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七章 夜战西瓜地

    更新时间:2018-11-06 16:50:41本章字数:3096字

    王寡妇打发丈夫钱顺发回去了,自己一个人留在果园里守夜,她过一阵就到园子外望望。

    “这个冤家怎么还没来?”王寡妇心里火热的坐立不安。

    月亮不知不觉已经爬到了头顶,已经过了零点。

    刘小贺手里拿着一把麦草编织的扇子左右扇风,一大群蚊子围着他上下飞舞。

    “嗡。。。嗡。。”刘小贺猛的一个鲤鱼打挺,顺手拿上床边的木棒,又准备去巡查一番。

    刘小贺站在西瓜地里,借着月光四处扫描,他疑惑的抬头看看了天上的月亮,“奇怪,怎么现在眼睛这么好使了。”

    今天晚上的月亮并不大,还只是半月,以前这样的月光最多也就可以看到5米左右,可今晚居然可以看到几百米外的地方,并且十分的清晰。

    “难道这就是那光头金人说的好处?”刘小贺用眼睛甚至在黑夜中看到了老鼠,“可惜,今天晚上去不了王寡妇那里,要不然就又可以得好处了。”

    刘小贺不笨,自从他做完那个奇怪的梦之后,他的身体就变的好多了,比以前更加强壮更加有力。这眼睛也看的远了,就以他目前这个身体就是对上村长那三个儿子也不怕。

    “可要对上村长嘛。。。恐怕打不赢。”刘小贺虽然心里在膨胀,可他还记得前几年的一件事。

    几年前这周围也不知道哪里来的一群偷牛贼,你说是偷吧。。。可被主人发现了就变成抢了,那伙偷牛贼个个五大三粗的,有七八个。

    村里一个月内就有好几家被偷被抢,当时村里人人都怕,有人告到镇上去了,镇上就交给乡里叫了两个警察来走了个过程,这乡里就把抓贼的任务交到了村长刘二喜头上,说是乡里的警察对你们村不熟悉。

    这刘二喜当时也是气愤,都偷到老子的地盘上来了,于是村长刘二喜就把各家的牛都牵到他屋旁边过夜,白天谁家的牛要使唤就自己拉走,不使唤的自己割草来喂。老子到要看看谁这么大的胆子。

    原以为这伙偷牛贼因为没牛偷就会跑去别的地方,谁知道这群家伙也是胆大包天的人物。

    这伙偷牛贼居然在晚上直接上村长刘二喜家明抢来了。

    要知道刘二喜家里可是有4条壮汉啊,三个儿子都被他喂的个个五大三粗,再加上他自己这个不怕死的,谁敢上他家去抢劫啊,这不是找死吗?年轻时候的刘二喜可是这方圆十里八村除了名的熊娃不要命。

    当天晚上村里的狗叫唤了的格外厉害,喊打喊杀的声音从刘二喜的院子里传到村里各个地方,当村里其他人赶到刘二喜家的时候,才发现地上躺了十几个身负重伤的人,刘二喜的三个三个儿子也倒在地上呻吟,唯独刘二喜一个人提了一把大刀站在院里。

    根据事后的所谓知情人士透露,这刘二喜是一个干对方八个,他那三个儿子毕竟没有见过这种大场面,一上场就被那些不怕死的偷牛贼干翻在地,就剩刘二喜一个。刘二喜以一对八以完胜的姿态结束了这次的偷牛风波。第二天一大早刘小贺还专门看了警察来村里铐着这八个偷牛贼,那身板没得说。

    刘小贺收回思绪掂了掂手里的木棒,吐了一口气:“以后还是少惹这个刘二喜。”

    刘小贺想的简单,只要娶了赵燕,以后少惹赵老头跟刘二喜一家就没事了,他还不知道,一场暴风雨即将降临在他家,因为郑凡回来了。

    刘小贺四下巡视完正准备回凉棚的时候,他看见前方几百米处有个人影在移动。

    “好哇,居然碰到偷西瓜的了,看老子今天怎么收拾你。”刘小贺轻脚的往那个人影移动。

    “幸亏老子眼睛好,要不然这么远肯定看不到。”刘小贺心里想着倒是要感谢一番金光老头,要不是他的青阳决,现在晚上也不可能看的这么远了。

    等到刘小贺靠近那人影差不多100米的时候,刘小贺才发现来人居然是王三梅王寡妇,这个王寡妇空着手也没有背篓,不会是偷西瓜的,虽然她家也不富裕,但还不至于来偷西瓜,再说一个女人空手能抱几个走?

    “她难道是来找我的?”刘小贺心里一想就热起来了。

    王寡妇对这村里的路熟悉到闭上眼睛都可以走的到,以前偷汉子的时候可没少走夜路。

    她晚上天刚刚黑的时候就已经忍不住,便假装路过刘小贺的门前,随便问刘小贺他妈苗翠花借了一点煤油,说赶集的时候忘记打煤油了。看到刘根生在家就问怎么今天不守夜吗?刘根生说今天儿子看守西瓜地。

    王寡妇一听刘根生这话就知道刘小贺今晚是去不了她的果园子了,借了煤油她就独自一人回果园了,这偷果子的人最近也多了,她也离不开。

    王寡妇一个人在井水边洗了个澡,夜是越黑她越是想刘小贺,准确的说是想刘小贺与她交欢。

    直到月亮爬到头顶的时候,她终于受不了了,她假装在那张支起来的床板上放了一大堆树枝,使之在黑夜里看起来就像是个人在酣睡。然后一个人偷偷摸摸的从果园子里绕了出去直奔刘小贺的西瓜地。

    王寡妇已经走到了西瓜地里,前面不远就是刘小贺的凉棚,她的心砰砰乱跳,有些许期待,又有些许害怕。

    “我这是怎么了?又不是没有见过男人,怎么就那么。。。。”王寡妇问自己,她一脚深一脚浅的走在西瓜地里。

    一个黑影突然从旁边窜了出来,一下就扑倒了王寡妇,王寡妇吓的魂飞魄散,张嘴就要大叫,一只强有力的大手瞬间就捂住了她的脸。

    王寡妇用力的挣扎着,这时她的耳边突然听到:“婶儿,是我。。小贺。”

    王寡妇一听重重的舒了一口气,用手在刘小贺的大腿根部用力的掐了几手。

    刘小贺见王寡妇镇定下来就松开了手,一脸坏笑的问到:“婶子,这大半夜的你不会是来买西瓜的吧。”

    王寡妇又用手狠狠的掐了几下刘小贺,边掐边说:“还不是为了你个冤家,你让我想的好苦!”

    王寡妇虽然姿色一般,可身材绝对没得说,要胸有胸要屁股有屁股,关键是那腰肢那摇起来何止一个销魂了得。(好像寡妇都不错额)

    刘小贺还是第一次细细的打量王寡妇的脸,这王寡妇平日里都跟疯子似的,说什么都没个正经,脸上的表情永远都丰富极了,而今夜在这黑暗中王寡妇那含羞的表情,让刘小贺看的呆了。

    王寡妇的脸庞就这样被刘小贺用手端着,“这个傻子,这么黑的天能看清个啥?”王寡妇心想。

    刘小贺轻轻的吻在了王寡妇的嘴上,一下,两下,三下,终于敲开了那满是甘泉的口,两条舌头瞬间交缠在了一起,如同交配期的两条蛇,一旦缠住就再也分不开了。

    月亮躲进了云层。仿佛也被这一幕羞到了脸庞。

    很快两人便进入激战状态。。。刚开始双方都是全力猛攻,空旷的西瓜地传来肉体拍打的声音。

    这声音如同有节奏一般,由浅变深,由慢变快。。。直到后来已经完全变成了打鼓。

    月亮又重新露出了脸庞。照亮西瓜地里的两条大白虫。

    战争还远远没有结束,可这时已经有人开始举白旗投降了。

    月亮已经慢慢的往地平线上移动,天空开始出现朦朦光亮。

    王寡妇已经由最初的呻吟、娇喘变成现在的求饶,“小贺,你放过我吧,求求你放过我吧。。。。。”

    刘小贺终于没能忍住,最后缴枪了,此时的刘小贺正感觉自己完全融入一片云空之中,他感觉自己被金光包围着,一道金光由自己体内进入王寡妇的身体,而后在王寡妇的身体行走一圈之后就回到自己的身体。

    “这难道就是修炼?”刘小贺眼睁睁的看到金光消散在自己的身体内,可这王寡妇完全没有知觉。

    王寡妇从刚刚的濒死状态又复合过来了,其实金光液在进入王寡妇的身体行走时有极一小部分是留在了王寡妇的身体内,这就是双修。

    金光液可以让施术者的身体越来越好,阳物越来越大,战斗力越来越持久,那么久很少能有女人可以在这样的剧烈战斗中存活下来,所以金光液在改造男性身体的同时也会改造女性的身体。

    这也就是为什么刘小贺今晚会觉得王寡妇变的漂亮了,因为中午与王寡妇的交欢让王寡妇成为了金光液的第一个受益者。而第一次的金光液停留在女性身体里比以后多很多。这王寡妇也是得福了,偷汉子也偷的这么有福气。

    这一次的大战比之上一次的时间又高出不少,直接天亮才算完事,刘小贺睁开眼睛明显感觉到身体又变的更加强壮了。

    一旁的王寡妇总觉得哪里不对劲,刚刚自己快受不了要晕过去的时候,就感觉有什么进入自己身体,然而现在居然没有感觉一点不对劲,双腿也不软麻,以自己多年的经验来说这么长时间的交欢绝对是会虚脱的,可现在怎么一点事也没有呢?况且那个冤家可是全力冲刺了一整夜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