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28章 从天而降的神祇

    更新时间:2018-11-07 20:35:10本章字数:1504字

    秦御极俊的面庞僵持许久,最终从唇缝中挤出一丝嗤笑。

    “女人太聪明了不好,收着点,该装傻的时候就装傻。”

    秦婳发麻的掌心颤抖起来,她愤懑无比地朝着他吼,“你做出这种事真的不怕遭报应么?若是不爱她,你就不该招惹她,就算是利用……为什么要把我牵扯进去,秦御,你玩弄我这具身子还不够么,把我当枪使,千万骂名让我来背,引导童溪把恨意发泄在我身上,你可真是下作到了极致。”

    男人脸上还挂着她的手指印,偏偏他邪肆的样子一点恼怒的意思都没有。

    他修长的手指把玩着秦婳的下颌。

    笑眯眯地道:“不来这一出,如何将咱们之间这点见不得光的勾当公诸于众?这下好了,江城无人不知,你是我秦御的女人,是自小就在我身边养大的,又被我从小草到大……”

    “你去死吧!”她羞愤崩溃,狠狠踹了他一脚。

    她气得胸腔剧烈起伏着。

    原来如此。

    原来秦御真正的目的不是把她当枪使,而是借此机会曝光他们兄妹的龌龊关系。

    他故意制作出那种纵情声色的视频,根本就是故意给裴晋阳看的!

    难怪他会在自己的订婚宴发请柬邀请自己的对手!

    秦御依旧不恼,甚至还舔着脸重重亲了她一口。

    “小乖,你在我身下叫得那么放荡,这下所有人都听到了,你无辜少女的面具可以撕下了,再没哪个男人敢捡我玩剩下的女人……”

    …………

    订婚宴那天晚上,秦婳厮打着将他赶出房去。

    后来的许多天,她都没有再见过童溪。

    童家与秦家不同,童家是做正经生意的,形象非常重要。

    童溪订婚宴被曝丑闻,童家一下子陷入公关危机,连股价都跟着暴跌。

    秦婳只能佯装平静地继续生活,如常去学校上课,下课后去咖啡馆打工。

    某天傍晚她收工后,往地铁站的方向走去。

    忽然冒出几个小混混模样的人将她围住,捆住她的手将她套进黑色麻袋,强行拖上了车。

    车子颠簸了很久,仿佛开了一段长途。

    秦婳什么都看不见,直到她被拖下车子丢在冰冷的水泥地上,头上的麻袋才被扯下。

    她环顾四周,看上去像是一个废弃的工厂。

    其中一个男人拍了拍她的脸,笑得婬邪,“这妞长得够水灵的啊,哥几个今儿有福了。”

    秦婳的上衣被扯开,她尖叫了一声,用手制止。

    “你们是什么人?我是秦御的妹妹,你们要多少钱秦家都给得起!”

    后头一个脸上带着麻子的男人冷笑道:“钱已经有人付了,秦大少的钱我们可要不起,你也不用太害怕,我们不要你的命。”

    不要命,也不为钱,那么绑架她纯粹就是为了糟蹋她。

    秦婳心里有了判断,抿着唇问:“是童溪花钱雇你们的么,还是童家?”

    一个男人拉住她的小腿,不干不净的手已经摸上她光洁如玉的皮肤,“到了这份上就别问这么多了,问了也没用,劝你最好还是顺从点,免得遭罪。”

    秦婳望着四周,车子开了那么久,必然已经开到了郊外。

    荒郊野岭,一处不知名的废弃工厂,没人能救她,不可能有人发现她。

    她心里有痛楚,更多的是对秦御的痛恨。

    她咬着唇进行最后的抗争,“我劝你们不要为了一点钱把命搭进去,秦御早晚会知道,到时候你们个个都要给我陪葬!”

    两个男人婬笑着同时拉开她的腿,“小妞牙尖嘴利的,看起来白白嫩嫩的还挺干净,装什么清纯啊,放开点,不是连自己的哥哥都睡过的吗,你好生伺候,大爷们会轻一点的。”

    果然和童溪脱不了关系。

    秦婳攥紧拳头颤抖着,绝望的片刻脑海中浮现出各种凌乱的记忆。

    其中包括她和秦御的初次。

    那天晚上她痛苦极了,从来没试过那么疼。

    秦御强迫她的时候她觉得屈辱,但不曾想时至今日即将遭遇的才是真正肮脏屈辱的事情……

    ……

    她双手被捆住,握紧成拳,指甲陷进肉里。

    她恨透了秦御,一切都是他的罪过,却全都报应在她身上。

    男人粗鄙的大手在她身上游移,就在她几乎要放弃的时候。

    耳畔忽然传来一声枪响。

    湿热的液体流在她身上,男人痛苦地嚎叫着。

    秦婳怔怔地看着自己身体上的血迹。

    裴晋阳迈着长腿大步而来,逆着光,被夕阳的光晕笼罩,竟像是从天而降的神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