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五章 青龙

    更新时间:2018-11-06 16:50:41本章字数:2365字

    这周围的群众算是开了眼了,这人就凭一张白嘴嫩是把活人说成了死人,这刘小贺怕是要冤死了。

    刘二喜拿眼细细打量周围的这群人,他很满意他们的表情,刘二喜从小就喜欢看别人吃瘪的样子,因为他自己小时候就经常被一个同村的人欺负,欺负他那人每次都会蹲在他旁边看他哭,他哭的声音越大那人就越高兴,刘二喜那时还根本不明白是怎么回事?只知道每次挨打的时候拼命哭就好了,声儿越大挨的越轻。

    直到他14岁那年他在山上拿绳子勒死这个人时,他仿佛也感受到了那人一样的快乐,从此就走上了邪路。可这世上坏人中还有恶人,恶人中还有不是人,在监狱里面的那几年他才算是开了眼界,什么才叫恶人,跟他们比起来自己那还得算是个好人了,幸亏是遇到了妹夫郑大世,要不然就不会有今天的刘二喜了。

    这从监狱回来后,刘二喜可就老实多了,当然这是比较他之前的所作所为。

    在他结婚的那天晚上完事后趴在他媳妇的身上说:“我再也不进去了!”这话可把新娘子吓了个半死。其实他说的是监狱。

    烈日当空,这六月的太阳已经不是辣而是毒。

    刘小贺脆生生的倒在地上,郑老头拿手掐他的人中,他这一倒地着实把郑老头吓到了,此时他真拿出吃奶的劲狠狠的掐刘小贺的人中。

    可怜的小贺被掐的灵魂都要出来了,可还偏偏不能出声,刚开始装的死鱼眼打摆子现在就是真的是——那是被疼的正常反应。

    刘根生见儿子满头大汗就把衣服脱下来在一旁猛扇,两只浑浊的老眼布满了眼泪。我恨刘二喜恨郑大世,也恨自己。给儿子娶媳妇的钱都拿不出来,他觉得愧对了儿子。

    刘小贺终于安静下来了,口中不吐白沫全身也不抽搐了,因为他疼的晕过去了。

    这是在他昏迷前的最后一个念头:“这狗日的好硬的指甲。”

    刘小贺还不知道在这里的所有人中,除了他家人恐怕就只有这个郑老头不希望他死了。

    郑老头摸了一把汗,伸手看了看刘小贺的眼珠子,终于舒了一口气。

    “没事了,怕是晕过去了。休息一会就好。”郑老头抬头对刘根生说。

    郑老头说完又招呼几个侄子把刘小贺抬到旁边的大树下,这都晒了好几小时了,说不定又会中暑。三个侄子都转脸看刘二喜。

    刘二喜两眼一瞪:“赶紧的啊!快抬树荫下去,可别把我大侄子给晒死了。”

    这才几个人手忙脚乱的将刘小贺抬到树下,这时苗翠花也不知从哪里搞了一碗水,抱起儿子的头,慢慢的将水喂给儿子。

    郑老头在旁边看了一会,觉得不是个办法就对刘根生说:“老刘,你去院里拿我的板车把你儿子运回去吧,我看了下他应该没什么大问题了。这里离乡医院又远,现在太阳又毒,下午请个大夫去你家瞧瞧,钱嘛。。我出。”

    刘根生想想有道理,要儿子等下醒了又犯浑,那可就麻烦了。他转身就去郑老头的院子里推出板车将儿子平稳的放在上面,又折了几簇树枝盖在儿子身上。

    “你说的那酒席钱,我们也不要了,咱家禁不起这样折腾,等西瓜熟了,我把瓜卖卖,钱也差不多够了。”刘根生边绑绳子边对郑老头说:“你叫你儿子郑凡以后不要再来我们家,那赵家丫头到底是嫁我儿子还是你儿子,这也等赵老头和他闺女说了算。”

    刘根生说话也不等郑老头回话就拉着板车走了,村里的人一见没热闹看了也是一哄而散,各回各家。

    这刘小贺在家昏睡了一天一夜之后终于醒了。

    回想起在郑老头家的事是又气又惊,还好老子聪明,要不就真死那里了。

    “哎呦…”刘小贺用手摸了摸自己那肿的老高的人中,又是一阵狂骂:“这个老狗还真下的去手。你当是打树桩吗?”

    “也不知道赵燕咋样了!她那死狗爹肯定又打她了。”在床上的刘小贺翻来覆去。

    刘小贺摸了摸自己的头,仿佛是想起了什么,急忙在床上乱翻:“找到了。”

    对了就是这个羊皮卷,他还记得在医院的时候,脑子中不停的出现这羊皮卷上的那几句话,结果第二天他就没事了。

    “难道这真是什么神书。”他记得这羊皮卷有16页,最开始就只有第一页有短短的几句话,后面的16页全部都是空白,上次第二页也出现了密密麻麻的小字,我还没有放在心上,今天就要瞧个明白。

    刘小贺打开羊皮卷第一页依然是:“道法乃聚天地灵气而成也,汇与丹田可施也,破阳方能入气,入气亦入道也。”

    刘小贺继续打开第二卷,那些密密麻麻的小字就像天上的星星一样在纸上一闪一闪,这些美妙的字仿佛还在游动,刘小贺赶紧吹灭了煤油灯,黑暗中顿时放出了光亮,在那一副羊皮卷上的居然是一副画,准确的说是会动的画,就好比连环画一般。

    不同的字闪亮出现的画就不一样,而这些画全部组合起来可就像是动画片一般,刘小贺看的如痴如醉,他这辈子没有看过如此好看的画。

    那挺拔的高峰,幽深的草丛,又白又长的大腿,没错这居然是春宫图!还是会动的活春宫。

    这幅春宫图就好比有灵性一般,在将主人顺利吸引到的时候却突然停止了,黑暗中的光亮顿时消失不见。

    刘小贺急的跳下床就开始点煤油灯,他将灯放在床边,想看个究竟,却发现什么都没有了又变成了白纸。

    尼玛的逗我玩呢!刘小贺不甘心的抹了一把脸:“我靠,流鼻血了。”

    刘小贺怕鼻血污了羊皮卷就欲卷起,他忘了自己手上也沾满了血。

    就在刘小贺沾血的收碰到羊皮卷第二页那一瞬间,不可思议的事情出现了。

    刘小贺严重怀疑自己的脑子是不是真的坏掉了,因为就在刚刚的那一瞬间,他看见羊皮卷上的星星又出现了,不过这次那些星星并没有出现在纸上,而是直接飞进了他的大脑,影像出现在了他的脑海中。

    那一幅幅朦朦胧胧的画,好比是包裹来云雾之中,让人生出无限遐想,刘小贺简直是惊呆了。

    “太漂亮了。这简直是比王寡妇比赵燕的身体漂亮一万倍啊!”刘小贺痴呆的深陷其中。

    “轰…。”在刘小贺的脑海中一道雷霆自天而降,那些被云雾包裹的丰韵女人正在缓缓的向旁边退开,远处一个金光巨人正踏步而来。

    金光巨人每走一步他的身边都会荡起一圈圈的涟漪,一股无形的压力充斥着整个空间。仿佛这人就是神,在他的面前你只有低头屈服。

    当金光巨人真正站在刘小贺的面前的时,刘小贺只是瞪大了眼睛吞了一大口唾沫。

    “吾观你乃体内隐有青龙,便赐你道号:青龙

    金光巨人连同九位绝世美人一起消失在了刘小贺的脑海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