秦婳将她扯着自己头发的手掼在一侧。

    眼神从漠然变得有些嘲讽,她扯了扯唇角,声线清晰地反问,“童溪,你真的认为,是我毁了你的爱情和婚姻吗?”

    童溪的手被她捏得发麻隐痛,顿时愣在原地,嘴唇轻轻蠕动。

    秦婳哂笑出声,她面部的表情呈现出一种超出年龄的成熟和漠然。

    “你真的以为自己遇到真爱了么,你觉得秦御是真心爱你吗?”

    童溪浑身都颤抖起来,双手攥紧成拳,依旧没有回应。

    她继续笑着道:“如果他对你有一分真心,就不会在与你结下婚约之后夜夜爬上我的床,多少次你熟睡的时候,你心心念念的未婚夫就在隔壁与我彻夜苟且!”

    童溪终于承受不住,膝盖一软跌坐在地。

    她看着冷漠的秦御,忽然像个孩子一样嚎啕大哭,一边哭一边尖声咒骂:“你这个不要脸的贱人,你会遭报应的!秦婳,你一定会不得好死!”

    秦婳忽然起身,居高临下地瞥了她一眼,“我能不能好死还未可知,但若是有报应,你的未婚夫头一个不得善终!童溪,我不曾告诉过你这一年来我经历了什么,你只需要明白,我没有抢你的男人,更没有破坏你的爱情,我是被强-暴的,不管是第一次,亦或是昨晚。”

    受了巨大刺激的童溪坐在地上撒泼打滚。

    秦婳面无表情地上楼,房门正要合上的瞬间被一股强势的力道猛然推开。

    秦御将她推入房中。

    秦婳毫不闪避地盯着他恶狼一般的眼睛。

    她忽然笑了,然后轻松地坐在沙发上,翘起了腿。

    秦御贴着她身侧坐下,长指挑起她的下巴,“我乖巧伪善的妹妹竟然口舌伶俐至此,童溪已经够可怜了,你是要把你的好闺蜜逼疯么?”

    她扯了扯唇角,毫无预兆地扇了他一巴掌。

    这一巴掌她拼尽全力,打得她从手心一直麻到手臂。

    整条胳膊都是酸疼的。

    秦御脸上落下了一个清晰的掌印。

    她好似从未有过如此胆大包天而冷静无比的时刻。

    “哥哥,你这一出戏,真是给嫂嫂最好的订婚礼物了。”

    秦御铁青着脸,被她打得唇角抽搐。

    她丝毫没有畏惧地继续挑衅道:“我最先怀疑的是童溪,订婚前她曾经给过我委婉的警告,又央求我为你们致辞,但是我很快就排除了她。”

    “她那么在意这场婚事,断断不会亲手毁掉。”

    “是你,一切都是你的计划,秦御,你这个彻头彻尾的人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