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九章 越战越强

    更新时间:2018-11-06 16:50:41本章字数:3037字

    此时的刘小贺完全不知道郑凡要阉割他的阴谋,下午打了个小盹,吃完刘根生送的晚饭就开始憧憬晚上与王寡妇之间的事情。

    刘小贺走在西瓜地的周围,时不时蹲下身子查看地上的西瓜,这地里的西瓜就怕坏,坏一个要是不及时发现丢掉就有可能让一根藤上的坏完。

    天渐渐的暗了下来,刘小贺早早的躺在了凉棚里的木板上,他嘴里叼着一片西瓜叶子,脸上时不时的闪现窃笑,他在想今晚要怎么弄王寡妇。

    昨天晚上两人在西瓜地里一通乱滚,让刘小贺白天的时候苦闷极了,足足压坏了6个大瓜,今天晚上是切记不能在瓜地上乱来了。

    这天刚刚暗下来不久,王寡妇就从家里打扮的花枝招展的往外走,今儿钱顺发守果园子,她可以安心的出去偷汉子,她边走边哼着调子。

    这天刚黑不算长,王寡妇手里拿着夸着一个篮子,篮子里面做了几张鸡蛋烙饼,光鸡蛋就足足搁了5个,就是他老公钱顺发这辈子也没得到过这种待遇。

    王寡妇下午在家就急不可耐的想刘小贺,这刘小贺可是她这辈子见过的最疼她身子的人,每次都是大大的满足。

    “这娃娃年纪还小,我得给他补补,别亏了气血。”下午在家苦等天色的王寡妇居然想起来要给刘小贺补身子。

    这王寡妇以前偷汉子可是从来都只问偷他的男人要东西,还从来没有倒贴的道理。

    她想的道理就是男人都是猫,没有不爱吃鱼的。她觉得自己就是条鱼,看那些男人猴急的样子,每次她都会故意拖到对方受不了为止。

    可今天这猫和鱼的位置发生了变法,她终于领教到了那些男人的痛苦,现在她变成了那想吃鱼的猫。

    王寡妇夸着篮子走在田间小道上,她也不怕遇到熟人,刚刚路过刘根生家的时候,她还给刘小贺他爹刘根生打了招呼。她指着篮子说去给钱顺发送饭。

    刘小贺老远就看到王寡妇扭着腰肢一摆一摆夸着篮子来了,“这骚娘们真是越来越有味道了。”

    王寡妇走到凉棚里见刘小贺两眼放光的看着自己心里得意极了,老娘打扮了一整天看不迷死你个傻子。

    王寡妇今天穿了一件白色带碎花的衣服,这衣服她就穿过一回,还是她嫁人的时候娘家人专门去镇上扯的花布做出来的。

    刘小贺发觉这个骚娘们越长越漂亮了,都说这女人是朵花,看来还得每天来浇浇水才会开的艳红。

    “小贺,婶子给你烙了几张饼,你来吃吃味道咋样。”王寡妇将篮子放在木板上,揭开上面的布。

    刘小贺也没想到这王寡妇会对自己这么好,这村里人都在传她是个吸血鬼,她人长的不奈,想跟他睡觉的男人多,这王寡妇就看谁给她的好处多,她就跟谁睡。

    都说她无情无义,刘小贺想看来谣言不可信,这些男人怕是吃不到嘴就诋毁她吧,别说这小刘这一瞬间还真有那么点感动——居然还放鸡蛋了。

    “小贺,味道咋样?”王寡妇像个小媳妇一样问到。

    “婶子的手艺没的说,好吃。。。”刘小贺没瞎说,是真好吃,别看农村人自己养鸡,每天都有鸡蛋,可没几家舍得吃,全部都是存起来等赶集的时候拿出去卖。

    王寡妇心里七上八下的,他刚刚问刘小贺的饼好吃不的时候,心里居然还有点担心,她就这样站在旁边看着刘小贺吃饼。

    一时间王寡妇觉得自己这辈子怕是离不开刘小贺了,可她年纪也不小了都已经快三十了,这农村的女人一过30也就是一堆牛粪,不比城里的女人养的好,有的四十多岁看起来还跟自己一样。

    王寡妇就这样站在一旁乱想,“等刘小贺把这也瓜卖了,也就娶赵家丫头了,那丫头现在才16岁,正是水灵灵惹人疼的年纪。小贺到时候怕就不会再来与我交欢了。”

    “唉。。。”王寡妇在黑夜中叹了一口气。

    “婶儿,怎么了,没事叹什么气啊?”刘小贺听到声音问。

    “小贺,你这西瓜卖了可就要娶媳妇了,到时候恐怕就不会再跟婶子好了吧?”

    刘小贺笑着把最后一口饼塞进嘴里,他想拿金光光头说的和越多的女人交欢才会越厉害,再说他现在感觉自己壮的像头牛,别说2个女人,就是十个八个的他也完全应付的来。

    刘小贺在黑暗中笑着抬起头刚好看到王寡妇的脸,那神情是真担心。

    刘小贺一把拉过王寡妇,让她坐在自己的怀里,轻声说:“婶子你放心,我刘小贺不是吃了饼一抹嘴就走的人。”

    王寡妇听着刘小贺的话,心里简直高兴极了,这比当初她嫁人还要高兴。

    我要留住小贺就得留住他的心,以后我要多给他做好吃的,还要,寡妇轻轻用手撩拨刘小贺的后颈,她觉得自己这几天太猴急了,她得像以前那样,让男人对她欲罢不能。

    “哼,就赵家那丫头一个生瓜蛋子懂什么,她知道怎么伺候男人么?这床上能玩的花样可就多了。”这王寡妇心里这么一想就通了。她觉得自己也还是有优势的。

    刘小贺被王寡妇在后颈这么一摸一捏顿时就把持不住了,一双大手便想娶解王寡妇的衣服,王寡妇笑着挡住了刘小贺的魔爪。

    “冤家,那么猴急干嘛?今晚可还早,有的是时间。”

    王寡妇将刘小贺推倒在木板上,慢慢一寸一寸的探寻。

    刘小贺觉得自己就快要爆炸了一样,身体里面全部都是火药,这王寡妇那双手就像是有魔力一般,让他身体里的火药越来越多。

    其实王寡妇与刘小贺两人都不明白,这其实是巨力决所带来的,王寡妇现在越长越漂亮并非是普通的修复,而是根据刘小贺的喜欢,简单点说就是怎么让刘小贺更加的提升欲望,这王寡妇便会怎样的变法,当然这种变化是细微的,需要很长的时间,王寡妇之所以变的如此之快,一是她乃第一个刘小贺金光液的双修者,二是她自己也迫切的害怕刘小贺会离开她,这也加剧了她身体内金光液的改造速度。

    刘小贺感觉自己的掉进了一口水井,可王寡妇没有和她交欢啊,他睁开眼睛想看个究竟。

    “这。。这。。这。。”刘小贺不知道怎么形容他现在的感觉。

    他是见过这种的,只有村里的狗才会去那样,以前没事他也会看村里的狗在一起交配,为了让对方发情,有的狗就会用嘴。。。

    小时候他边看边笑说畜生就是畜生,那么脏的地方都去舔。

    可今天刘小贺算是感觉到了这个滋味,原来如此美妙。刘小贺感觉自己在王寡妇面前自己什么都不懂。

    王寡妇双眼迷离的站起身来,一只手缓缓的解开了衣服的第一颗扣子。

    第二颗。。。。

    第三颗。。。

    当王寡妇的小白兔跳出来的时候,刘小贺身体内的炸药在一瞬间被点了个全。

    他猛的扑向。。。。

    一瞬间天地混乱,日月无光。

    西瓜地里响起了阵阵春雷。是的,你没有看错就是春雷,在刘小贺的全力爆发之下,已经由上次的打鼓变成了现在的打雷。

    王寡妇的承受能力比上次有了很好的提升,在刘小贺如此密集的爆发之下,还可以坚持在狂风之中摇曳树枝。

    时间到了零点。

    郑凡与刘二喜家的三个熊娃正缓慢的走在通向刘小贺西瓜地的路上。

    他们带着一把手电筒,刘三熊手里拿着麻袋,郑凡手里拿着一把小刀,四人在黑夜中穿行,悄悄走过田间,偶尔吓坏几只野鸟。

    郑凡一只手紧紧握着刀,一直手不停的擦着额头上的汗水,他有些许紧张,身边的三个表哥倒是没有一点紧张,有的也只是兴奋。

    看来他们兄弟都遗传了他们父亲的优秀基因,郑凡是阴毒确不敢亲自下手,而刘二喜的三个儿子就如同他们的父亲那样全是不要命的熊娃。敢打敢杀确没什么脑子。

    前面不远处就是刘小贺家的西瓜地了,郑凡示意三个表哥走路轻点,他从小就知道他三个表哥神经粗大,遇事只会蛮干。

    郑凡亲自走到了前面,叫三个熊娃跟在自己身后,今天晚上他绝不能让刘小贺给溜了,这黑灯瞎火的一旦对方有所察觉,只需要往地里一钻,你根本就找不着。

    “咦,打雷了。。。”刘三熊竖起耳朵听了一阵说。“难不成要下雨了?”

    郑凡停下脚步竖耳细听,还真是打雷了,可这雷声总觉得怪怪的,声音不像是从天上来的,好像是前面西瓜地里传来的一样。

    “该不是要下雨了吧?”刘大熊嘟囔了一句,顺手在西瓜地里刨出一个模样看起来大个的,他就这样用力一拳下去,整个瓜就四分五裂了,可见力气之大。

    二熊跟三熊一见有瓜吃,全都钻瓜地里去了,不一会每人手里抱出一个瓜,跟他的哥哥一样一拳就打开了西瓜,鲜红色的果肉就露出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