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十九章 进派出所

    更新时间:2018-11-06 16:50:41本章字数:3033字

    刘二喜先去派出所找了自己的侄子说了这件事,他这个侄子直接给农业站站长挂了个电话说有人举报镇上有人在卖毒瓜,叫他去查查。这刘二喜心里还是不放心要是查出来没有毒怎么办?他又马上赶去了农业站,这农业站根本就没把他侄子的话当回事,还在屋里打麻将呢!刘根生直接找到农业站站长把这件事汇报给他,又悄悄拿个一千块钱塞进站长的衣服了。

    接下来的事情他就只需要在一旁看好戏了。

    刘二喜在一旁咒骂这群穿农业站的人:“这群龟孙,上啊。”

    刘二喜心想最好是当场砍死几个才好,那样等会他派出所的侄子才有足够的理由铐了这刘小贺。

    刘小贺站在车上扯着嗓子骂,刘根生拼命的给周围围观的人诉苦。这农业站的人根本就不敢上车上去,全都站一旁看着热闹。

    这农业站站长是个大胖子,名叫郭大善,肥头大耳满脸肥肉,他见对方这几个人不好对付,也就没有用强,自己这帮子手下平时懒散惯了,你说欺负几个怕事的老百姓那是人人争先恐后,一旦遇到这种不怕死的,全都躲的远远的。

    这郭站长想既然收了对方的钱,这事可就得办了,要不下次谁还敢找你帮忙?

    “先前这人不是说他侄子是派出所的吗?这下子正好。”郭站长掏出一块砖头大哥大就开始拨派出所打电话。

    “派出所吗?我这是农业站,这边有几个刁民卖毒西瓜不说还打伤了我好几个手下,你们过来处理一下。”

    这刘根生一听这个胖子站长直接报警了,心里更加是没底了,他不知道这些人想干什么?你要说是敲诈吧,那他怎么还敢报警呢?这不是自寻死路吗?

    刘根生心里总觉得哪里不对劲,他卖瓜也好几年了,还从来没有遇到过这样的事情。

    派出所的人很快就出现在了刘根生的车队旁边,带头的那个戴帽子的正是刘二喜家的侄子,他装模作样的询问了一遍郭站长,又走到刘根生的面前问:“人是你打的?”

    刘根生是认得这个带帽子的人,此人叫李正义,这人是刘二喜家的侄子,因为有一次刘根生用刘二喜家的拖拉机运西瓜到镇上还遇到过他,那次也是有人想敲诈他,这刘二喜暴揍了那人直接叫来了他这个侄子铐走了。

    刚开始刘根生心里还高兴,怎么说这人带钢盔的警察自己的认识,能够说的上几句,很快他就发现了自己的愚蠢,这人哪里是来主持正义的?根本就是来找麻烦的。

    这个李正义连续问了好几个问题把刘根生问的哑口无言。

    李正义指着地上几个农业站的人问:“这人是不是你打的?”

    刘根生知道这几个是他娃打的,但是事出有因,“这几个人抢我家西瓜。”

    “你知道不知道这几人是国家科技人才?他们都是政府的人。”李正义一脸的严肃表情,好像完全就不记得刘根生这个人,意思就是你别跟我攀交情。

    刘根生也不知道该怎么回答才好,只有硬着头皮继续说:“不知道他们的身份,只知道他们来抢瓜。”

    李正义叫过来郭站长问:“你说的有几车剧毒西瓜,是不是就这几车?”李正义用手指刘根生身后的拖拉机。

    “是,就这几车。这几个刁民不仅贩卖有毒西瓜,还蓄意伤人,你看我这几个手下。。。“郭站长与李正义唱着双簧。

    李正义转过身来对刘根生说:“这几车西瓜要全部销毁,你儿子动手打人我们要带回所里去。至于你嘛,我看你也一把年纪了,回去准备医药费赔给这几个受伤的人,就暂时不用关押了。”

    李正义快速的宣判了刘根生等人的事件,刘根生觉得这世上怎么还有如此霸道的人呢?我出来卖个西瓜招谁惹谁了?这人一来就认定是毒瓜,还要铐他儿子,居然还要自己陪医药费?

    刘根生一股子热血直接从脚底串到了脑袋里,他跳着脚骂道:“你个龟孙,是不是刘二喜那个老杂种叫你来害我们家的?这青天白日的还有没有王法了?”

    李正义当众被人这样羞辱不知道是哪辈子的事情了,现在他在派出所也算是个小头目,这平常出警都是他的手下,今天这事是他叔亲自来求他的,他怕手下这帮子人搞砸,这才亲自带人来处理。

    “你个老杂毛,敬酒不吃吃罚酒。”李正义抄手就是一警棍直接朝刘根生的脑袋砸下去。

    “哪来的秃那小厮,敢伤我爹,先吃我一刀。”刘小贺一见这警察居然直接朝他爹下手,急的马上跳下车,嘴里居然又喊出了村东头瞎子经常讲的水浒传的名言。

    这李正义年轻时候也是打架的一把好手,一身功夫基本都是刘二喜所教,所以对刘二喜有比较特别的感情,在派出所里那是真正靠业绩出来的。这凡事遇到悍匪,比如偷牛贼,杀人案这类的都是由他负责。

    李正义见刘根生的儿子突然从旁边杀出,那挥像刘根生的棍棒直接一个一百八十度大转弯横扫向刘小贺。

    刘小贺两眼通红,他根本就不怕这李正义的棍子,他看也不看举刀就朝李正义的脖子砍去,李正义吓的直接一个后退丢掉了手上的警棍。

    这李正义也是见过不少不要命的,这刘小贺就得算一个,一出手就是要命的狠招,如果刚刚自己那一棍子打下去,对方最多断两根骨头,可他这一刀要落下来,我可就没命了。

    “难怪叔要来找我帮忙,看起来这人也是个狠角色。”李正义退后一步看着刘小贺。

    以往遇到这样的狠人也并不是没有,功夫差一点的李正义就与兄弟们一起上,要真打不赢,他可就只有拔枪了,要知道警察之所以不怕悍匪就是因为他们开枪杀人不犯法,只要他们手上有抢,你就是功夫再高,那还能躲的过子弹?还能顶的住子弹?

    今天出来的时候他就多留了个心眼,随便带了一把手枪。

    李正义手往腰间一摸,掏出一把手枪直接冲天开了一枪。

    “砰。。。”这一响直接就镇住了周围的所有人,连刘小贺也本能的往后退了一步。人天生对这种致命性杀伤性武器有一种恐惧感。

    “全都都我铐起来,谁敢再动,老子直接一枪送他去见阎王。”李正义手枪举天对着周围的人大声喊道。

    李正义带来的几个手下迅速的上前将刘小贺跟司机还有刘根生全铐了起来,李正义见这几人全部带上了手铐,这才放下枪仔细的检查了一下,又重新插进了腰间的一个皮袋子里。

    刘小贺也被这枪声吓到了,这还是他第一次听见打枪,他可以感觉到那个小东西的威力是何等巨大,“如果那人向自己开枪,十有八九自己现在已经是死了。”刘小贺坐在铁皮车里想到。

    刘根生的三车西瓜直接拉进了农业站里,这伙人刚拉进去就抱了几个切开自己吃了起来,郭站长一张老脸笑的开心极了,这白得1000块钱不说,还搞了三车西瓜。在九十年代几千块钱不是小数目,按当时的消费力可以当现在的几万块甚至十几万。

    刘根生瘫在警车里绝望的咒骂着,他觉得自己对不住儿子,为了儿子的娶媳妇的聘礼钱这次说不定还要坐牢,他情愿自己的坐牢。

    “爹,我看这群人分明就是想霸占咱家的西瓜。这次认栽,西瓜咋们不要了,这聘礼钱回去了在另想办法。”刘小贺见爹满脸绝望的表情,先给刘根生宽心。

    “小贺啊,这恐怕是那刘二喜在背后捣的鬼,这个带钢盔的警察,以前我认得他,就是刘二喜的亲侄娃儿。”刘根生满脸愁容的说。

    “啥?又是这个老杂毛在背后搞事?”刘小贺对爹说:“等我回去了,再去找这个老杂毛的麻烦,要他给我全吐出来。”

    刘小贺想问题想的简单,以为这次只是西瓜没了就可以回村了,刘根生看问题看的远,他觉得事情恐怕没有那么简单。这能不能回去还是两说。

    到晚上的时候刘二喜在一个小酒馆里请自己这个侄子还有郭站长两人吃饭。

    “大侄子,你说这刘小贺得判了什么刑?”这刘二喜最关心的还是这个问题。

    李正义笑着吃了一口菜,故作高深的说:“这个事情可就难说了,叔,这么给你说吧,往小里说,现在就可以放了,这要往大里说嘛,这聚众闹事、打伤国家公职人员光这几条加起来少说也得判个好几年。”

    这郭站长在一旁接着李正义的话说:“还得加一条贩卖有毒食品罪。”

    “好,好,好。”刘二喜连叫三声,他没想到今天的事情会这么顺利。这下算是除了他的一个心头大患。

    “叔,那几个司机还有刘小贺他爹,我准备给放了。”李正义皱着眉头说:“要不然又有人要去上访了,这刘根生也闹不出什么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