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三十章 拘留所里的老大

    更新时间:2018-11-06 16:50:41本章字数:3030字

    “对。”刘二喜想了想点头,“这几个司机是隔壁村的,也就是个拉货的,确是不好久关,这刘根生一把年纪了,又在我眼皮子底下,他翻不起大浪。”

    几人一顿饭吃的有说有笑,临了刘二喜又给郭站长塞了一条过滤嘴香烟。

    刘小贺一家人连同司机一起被关进了派出所的一个拘留处。

    一个房间大概有七八人,刘小贺与他爹关在一起,三个司机另一间。

    刘小贺的被关押的那间房间里,已经有了6个人,刘小贺与刘根生进去时候,其他几个人都凶神恶煞的看着他们。

    其中一个手上有纹身的汉子说:“你们哪条道上的?”

    刘小贺一听这话就想起来瞎子说的书,他顺口说:“敢问英雄是混哪条道上的?”

    “英雄?哈哈。。。。”其他几个都笑了起来,这伙人其实就是看了内地盗版的古惑仔,走上邪路的,在九十年代被这部系列电影毒害的年轻人不计其数。电影里充斥中暴利血腥,扭曲的人性,大量的黑帮文化直接让这些年轻人都有一种拉帮结伙的愿意,这归根结底还是民间没有娱乐活动所导致的。(现在的网络很好的转移了年轻人的注意力)

    “小子,老子是青龙帮的,你混哪个堂口的?”那个年轻人亮了亮手臂上纹的一条龙。

    刘小贺在农村根本连电视都没得看,更加别说电影了,在他们村里就只有几户人家有电视,村里人谁家有电视,那简直就跟现在开跑车一样。

    像村东头李家刚买电视那会,家里天天跟开大会似的,每天都是人山人海,刚开始刘小贺也去开,觉得稀奇,后来也不知道是哪个缺德的家伙半夜把那家人的锅盖给搬走了,当时的电视可以说全部都是卫星接收,其实就是一个大锅盖放在屋顶收频率的。

    刘小贺哪里听过什么青龙帮,什么堂口之类的,他扶他爹坐下之后说:“我是水泊梁山的,你听过鲁智深没有?我就是跟他们一路的。”

    “我去你妈的。。。”其他几人小混混全都大笑起来。“这个人简直是太搞了。”

    那个眼睛细细的小混混看着刘小贺父子两鄙夷的哼了一声,这几个小混混看见刘小贺一身农村打扮,身上的裤子还是卡布基蓝,他根本就懒的再跟他说话,这群小混混身上穿的都是九十年代最时髦的牛仔裤。

    又有一个小子走到刘小贺面前问:“带烟没有?你懂不懂进局子要先拜堂口?”

    刘小贺自己不抽烟,不过他身上还真有一包过滤嘴,这是他爹留给他叫他招呼司机的。

    刘小贺也不想惹事,现在还在派出所,他也看出来这群人的不怀好意了。

    他从包里摸出那包烟,顺手丢给了那个混混。

    几个本来躺在地上的一见有烟抽,全都爬了起来,一人一只开始吞云吐雾起来。

    “这什么破烟。”他们边抽边抱怨。

    待到烟瘾过够了,他们又准备找点娱乐节目了,几个人的眼睛一交流都在点头。

    “喂,小子,你知道不知道这进局子拜堂口,是怎么个拜法?”几个小伙子当中看起来最壮的一个在刘小贺的腿上踢了一脚。

    刘小贺觉得今晚要是不给这几个家伙点颜色瞧瞧怕是睡不安稳了,他强忍着愤怒问:“怎么个拜法?”

    “你得给我们先进来的人一个一个洗脚。”

    刘小贺看了一眼已经气得睡着了的爹,他起身说:“来,老子给你们洗下骨头。”

    一分钟过后。

    刘小贺躺在地上指使着:“往左边一点。。。你他妈是没吃饭吗?用点劲。”

    “洗个脚丫子都不会,你这个堂口拜的也不好嘛!”

    这几个小混混今天算是开了眼了,什么是高手?这就是高手。

    刚刚他们六个一起上,还不够刘小贺塞牙缝的,几个小鸡似的拳头落在刘小贺身上就跟挠痒痒似的,他只要一动手立马就要倒一个,也就是一个呼吸的时间,六个社会青年全都倒在地上呻吟了,刘小贺关键是怕惊醒了刘根生,要不然也不会轻易放过这几个家伙。

    本来刘小贺揍完这几个家伙也没打算怎么,可这六个小年轻一商量确主动当起了仆人,又是洗脚又是按摩的,这刘小贺倒也还是享受。

    这几个小家伙边为刘小贺按摩边向刘小贺诉苦,说是在外面被人欺负的没办法,这才跑到局子里来保平安。

    几个说着说着就给刘小贺跪下了,说要认他着老大,以后就跟他混了。在这几个人眼里,这刘小贺简直就是一个杀神,这比东街霸王还要厉害多了。他们相信只要有刘小贺带着他们混,出去之后东街西街全部都会被他们横少,说能顶的住这个杀神啊?

    刘小贺可没心思收什么小弟,他就是一农民,要不是靠家里的几亩沙地,恐怕连自己能不能养活都还是个问题,哪里还收什么小弟?建什么堂口?

    这几个社会小青年哪里肯放过这么猛的大哥,他们不比殷勤的伺候着刘小贺。

    其实连刘小贺自己也不知道,今天会成为他这一生的一个转折点,而这六个小混混会成为今后全国道上闻名的六把刀。

    “大哥,我叫李强,你今后可以叫我强子。”这六个中就这个肌肉最大身板最结实,当然在刘小贺眼里不值一提。

    “我们六个成立了青龙会,外面还有十几号兄弟,现在是我当帮主。”李强对刘小贺无比惭愧的说:“本来我们想先在南街找快地盘收保护费的,谁知道被东街的人抽了冷子,伤了好些个兄弟,我们也是被追的没办法才跑派出所来的。”

    李强又对其他几人说:“从今天起就是刘哥当帮主了,我降一级做个堂主。”

    刘小贺懒洋洋的躺在地上说:“你们爱谁做谁做去,我可没空,西瓜都没了,娶媳妇的钱都找不到,我还要养你们,想都别想。”

    刘小贺哪懂什么帮派,在他的意识里还是瞎子说书那种,什么落草为寇没饭吃了就下山去抢一把,他可是有家有媳妇的人,这刀口上过日子他还真没想过。

    刘小贺哪里知道现代黑帮的变迁,早已经过了出门打劫的时代了,现在还半夜出去抢劫的也配说自己是混社会的?那最多只能跟贼差不多。

    “大哥,凭你的本事,找钱那还不是分分钟的事情?!”李强一听刘小贺说话就知道刘小贺根本不懂,其实他自己也不是很懂,全是跟电视里面学的。

    刘小贺一听有门路找钱也来了精神,他问那个黄毛:“怎么找?你要叫我出去抢那可不行。”

    “哥,哪里是抢,是人家来送给你。”李强一见刘小贺动了心赶紧快马加鞭,“就哥你的实力,来送钱的肯定多的是,保管你收钱都收到手软。”

    “人家凭啥送钱给我?”刘小贺就纳闷了,他想不清楚这其中的问题。

    “用道上的说话这就是收保护费,保护费,保护费,意思就是你收了他的钱就要报他的平安。”李强继续给刘小贺解释。

    “那他为啥不找警察保费他,偏偏要找我呢?”

    “因为大哥你比警察厉害啊,这警察管不了的事情可就多的去了。这就好比做生意的,要是天天有人到你家店里闹事,你这生意还做不做了?”李强说话尽量让自己看起来老道,他把腰板挺的直直的。

    “有人闹事,干嘛不报警?”

    “报警有啥用?又不是什么大事,就是抓到了也最多关两天就放了,回去又继续去闹事,大哥你说这生意还能做吗?”

    刘小贺总算是听明白了,他双手插在袖子里琢磨了半天,想是这么个理儿。

    “可我不能老呆镇上啊,家里还有农田要伺候呢?”刘小贺稍稍动了心。

    李强见刘小贺松口了,心里总算是松了一口气,他对刘小贺说:“大哥,你不用天天待镇上,只要出去抢地盘的时候你到镇上来出手就好了,其他事情教给兄弟打理。”

    李强把其他几个兄弟排成一排给刘小贺介绍。

    刘小贺一听他们的名字就头疼,什么白星魔抓张太保。。。。

    “停,停,停。”刘小贺赶紧叫停了这几人,他仔细看看了这六个小家伙,除了李强看起来挺能挨揍外,这其他的五个都还是在长身体的小年轻,个个都穿着牛仔裤光着膀子,手上纹了一条龙,每个人都染了一头黄毛。

    刘小贺指着他们头发说:“以后我就叫你们黄毛得了,你就叫1毛,你2毛,你3毛。你4毛,你5毛。李强你就叫黄毛吧。以后手底下的弟兄都归你管,我不在的时候你就是老大。”

    李强他们一听这名字都惊呆了,这出去还不得给道上的兄弟笑死。他们齐齐的看向李强。

    李强也没想到老大会给自己取这么个名字,不过现在最重要的是老大愿意加入统领青龙会,这名字难听点就难听点吧。只要以后闯出名堂这个名字一样可以变的吓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