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十四章 座上宾客

    更新时间:2018-11-06 16:50:41本章字数:3028字

    没事的时候他也往西瓜地旁边转转,在西瓜地的旁边有一块地就是他自己家的,这段时间这块地里连一根杂草都没有,因为赵老爹几乎天天去这田里,他忙完了就点一袋旱烟,坐在田里看前面的西瓜地,今年的这几亩西瓜看起来不错,个头挺大,又圆又好看。

    望着这些西瓜他的心里才能好受一点,他可没忘记刘根生说的要用这地西瓜娶媳妇的话。

    有时候他也会呵斥一些想偷西瓜的小孩,这可是他自己的西瓜了,虽然不能比郑家给的丰富,可也好过没有强。

    赵老头在看到刘小贺与刘二喜大打出手之后,心里对这个刘小贺的态度犹如过山车一般徒然直上。

    “看来这刘小贺也不是一无是处!”赵老头心里想。他决定应该对自己这个女婿好一点,现在与村长一家恐怕扯不上什么关系了,以后还得靠这个女婿。

    赵老头在后面磨磨蹭蹭的挤了进去,见其他人都对刘小贺大拍马屁自己心里也享受极了,他清了清嗓子说:“小贺,每天你来我们家吃过饭,这几天燕子那丫头可天天念叨你,说你怎么不去看她呢?”

    刘小贺一看这个不待见的自己的未来岳父,亲自请自己去吃饭,看来这门亲事十有八九是成了,他脸上笑得开了花,眼睛眯成了一条缝的说:“爹,我明儿就去看燕子,这几天西瓜要熟了,偷瓜的多,一时走不开,倒是冷了燕子。明儿我挑上几个好瓜,也叫燕子尝尝鲜。”

    “呦。。。小贺,你还没有娶进你家门,就开始叫爹了?够快的啊!”人群里有人打趣。

    “这不是早晚的事吗?你说是不是爹?“刘小贺一脸的贱像乐呵呵的望着赵老头。

    赵老头也知道现在得把话给说开了,他也正好可以缓和与刘小贺的关系。

    “小贺啊,你可得抓紧时间了,这地西瓜收了,我可就等着嫁女儿了。”赵老头也堆出一脸笑。转身又对刘根生说:“这以后我们两家可就成亲家了。”

    刘根生起先还担心赵老头会不同意这门亲事,谁知道今晚这门一闹倒是成全了他儿子,他虽然不知道自己儿子今晚做了什么,可见众人对他的态度,心里也猜了个八九不离十。

    “这村长刘二喜是这么好对付的吗?你一个泥腿子,人家好歹是个当官的。”刘根生心里看着儿子跟村里人一起赌咒发誓说假话,心里很是不安。这年纪大看的自然长远。

    可今晚这赵燕他爹也在这里,刘根生不便弗了他的面子,再说赵老头还邀请刘小贺去找燕子,这心里定是认了这门亲。

    一大群人吵吵闹闹到天亮才离开,每个人都带着满足的表情,这刘小贺一看就是那种惯会说大话的人,他对每个人都承诺一定会帮忙。刘根生在一旁恨不得用眼睛活剥了这个小兔崽子。

    待到众人都离开后,刘根生才对儿子教训起来,可刘小贺折腾了一晚上,哪里还有精力听他爹的教训,倒在那堆烂木板上就睡了。

    刘小贺一觉睡到快中午时候,燕子来了。

    燕子老远就叫着刘小贺的名字跑着,今天赵老头一回到屋里就把燕子给放了,更叫燕子吃惊的是爹居然让自己中午的时候叫刘小贺来家里吃饭。燕子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但是看爹的脸色好像很高兴。

    上午燕子就帮着娘在家里杀了一只鸡,这把燕子高兴坏了。

    “家里杀鸡请小贺,这不是说我与小贺的事情爹同意了吗?”燕子心里高兴极了,她的心思早就飞到了刘小贺的瓜地里。

    快到中午的时候燕子就出门了,她精心打扮了一番,最近这段时间燕子关入了房间里可是消瘦了不少。

    刘小贺睡的跟死猪一样,燕子到了瓜棚里也没有叫醒他,燕子就这样坐在床边看着她日思夜想的人儿,眼泪是成串成串的往下掉。

    刘小贺本来还在做梦只烧鸡,哪知吃着吃着这烧鸡就变苦了,他在梦里使劲的吐着口水,接着就醒了。

    刘小贺睁开眼就看见燕子趴在床头呆呆的看着他,很久没有见燕子了,燕子变瘦了,这是刘小贺在看见燕子时的第一个想法。

    “看什么?是不是不认识本姑娘了?”燕子见刘小贺睁眼盯着自己脸红着问道。

    “燕子你有没有想我?”刘小贺看着红脸的燕子继续问她。

    “没有,我想你干嘛?反正你又不想见我?”燕子举起小拳头在刘小贺身上打了一下。

    “想,我怎么会不想我家燕子?我时时想,天天想。”刘小贺一把抓住燕子的手,用手指在燕子的手上来回轻抚,他在燕子耳边说:“夜夜我都想你,想你想到睡不着觉。”

    燕子红着脸抽回手,厥着嘴说:“那你怎么还不娶我?也不来我家里看我?我都已经是你的人了,你是不是想。。。”燕子关在家里根本不知道外面的事情,他不知道刘小贺进医院也不知道刘小贺去找郑凡家的麻烦,更加不知道郑凡害刘小贺的阴谋。

    刘小贺从背后看向燕子,他觉得自己这段时间受的苦都是值得的,有这样一个女人无时无刻牵挂着你就够了。

    他动情的从身后抱着燕子说:“你瘦了。”

    燕子眼泪哗哗哗的就下来了,她转过身就亲了一口刘小贺,刘小贺也回亲了燕子一下。

    这昨天晚上刘小贺与王寡妇的大战才到一半就被郑凡等人搞中断了,本来就憋的难受,燕子这一亲,刘小贺的邪心思就又起来了。

    他大口大口贪婪的饮着燕子口中的甘津,一只手不规矩的在燕子身上乱摸,接着开始解燕子的扣子,燕子被刘小贺摸的全身软绵绵的。

    “小贺。。。爹还等着咱们回去吃饭呢?家里为了你还专门杀了一只鸡。”燕子根本无力抵抗刘小贺的魔抓,但她还记得来这里的目的。

    刘小贺哪里还管的了吃饭,现在她迫切的想要与燕子睡觉,以解决昨天晚上半路就停下的青阳诀。这青阳诀修炼到一半就被迫停下让刘小贺情不自禁的就想马上再找一个女人完成。

    “咳咳。。。。。”凉棚外面传来几声咳嗽的声音。

    刘小贺与燕子被这声音一下就惊醒了,两人赶紧分开,燕子忙着扣胸前的扣子,刘小贺忙着提裤子,燕子在扣扣子的时间瞄了一眼刘小贺的裆下。

    “我的妈呀,那是修房子用的横梁么?”燕子的牙齿都在打着哆嗦。上次虽然刘小贺就与燕子做过那事,可当时的刘小贺还没有修炼欢青阳诀,燕子也羞的根本就没有敢看他的下面。

    燕子转过脸的根本不敢再看刘小贺一眼,她被刘小贺的弟弟吓坏了。

    刘小贺穿上裤子见燕子也穿戴整齐就往外走,出来凉棚就看见他爹站在外面。

    “爹,你咋来了?”刘小贺本来还想埋怨几句,这是哪个不开眼的家伙敢在这个时候来打扰自己,现在的燕子可是跟自己名正言顺的。可一见是刘根生也就马上没了脾气。

    “我不来你咋走?今天不是你岳父家请你过去吃饭吗?你还愣着干嘛?快去啊。。。”刘根生看了一眼这个色胆包天的儿子,又轻脸对燕子说:“燕子也来了。。叫小贺吃饭的吧?恩。。快去,别叫你爹等急了。”

    燕子想起刚刚自己和刘小贺做的事怕是被这个公公全看见了,不免脸红着说:“爹叫我来喊小贺还有公公你一起去吃饭。”

    “替我谢谢你爹,现在这个时候田里离不开人啊,小贺一个人去就好了,反正瓜卖了到时候就该娶你过门了,有的是时间陪你爹喝酒。”刘根生笑着推辞道,现在这西瓜地倒真是离不开人,这种了一季的西瓜就剩这几天就可以收成了。

    刘小贺随手在地里翻出两个西瓜,用手拍了拍声音很脆一定是甜瓜,他左右手各抱一个跟着燕子去了未来岳父家。

    这一路走来跟刘小贺打招呼的人可不少,人人都叫刘小贺去喝酒吃饭,看的燕子简直是纳闷了,什么时候小贺这么受欢迎了?这以前刘小贺在村里不招人白眼就算好的了。

    刘小贺到了赵燕家里放下西瓜,赵燕她妈热情的递上一块毛巾叫他搽搽汗,这刘小贺一辈子还没享受过这种待遇,他家里只有两块破抹布。

    吃饭的时候赵老头故意让刘小贺坐了上座,刘小贺这个礼数还是懂,这上座一般只有长辈才能坐,他这个女婿可不敢坐这个位置。

    这赵老头硬是让刘小贺坐了上面,一顿饭菜没吃多少,这酒倒是喝了个够,刘小贺一个对桌上的3个,先是赵老头的大儿子赵傻子,人傻喝酒确不傻,你要少喝一杯他马上就记得,然后是小儿子,小儿子今年也15了快到娶媳妇的年纪了,农村15的男人长期的干农活身体早已经成型了,他与刘小贺又喝了差不多半斤,接着是赵老头,三个里面也就赵老头最能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