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十章 郑凡的阴谋

    更新时间:2018-11-06 16:50:41本章字数:3066字

    郑凡无奈的看了看自己的三个表哥,他从小就知道这三个熊娃的性格,那是一刻也安静不下来的。

    郑凡蹲在地上猫着腰仔细的听了一阵,总是觉得这声音不对劲。可哪里不对劲,他自己又说不上来,现在不能贸然带着熊娃过去,他决定先自己摸过去侦查一番。

    “表哥,你们先在这休息一阵,我过西瓜地那边去看看。”郑凡从熊娃手上接过手电筒,“我马上回来,你们不要乱跑。”

    郑凡将手电插在裤子上低着腰和头,往那雷声响起的西瓜地走去。

    刘小贺此时是完全进入另一种境界,我感觉自己每一次的撞击都犹如火山爆发,每一次的火山爆发都会给他带来力量,他闭着眼完全没有发现危险正在靠近。

    郑凡离雷声已经越来越近,他心里有些紧张,现在他可以肯定这根本不是在打雷。

    刚刚隔地远还觉得像是打雷,那在离的进了,才发觉这声音怎么听着那么熟悉呢?

    “对了,这分明就是镇上那些卖猪肉的用苍蝇拍打在猪肉身上的声音嘛!”郑凡想了半天就觉得这个最像,可这大半夜的刘小贺难道在拍猪肉?郑凡自己想想都觉得好笑。

    郑凡慢慢的慢慢的往前继续挪移。

    还有不到200米。。

    还有不到100米。。。

    还有50米,越来越近了,这声音越来越大,郑凡的心里也越来越紧张。

    “我滴个神啊,这刘小贺大半夜的在干嘛?”凉棚内的声音就如同响雷一般平地到处乱炸。

    当郑凡爬到刘小贺的凉棚外面时,他才知道这里到底是在做什么,因为他听到了女人的呻吟喘息声,只是王寡妇的声音被那巨大的雷声淹没了而已。

    郑凡的第一反应就是冲出去拿刀杀了刘小贺,因为他以为现在在床上与刘小贺偷欢的是赵燕。

    一股怒气直接淹没了他的理智,他已经等不及去找自己的几个兄弟了他站起身,将手中的刀狠狠的捏在掌心,红着眼睛进往凉棚中的那张床上走去。

    “小贺,不行了,你快停下。。。。”王寡妇率先求饶。

    声音来的突然,郑凡在距离那张吱吱作响的木床还有5米的时候听到了王寡妇的求饶声。

    好比烈日中的一盆凉水,理智重新回到了他的脑海。郑凡就这样站在五米开外的床边,目瞪口呆的看着床上的那2团白肉。

    “不是燕子。。。”郑凡心里舒了一口气。

    他迅速的猫着腰一步一步的往后退,待退到凉棚外,心里才觉得奇怪,“里面的女人是谁?有那么一点熟悉,可想不起来是谁。”

    他刚刚离的如此近,可却只看到一个背影,但他可以肯定不是燕子,燕子身材要比这个女人瘦小的多,屁股也没有那么丰韵。

    郑凡继续在外面偷听,他听到里面床上女人传来的喘息声音,很明显这是一个成熟型的少妇,他心里阴笑。

    “一定是谁家女人耐不住寂寞,出来偷汉子来了。”郑凡心中说。

    这偷汉子在农村很常见,由于农村的受教育程度普遍不高,所形成的低级趣味的人就很多很多,一个女人的贞操在他们的眼里也并不是特别的严重。

    由于男人看的并不是很严重,这就造成很多的女人出门偷汉子,别以为城市里面的女人才开放,其实农村女人才是最开放的,最不开放的男人还有女人是那种读书不高也不低,生活在中产阶级的人士。

    农村偷男人的女人没事,可并不代表这个野男人就会不受惩罚。

    对于农村男人来说,这种事情不被公开,大家也就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可一旦被捉奸在床,这可就是男人的耻辱了。

    农村人最要什么?中国人最爱什么?

    “面子”就是“面子”,这东西不能吃不能喝,却是我们中国人最看重的东西,有人曾经说过:“中国靠什么发展?人民靠的是什么勤劳?是面子。”

    农村这种老婆出去偷汉子的男人都会被人瞧不起,话可就说的难听了,阉货。。。乌龟。。。。

    一般遇到这样的事情这个偷汉子的女人的丈夫那都是要拼命的,这样的杀人事件也是常有的。

    不管这个男人是不是个阉货,也不管这个男人要不要这个女人,只要还是他家的人那这种事情就算是彻底的揭了他家的面子。

    郑凡竖起耳朵听的全身一阵燥热,他可也是年轻男人呵!

    “吱。。。吱。。。。”那张木板床在剧烈的抖动,“轰。。。。”

    “咔嚓。。。。轰。。。”随着一声巨响,这张木板床终于是体力不支,轰然倒塌。

    郑凡也被这声音吓了一跳。

    “他妈的,吓死我了,这破床板。”棚里刘小贺破口大骂。

    郑凡本想看看这个女人到底是谁,他好去叫她家男人来捉奸,再听到床塌之后,他改变了主意。他现在回去找三个熊娃,让三熊娃回去叫他爸来,自己带着大熊二熊先把人绑了再说。

    这时间已经过去那么久了,说不定他们就完事了,那女人再往黑暗中那么一钻要再找出来可就不容易了。

    郑凡悄悄的往后退去,而这时刘小贺已经搂住王寡妇从凉棚里面出来了,这床榻了,可事不能停,两人抱着就在地上一顿乱滚,直接出了凉棚。

    郑凡见已经搁凉棚的很远了,便站起身来轻跑,刘小贺刚好一睁眼就看到百米外的一个人影。

    “坏了。”刘小贺赶紧站起身来对王寡妇说:“那边有个人,看样子怕是听到声儿了,你赶紧回去。”

    这王寡妇刚开始见刘小贺起身站起来,以为这个冤家又有什么新花招要玩,今天晚上她可是为了刘小贺把看家本领都使出来了,什么锦鲤吸水,田螺过河,老驴拉磨。。。。。

    一听到刘小贺紧张的声音说有人来了,吓的马上从地上冲进凉棚,拿着衣服也没有顾上穿,直接一溜烟的消失在黑暗中。

    这王寡妇的动作可谓是最科学,最节省时间的也最有效的,这是她凭借多年以来的实践与总结摸索出来的一套方法,在她的这套方法下目前事故的发生率是零。

    刘小贺傻了三秒,接着就进了凉棚,拿出木棒,他要去看看这人是谁?是不是偷瓜贼?

    郑凡还在往后跑,他并不知道自己已经暴露了,他现在还在幻想等下刘小贺被捉奸时的样子,我一定叫三个熊娃下黑手弄死他,那女人的丈夫要真是孬种他也已经想好了对策。

    在农村里面被捉奸的男女哪个不被村里人狠狠的修理一番,有的时候甚至会打死人,这个在比较落后的地方根本就没人管,也压根就不会有人去报警,本身就是一件很丢脸的事情,还要嚷嚷道十里八村的也不是有面子的事情。从这里可以看出中国人的面子思想为什么比命更加重要。

    郑凡很快就到了三个熊娃原先呆的地方,这三个家伙吃饱之后就睡着了,郑凡回来的时候一看三个表哥全睡了,赶紧把他们一个一个的推醒了过来。

    三个熊娃眼睛迷离的听着表弟说要怎么怎么,当他们听到前面那凉棚里面刘小贺正在与野女人偷情的时候就又来精神了。

    “三娃,你现在马上回去叫你爹,你爹是村长,以往出了这样的事情都是你爹来审判的。”郑凡快速的交代三娃。

    “这下有好戏看了!”三娃听完就马上往家里跑。

    “二哥,三哥,你们等会一定不要让那个野女人跑了。我们三个先过去直接把那对狗男女给绑了。

    大熊抹了一把脸说:“放心吧表弟,还没人能在我们手上跑的掉。”

    “对了,表弟,刚刚那雷声是怎么回事?”大熊问郑凡。因为这会儿已经听不到雷声了。

    “呸,一对狗男女。”郑凡想起那雷声居然是做那事发出来的,不由的骂道。他也没对熊娃解释,他们几个脑袋里全是暴利根本不懂男人与女人间的事情。

    这郑凡带着大熊还有二熊开始往凉棚处走去。

    而刘小贺却也在往郑凡这个方向走,他们隔了有很长一块瓜地的距离,郑凡他们在晚上最多也就只可以看五米远,而刘小贺却可以看到500米开外,现在郑凡他们距离刘小贺就差不多500米。

    刘小贺看到前面的几个人影,太远看不清面容,不知道这几人到底是谁?他打算不动声色的靠近他们。

    刘小贺与郑凡他们的距离只有100米的时候,;刘小贺认出了他们。

    “我艹,怎么是这几个杂种?”刘小贺心说。

    他停住并没有再靠近郑凡他们,因为他敢肯定这几个家伙来他这里不是来偷瓜,是来找他麻烦的。他准备看看动静再说。

    刘小贺就在旁边的一个瓜苗处趴了下来。

    郑凡带着大熊还有二熊正在朝刘小贺的身边走来。

    “表弟,你说那刘小贺有那么猛?刚刚打雷的声音居然是他搞女人搞出来的?”大熊一脸的不可思议。

    郑凡快被这两个好奇的家伙烦死了,一路上两只熊都在问,刚刚打雷的声音到底是什么,表弟你到底看到什么奇怪东西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