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三章 出院

    更新时间:2018-11-06 16:50:41本章字数:2788字

    “马勒戈壁的,这郑凡真想弄死老子,那老子就先弄死他。”虽然刘小贺年纪不大但身体十分不错,而且他个子不是太高身体十分灵活。郑凡又举起铁锹的时候刘小贺手里已经多了个大剪子,是平时给西瓜秧间苗用的。

    “干你娘郑凡,老子先弄死你。”刘小贺上前就打算用剪子给郑凡来个透心凉,而就在这时赵燕却一下抱住了他的腿。“小贺,不值呀。”

    刘小贺明白赵燕是什么意思,弄死这个人渣自己搭条命不值。但要是不弄死他自己就得被他弄死,刘小贺迟疑了一下。

    就是这一下的迟疑,刘小贺就觉得脑袋一晕,接着就什么都不知道了。郑凡的铁锹已经拍在了他脑袋上,也幸好这下是平拍,要是竖着下来估计刘小贺的脑瓜子就变成两半了。

    一铁锹把刘小贺拍晕郑凡也恢复了清醒,但看到赵燕趴在刘小贺身上不停的哭心里又“腾”的一下窜起来一股邪火。

    “表子,你哭你麻痹。”郑凡拉起赵燕就是几个耳光,随后抬脚就往刘小贺身上踢。“小B崽子,让你他妈睡老子的女人,我他妈踢死你。”

    此时外面的赵傻子见姐姐挨打顿时就不干了,进了屋一把搂住郑凡,问他:“你干啥打我姐?你干啥打我姐?”

    郑凡现在看谁都是仇人,照着赵傻子脑袋就是几拳,把赵傻子眼眶子都给打出血了。赵傻子一见了血,顿时嚎啕大哭。这时外面的赵大发又跑进来,再死死死的抱着郑凡。

    “大侄子,别打了,再打就真出人命了,咱们走吧,回去吧。”

    郑凡又在刘小贺的身体踢了几脚才感觉解恨,一把甩开赵大发,指着赵大发的鼻子说:“这事不算完。”随后甩着膀子就出了草棚。

    而这时得着信的刘小贺爹娘刚好到草棚,见自己儿子在地上好像死了一样,顿时就跑到外面拉住郑凡。

    “你个天杀的,还我儿的命来,还我儿的命来。”苗翠花拉着郑凡上去又抓又挠,刘根生还算清醒,先看看刘小贺什么情况,见他还有气不禁长出口气。

    而外面这时响起了苗翠花的惨叫声,苗翠花再彪悍也毕竟是个女人,哪是这常年打架的混混对手。没打郑凡几下就被郑凡一脚踢倒在地,随后在她身上踩了几脚。

    等到刘根生跑出来的时候郑凡已经没影了,刘根生知道现在不是追郑凡的时候,得先把刘小贺给送到医院去。

    看到赵大发坐在地上长吁短叹,刘根生对他说道:“大发,你先别叹气了,赶紧帮我把小贺送到马大下巴他那去,先让他给看看,不行去医院。”

    赵大发连连点头,赶紧把刘小贺扶到刘根生的背上。看到自己的儿子和闺女还在那哭哭啼啼心头也生气一团火气,“行了别嚎了,赶紧跟着去看看,要是刘小贺有啥闪失咱们都得摊事。”

    原来那郑凡早就和赵大发谈好了条件,就是他妹子郑秀嫁给赵傻子,他娶赵燕。赵大发跟赵燕提过这事,但赵燕死活不同意。

    但为了能延续香火赵大发背着赵燕答应了郑凡的条件,而郑凡明天要去县里包工程,所以今天来是想先把赵燕给办了,把这事给定下来。

    谁知赵燕死活不干,还从家里跑了出来。赵大发他们在村里找了几圈都没找着,后来听金棍子说看到赵燕往村外走了,奔的是刘小贺家西瓜地的方向。

    这几个人一听也奔了西瓜地,到这里刚好看到刘小贺与赵燕之间的事,所以事情才会变成这样。

    刘小贺醒来的时候已经躺在了乡卫生院里,睁开眼睛刘小贺只觉得一阵头晕,险些又昏死过去。

    “我这是在哪?”心里想着,刘小贺轻轻歪了下头,一边的刘根生正在打瞌睡。感觉到儿子醒了刘根生顿时就睁开了眼睛。

    “小贺,你醒了,可把爹吓死了,你终于醒了。”看到刘小贺醒转过来,刘根生不禁老泪纵横。刚好这时苗翠花从门外走了进来,见到儿子安然无恙顿时也是喜极而泣。

    “我的儿呀,你总算醒了,你可把娘吓死了。”苗翠花握着刘小贺的手不住痛哭,而刘小贺看到苗翠花脸上青一块紫一块,眼眶也肿高了不少,眼睛几乎都要睁不开了,顿时心里一阵难受。

    “娘,你的脸怎么了?怎么变成了这样。”

    苗翠花摸了摸脸上的眼泪,勉强笑了一下,不过牵动了脸上的伤口不由得“哎哟”了一声。“娘没事,只要你没事就比什么都强。”

    此刻刘小贺也回想起所发生的事情,盯着苗翠花的眼睛一动不动。“娘,是不是郑凡那个畜生把你打成这样?”

    苗翠花想摇头,但想了想这事也瞒不住,早晚刘小贺得知道,便又点了点头。刘小贺见到母亲点头顿时就双拳紧握,也不顾身上的吊瓶,双拳不住的砸着床板。

    “郑凡你个王八蛋,老子一定要弄死你。”

    刘小贺被送来医院的时候脑袋上冒了个大疙瘩,医生诊断结果是重度脑震荡。村里有人说怕是以后得变傻子。结果这才一天就醒了,说话清楚得很,把医生都吓了一跳。

    晚上刘根生跟苗翠花在儿子的再三要求下回村去了,病床上的刘小贺用手摸了摸包的像粽子的脑袋感觉跟平时完全一样。

    “奇怪…这才一晚上的功夫,难道真有那么神?”刘小贺在被郑凡拍晕之后脑袋不断出现一段字“道法乃聚天地灵气而成也,汇与丹田可施也,破阳方能入气,入气亦入道也。”

    在床上思来想去还是不懂那句话是什么意思,迷迷糊糊的又睡了过去,睡之前发了个狠:“郑凡,你给老子等着。”

    第二天一早刘小贺就自行拆了纱布回去了,在回村路上他顺道去买了把西瓜刀,倒不是要去砍那郑凡,只是不知道是哪个小人来买他家的西瓜,还顺了他家的西瓜刀。

    “不过这也好,顺路去找找郑凡的麻烦,让村里那些人看看,老子也不是吃素的。”刘小贺边走边想:“也不知道赵燕怎么样了?他那个禽兽爹就知道看钱…。”

    郑凡也是急了眼,在刘小贺家大吵大闹之后才害怕,他一个人远远的在乡医院外面像看看到底死了没有?

    “怕是没得救了,看那两眼珠子都翻的那么高了!”

    “不死估计也变白痴了。”

    “没得救了,那医生都说了,叫家属做好心理准备。”

    “准备啥?不就是准备棺材吗?!这话我听的多了,你看,那电视上现在都这么演。”陆陆续续有村里看热闹的人从医院出来,七嘴八舌的就给刘小贺定了个死。

    郑凡捡了个破草帽捂做脸吓了一身冷汗,两腿哆哆嗦嗦的回了村,刚进屋他爹的巴掌就扇了过了。见儿子六神无主心想坏了,忙问:“刘小贺到底咋样了?”

    “怕是活不了了。”郑凡自己也被吓到了,一说完两腿就软了。

    “爹,现在该怎么办?我没想要他命啊,拍他的时候都没用边儿,怎么就那么不经拍呢?”

    “你也是鬼迷心窍,为了个贱人…。就咱家这条件,什么家的闺女娶不到?非要那赵家丫头。”郑老头点了支烟,这时候他老道就显示出来了:“别急,公安局没那么快来,先去你舅舅那躲一阵,死都死了,那还能活过来?活着的人还得继续活嘛!大不了多陪点钱进去。”

    刘小贺回到村里,手里拿着一把明晃晃的西瓜刀,黑着脸不跟任何人打招呼,径直往郑凡的家走去,一路上身后跟了一大群人。

    “这怕是要去报仇了,看这架势今天不见血是不可能的了。”村里的闲人又开始聊开了

    “以前还没看出来,这刘家小鬼也是个带把的男人!”

    刘小贺的一个姑姑看了一眼就马上去跟刘小贺他爹报信去了,一路跑的上气不接下气,这大侄子刚从医院出来,别又吃了亏。刘根生与苗翠花一听吓的鞋都没穿就跟着跑去郑凡他家了。

    刘小贺拿着刀站在郑凡家的院子外面叫骂:“郑凡有本事出来,赵燕跟我跟定了。”刘小贺心里盘算好了,乘今天人多,把自己跟赵燕的事嚷嚷开了,看你还有脸娶我睡了的女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