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29章 你和秦御不过一丘之貉

    更新时间:2018-11-07 20:35:10本章字数:1524字

    秦婳被他褪下的风衣罩住身体的时候,仍然有些难以置信的不真实感。

    裴晋阳脸上并未呈现怒意,开口的声线却是她从未听过的阴森凛冽——

    “麻子,谁给你的胆量动我的女人。”

    那个满脸麻子的混混慌乱错愕,“裴、裴爷,这里头是不是有误会,这,这不是秦御的女人吗,是童家给钱雇我这帮兄弟糟蹋她的……”

    裴晋阳面无表情地抱起她,甚至都懒得施舍这些地痞一个眼神,只微抬下巴对自己的副手示意。

    副手得到指示,上前递给那麻子一把枪。

    “裴先生的意思很简单,谁碰了她,用哪儿碰了,就废哪儿。”

    方才那个用手摸她的男人被裴晋阳亲手崩了一枪,此刻已经倒在血泊中晕过去了。

    这几个混混面面相觑,猛然齐齐跪在地下拼命磕头。

    “裴爷您开恩,开开恩啊!我们真不知道这是您的人啊,若是知道,便是给我们一百个胆子也……”

    那混混话音未落便被打爆了胳膊。

    旁边的一个直接吓得尿了。

    裴晋阳感觉到怀里的小女人瑟缩了一下,他板着脸抱着她上车,后续的发落自然有他的副手处置。

    …………

    车内。

    秦婳显然没从那场意外中回过神来,她双目有些空洞,两只雪白的小手攥紧身上的风衣,抖个不停。

    裴晋阳敞开手臂将她搂紧,喂她喝了一口水。

    她眼里的惊恐像是被轮女干过后的模样,一点都不像是未遂。

    裴晋阳心生忧虑,伸手欲掀开风衣查看她身上的伤势。

    秦婳却犹如受伤的小兽,死死攥着风衣不肯给他看一眼。

    他难得如此耐性,轻轻拍了拍她的背,温声哄她,“乖,不怕,让我看看你是否受伤。”

    秦婳却执意不肯松手。

    他没有勉强,只耐着性子等她平复。

    ……

    车子快开回市区的时候,秦婳像是突然回过神来,目眦欲裂地瞪着他。

    “裴晋阳,你怎么会这么巧赶来救我?你早就知道了是么,你早就猜到秦御要在订婚宴上做什么,你眼睁睁看着我当众受辱?!”

    那礼服她事后反复检查过,是本就有裂痕的。

    露骨的视频、破损的礼服,一切都在秦御的算计之内。

    包括邀请裴晋阳出席。

    裴晋阳将她拖进更衣室时曾暗示她。

    但她根本不可能听懂。

    只是因为她不肯弃秦御而从他,这个男人就眼睁睁看着她遭受这一切!

    秦婳崩溃地哭了出来,“秦御是个人渣,你又比他好多少?放我下车,裴晋阳我不要看你假惺惺地怜悯我,放我下车!”

    她忽然烦躁发怒令男人眉头紧锁。

    他板着脸问,“你这副样子能去哪儿?”

    秦婳垂下泪眼看着自己衣衫褴褛的模样。

    她自嘲地笑了,“我差点被人强-暴,你救了我,可是你对我的意图如此赤裸,你归根结底不也是想强-暴我吗?裴晋阳,你敢说你不是因为我是乔湘的女儿而心生邪念?”

    男人骤然拉下脸来,脸色中对她独有的温柔和耐性尽数散去。

    他沉声吩咐司机,司机猛打方向盘掉头,车子朝另外的方向疾驰。

    ……

    裴晋阳将她就近带回了自己的私人会所。

    会所是他的地盘,不管她如何尖叫求救,仍旧被裴晋阳生生拖进了一间套房。

    秦婳被他重重摔在床上。

    她在他瞳孔中看见了不加掩饰的欲望和怒火。

    他一边解着皮带,一边冷笑着道,“你说,我救你,归根结底也是为了强-暴你,对么?”

    秦婳小脸惨白,身体本能地向后瑟缩着。

    她没觉得自己说错。

    “难道不是么,你和秦御本质上都是一丘之貉,不都是把我当成妓-女,对我没有半分尊重。”

    裴晋阳森森地笑了一声,笑得令她背后寒意直冒。

    他捏着皮带的一端,用那冰凉的东西拍了拍她的脸蛋。

    “是啊,你说得一点错没有。”

    他扒掉她身上的风衣,撕扯开她身上所有的布料。

    秦婳拼命想躲。

    却被他双手攥住脚踝狠狠拖了回来。

    他解开自己的裤子。

    头一次在她面前暴露自己勃发的欲-望。

    大手捏住她两条细腿,将其架在自己肩头。

    一切发生得太快,秦婳吓得哭了出来。

    “不要,你冷静些,裴晋阳,不要……”

    男人唇角的弧度只有残忍和玩味。

    他伸手随意拨弄着她的娇嫩脆弱。

    “良家有良家的玩法,妓-女有妓-女的搞法。既然你给我扣了这顶帽子,我就让你尝尝强女干犯是怎么搞妓-女的。”

    【更完,明天精彩继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