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十八章 卖瓜

    更新时间:2018-11-06 16:50:41本章字数:3025字

    刘二喜冷不丁的一听妹夫说的话,心里竟然有些发憷,他这辈子可没做几件好事,这老了报应就来了。刘二喜对自己这个妹夫的眼力是很相信的,只要是他看准的到目前还没说错过一件事,他说这刘小贺要踹窝那就定是了。

    可这刘二喜也没办法,这个小辈手上有功夫,要把他逼的急了,说不得就要狗急跳墙,他自己倒是不怕,可他这三个儿子。。。果然这恶人也有脆弱的一面。

    郑老头看了一眼远处公路上的拖拉机说:“这后生的势怕是要起来了,先前你与他过手的那次,这后生就已经夺了你的势,现在这村里人可都在巴结他呢!”

    “让他们巴结去,我看这刘小贺一家还能蹦跶上天,还不是得乖乖的在我管的一亩三分地上种田,交粮。”刘二喜心想老子不还是村长嘛。

    “这人一旦得势又得人心,可就要出幺蛾子了。”郑老头话中有话。

    “妹夫,你这有什么话就直说。。。是不是要收拾这刘小贺。”刘二喜与郑大世搭档多年,这村里也冒出不少要对抗他们的,结果都被他们阴了。

    “这一次不同其他,这刘小贺手上有功夫,我们不能在硬的,就是要来硬的那也不能是我们,自然会有人去找他麻烦。”郑大世自言自语的说完,又对刘二喜说:“你现在马上去镇上找农业站的站长,多送点礼,让他收了刘根生一家的西瓜,他家的这批西瓜有毒。”

    郑大世接着说:“到时候这刘小贺肯定会闹事,你再去找你在镇上派出所上班的侄子,让他把刘小贺抓起来直接定个聚众闹事的帽子,到时候事情板上钉钉至少都要判他个六七年,等到他在回来的时候,他的势恐怕早就不见了。”

    刘二喜听妹夫这么一说,心里就跟明镜似的,他就佩服妹夫的这点,懂得借势,用郑大世的话说那是借别人的力量想灭你的力量,凡事只要懂得因势而为就可立于不败之地。

    刘二喜心想事不宜迟马上就动身,他回屋里从柜子里拿出两千块钱揣兜里,自己一个人走到公路上等经过他们村到镇上的大巴车。拖拉机跑的本来就慢,拉那么大一车的西瓜跑的就更加慢了,刘二喜心里一点也不着急。

    刘二喜想的一点没错,这拖拉机在路上跑起来就想是个乌龟一样,要是下坡路那倒还好,一溜烟的就下去了,要是上坡可就累了刘根生与刘小贺了,一路上凡事遇见上坡的地放,他们两父子就下车在后面卯足了劲的推车,还好刘小贺修炼巨阳决现在的力气大,要不然这一路上可有他们受的。

    就算是修炼了青阳决的刘小贺在到达镇里的时候也已经累的坐地上起不来了。

    “这tm哪里是坐车,分明就是推车来的。”刘小贺心里不爽极了。

    刘根生留下儿子守车,自己一个人开始去镇上专门的农贸市场找买家,现在已经下下午六点了,刘根生心想怕是今晚要在镇里过夜了,他也没想到这几辆拖拉机会这么差劲,往年用的村长家的从来都没像今天这样一路推过来。

    刘根生首先并没有去以往的那个老买家那里,因为去年这人就坑过刘根生,当时刘根生想着已经合作还几年就直接把西瓜给了对方,可对方结款的时候居然是按照上一年的价格给他结算的,这让刘根生很不爽,因为去年当地连续下了好几周的暴雨,很多人家的瓜都遭了殃,就刘根生家的瓜地也少收了至少三成,所以当时的西瓜市场价比往年要高一毛钱一斤。

    刘根生心想要是明天还找不到合适的买家就再去找坑过他的人,毕竟那这三车瓜数量不少,能一口吃下去的瓜商根本就不多。

    刘根生在农贸市场专往那些看起来比较大的瓜果铺子走,进店就问收不收的西瓜,对方一般都说要,可一听有三车大多数人都摇头说不要,这瓜要是短时间卖不出去可就全部烂在仓库里了。

    刘根生转到农贸市场的尾巴处也没得到一个满意的答案,要么是吃不下他的瓜,要么就把价钱压的太低。这是最后一家了,刘根生清了清嗓子走了进去。

    “大爷,要买点什么?随便看。。。这西瓜不错,地里刚摘下来的,你看还顶着花儿呢!”整个铺子就一个女的,皮肤跟大多数城里人一样就一个字白,看起来三十岁左右,长的还不赖。

    “你这西瓜怎么个卖法?”刘根生顺手从地上捡起一个西瓜用手拍了拍。

    “五毛。”老板娘说这话透露着一股不能还价的语气。

    “五毛。”刘根生早已经打听清楚了,现在市场上卖的瓜都是五毛一斤,他在盘算自己的瓜一次性批发出去最低也得是三毛一斤。

    老板娘在铺子里东忙西忙根本就没有时间照顾刘根生,刘根生看她这铺子虽然不算太大,这生意确是这周围几个铺子最好的。

    这天快了黑了,他得赶紧回去了,刘根生走到那老板娘身后直截了当的说:“我田里刚收上来的西瓜,你收不收?”

    老板娘一愣,接着说:“收,你有多少?”

    “有三车,大概1000来个。”刘根生心里其实并没抱有多少希望,这一路上问的已经不少了。

    “行,你想卖个什么价位?”

    刘根生想了想说:“你要三车一起要,我给你三毛钱一斤。”

    老板娘低着头在一个巴掌大的计算器上面点着,“3毛,大概1000多个,那就是一三得三,一个瓜。。。”她又回头问刘根生:“你家瓜是大瓜还是小瓜,大概一个有多重的样子?”

    刘根生说:“大瓜,一个得有10斤左右。”

    “那就是要三千多块差不多四千块钱才行。”这老板娘低着头思索着。刘根生也没有开口催她,他发现这个女人根本就不像个商人,她都没有跟我还价,还有这些买瓜的也没有还过价钱。刘根生心里有些纳闷。

    “行,明天你就把你家瓜拉过来,我要了。”女老板一拍桌子答应道。

    “好。。好。。好。”刘根生笑的合不拢嘴,他没想到这么个女人居然这么爽快,刚刚拍的那一声还将刘根生吓了一跳,刘根生见对方要关门了也就没在说什么,出了铺子就直接去了车队那里。他没想到今天这么顺利,今年的西瓜特别多,天气好凡是种西瓜的都收成好,这也就造成东西都了就贱,刚刚其他的几个铺子都只肯给两毛,反正不愁收不到瓜,这些瓜农难道还能把西瓜放烂了不卖吗?

    这突然的峰回路转怎能让他不高兴?可别小看这一毛钱,几千斤加起来可就多了上千块。

    等到刘根生心情愉悦的回到车队时才发现出大问题了。

    一群穿制服的人围着他的瓜还有他的儿子,他赶紧跑了过去,心想:“难道儿子又惹祸了?这个害人精就不能消停一会。”

    刘小贺手里拿着一把切西瓜用的刀,站在车上面大吼:“你们谁敢来我就劈了他。”

    刘小贺望着周围这群穿制服的人,他也不管对方是什么人,这几车西瓜在他眼里可就是老婆,现在他们要抢瓜不就是要抢我刘小贺的老婆吗?

    “同志,同志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刘根生跑到车旁边拉住一个穿制服的人问。

    那人一脸横肉,恶狠狠的问:“你是说?”

    刘根生抹了一把溅到自己脸上的口水,堆出一脸笑说:“这几车西瓜就是我家的,你们这到底是怎么回事?要是口渴要吃瓜你说一声,可以送你们几十个。”

    刘根生看周围一群人知道这些人怕是来敲诈的,以前他进城里卖瓜也遇到过。

    三个司机一见刘根生回来马上就围了过来,也多亏了他们护着这些瓜,才没有被这群人砸了。

    “这群穿制服的人说是农业局的,要没收你家的瓜。”其中一个司机义愤的说。

    “为啥没收?我又没犯法,凭啥收我的瓜?”刘根生一听就扯着嗓子吼。

    “为啥?你家的西瓜全都有毒,我们这是为了人民的生命安全。”一个穿制服看起来像是头头的人说道。

    这周围围了很多看热闹的人,刘根生一听这人的说话差点一口气上不来,老子种了一辈子西瓜还从来没种出来过毒瓜。

    刘小贺拿着大刀片子在车上对刘根生说:“爹,这群人怕是想抢咱们家的瓜。跟他们拼了。”

    刘根生可不敢随着儿子的脾气来,他从地上捡起来一个被砸烂的瓜,直接放在嘴里就吃了起来,边吃边说:“哪里有毒?有毒也先毒死我。”

    “你吃也没用,你这西瓜里面用了剧毒的农药,这不是你说没毒就没毒的,这是有科学依据的。你们要再执迷不悟我可叫要叫派出所来逮人了。”那个明显是农业站头头的人说道。

    而在不远处的围观人群外有一个人正阴冷的看着刘根生一家,这人就是刘二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