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十三章 众人捧

    更新时间:2018-11-06 16:50:41本章字数:3062字

    刘二喜毕竟是久经沙场的老手,对手是什么实力一交手就清楚,根本不需要拼个你死我活。他知道就算是今天拼命也不一定就能制服这后生。刘小贺虽然不懂什么套路招式,可力气绝对的吓人。要想拿下他就要做好再挨几拳的准备。

    刘二喜心里也没有太多的把握,毕竟已经快五十的人了。

    当年他坐牢回来就三十多,能得三个儿子已经是上天的眷顾,要真叫他再跟人拼命,没有足够的利益理由他是决计不会干的。

    刘二喜看了一眼妹夫郑大世,郑大世在一旁老早就看出来了,这刘小贺原来是一头躲在暗处的狼,隐藏的够深。

    郑大世见过的世面广,年轻时候走南闯北见识过不少高手,这一身的功夫可不是说来就来,那得是经过长时间的训练与生死战斗。

    这刘小贺一直在村里不显名,今天突然就冒了出来,郑大世心里闪过一丝不安,“怕是狼崽子大了,要夺权了。”

    “既然没有捉到与刘小贺私通的媳妇,我看这件事就散了吧。”郑老头两眼睛盯着刘小贺说:“说不定是郑凡他们看走了眼,这黑灯瞎火的看花眼也正常。”

    郑老头说完又与姐夫刘二喜交换了一下眼神。

    刘二喜也没再说话,直接走到大熊二熊的面前蹲下身子,一手抓住大儿子一手抓住二儿子抗在两边肩上。

    临走了又转身对刘小贺说:“就算是熊娃他们看花了眼,可大侄子你这下手也太重了吧!我好歹也是一村之长,这以后我们打交道的时间还多的很呢!”

    刘二喜说完转身就走了,三娃从西瓜地里爬起来赶紧跟了上去,郑老头扶着郑凡也消失在黑夜中。刘小贺紧绷的神经终于松开了。他大吐一口浊气一屁股就坐在了瓜地里。

    村里其他来捉奸的人一下子就围了上去,“小贺,你啥时候变的这么厉害了?连刘二喜都怕你了。”

    “小贺,看不出来啊,走走走到叔那去喝一盅。”村里凡事跟刘二喜有过节的人都来巴结刘小贺,刘小贺突然觉得自己怎么变的受欢迎了,以前要在这些人家里趁顿饭吃简直比登天还难。

    “你这到底是发生什么事了?”远处几团火把处发出焦急的声音。

    原来是刘根生与苗翠花来了,这老两口在屋里睡觉,根本就不知道自己儿子今天晚上惊心动魄的事情,还是一个亲戚跑来敲门,这才赶紧赶了过来。

    刘小贺父母来的时候,这刘二喜一家人已经走了,只看一大群村里人围着自己的儿子,刚开始刘根生还以为儿子又惹了众怒。赶紧往人群里挤。

    进去了才发现儿子坐在西瓜地了,笑嘻嘻的对众人说:“叔,你放一百个心,这刘二喜子今后要再来找你麻烦,你来吩咐一声,看我不把这老狗的皮给扒了。”

    “没问题,没问题,张家嫂子以后有事吱一声。”刘小贺把胸脯拍的梆梆响。

    “老李,你这话说的就见外了吧!还把不把我刘小贺当兄弟?你放心明儿我一定去你家陪你好好喝一回。”

    刘小贺满面春风的看着村里人,他这辈子没享受过如此待遇。以前这些人见了他要不是讽刺要不就挖苦,反正没好话。今天他算是享受了一回被人拍马屁的感觉。

    “难怪那些昏君都喜欢拍马屁的官儿,原来被人怕屁股是如此的爽啊!”刘小贺没事经常听村东的李瞎子讲故事,什么精忠报国故事。。岳飞被陷害。。。反正都是皇帝老儿听信谗言害死好人。他以前还想这皇帝咋这么眼瞎呢?今天他算是领教了一把,马屁还真是比以前的那些挖苦话听着让人舒服。

    刘小贺大言不惭的对四周每一个像他示好的人回应着,他这辈子都没被人这样看重过,原来被人需要是如此的好。

    这刘老爹刘根生在一边听的虚汗直冒,瞧瞧他这儿子都在胡言乱语说些什么,他居然在向众人承诺帮忙收拾刘二喜,他以为他是谁?

    刘根生走近儿子二话不说就是几个大嘴巴子,气急败坏的说:“你个小畜生在胡说八道些什么?”

    刘根生是真的急了,这村里的人都是些什么角色,他心里清楚的很,反正上阵拼命的是他儿子。

    刘根生也就这么一个儿子,哪里见得众人将他往火坑里推?

    “哎呦。。刘老爹,你儿子今天可出大风头了,就在刚刚刘二喜都被小贺打的夹着尾巴跑了。”正在跟刘小贺套交情的老周见刘根生怒气冲冲的,一来就教训儿子,怕是不知道今晚刘小贺的事,这就赶紧给刘根生报喜。

    刘根生哪听的了那么多,在他心里这个儿子还是以前那个儿子,你就是说破大天去,他也不相信儿子可以打的刘二喜跑路,儿子这前几天不是还在医院里躺着吗?

    “去。。去去。”刘根生厌恶的推开老周,他心里在想这些人八成是来给儿子下套的。

    “哥,今晚小贺真的是跟刘二喜打了一架,还把刘二喜的三个熊娃打伤了。”说话的是刘根生的本家。

    “刘老爹这还能有假吗?刚刚小贺真的是帮我们出了一口气。”众人一词。

    刘根生心里疑狐,看其他人都信誓旦旦好像儿子真做了一件了不得的大事。不过很快他就明白了,因为赵老爹出来了。

    就在刚刚刘小贺跟众人说的火热的时候,人群外却有一个人在徘徊,他在想自己要不要上前打招呼,其实赵老爹心里难受极了。

    他一方面恨这个刘小贺,因为刘小贺睡了他的女儿赵燕,赵燕本来跟郑凡好的,至少在赵老爹心里是这么认为的,这郑凡多好,家里又有钱,他老子在村里又有威信,只要赵燕嫁过去,他们家不是一样的沾光?

    为了这个女婿赵老爹都不知道在梦里笑醒过多少次。这郑凡他爹还说要出钱帮他家再添两间房子,大儿子人本来就傻,刚刚娶了一房老婆,家里也是没有多余的房子了,赵老爹正愁自己的小儿子将来娶了老婆没地方住,这女儿只要一嫁出去,正好就解决了自己的难题。

    赵老爹是拼命把自己的女儿往郑家送,每天郑凡一来他们家他就叫女儿陪他出去玩,也不用燕子干农活了,燕子能不干农活当然高兴,可她好像对这个郑凡不是很喜欢,有好几次还给他脸色看,他记得他们小时候明明是很要好的。

    后来赵老爹才知道自己女儿居然喜欢上了这个泥腿子刘小贺,赵老爹听到这个消息时,简直气不打一处来,你说这刘小贺有啥?种田,种田不行,家里穷的就剩几亩沙地,难道叫他送几个西瓜当嫁妆吗?

    赵老爹自从听说女儿喜欢刘小贺之后,只要刘小贺上他们家门他就黑着一张脸说家里忙没空招呼。

    这刘小贺也是个厚脸皮,每次都赖着不走说叔你忙,我不用招呼。然后就去找燕子说话。

    赵老爹心里还在琢磨,这燕子就是再喜欢刘小贺那也还是自己女儿,她还能不顾家里人?不顾他的弟弟将来娶媳妇的房子吗?再说这农村里嫁人,虽然不是古代那种父母之命媒妁之言,可也差不了多少,这儿女的婚事历来就是父母做决定。

    在改革开放初期以及九十年代在农村依然还是有封建思想的根,就包括现在的农村还有很多这样的事。

    赵老爹本来信心满满的在屋前屋后到处比划,没事就在脑子里想象把门就按这里,把厨房修那里。直到那天他听说自己女儿给刘小贺给睡了,他才发觉出大事了,自己想的太简单了。

    自从女儿出事之后,赵老爹就把燕子锁在屋里,不准她出门再去见这个刘小贺。

    其实赵老爹当初在刘小贺家已经认命了,这农村一个没出嫁的姑娘如果给人睡了,那是不会有人再娶了,这不是平白无故给自己找个绿帽带么?

    后来郑凡用铁锹拍晕了刘小贺,大家都以为刘小贺死了,郑凡在逃跑之前专门去找了赵老爹,说自己一定回来娶燕子。

    燕子就是被刘小贺睡了,他也要娶,郑凡的一再保证这才让赵老爹软禁了燕子,只等郑凡避开一阵风头,以他们家的势力恐怕很快就不会再有人追查刘小贺是怎么死的了。

    赵老爹虽然得到了郑凡的保证,可这婚姻大事那还得父母答应才行,在刘小贺第二天去郑凡家里闹事的时候,听到郑凡他爹说要拿钱出来给刘小贺办喜酒,这时候赵老爹才明白,自己这个女儿怕是进不了他郑家的门了。

    回去后他喝了一大碗白酒,站在他设计好准备盖新房的地上破口大骂了一整天,那声音入同来自地狱的长舌鬼。

    骂是骂了,酒醒过后这日子还是得继续过不是,他在想自己怎么去刘小贺家里开这个口,当初在刘小贺家里时自己可是把话说死了。

    有好几次赵老爹都在西瓜地外面看见刘根生,他想上去打过招呼,毕竟以后就是亲家了。

    可走着走着他就又转回去了,他这是不甘心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