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三十六章 刘二喜的杀手

    更新时间:2018-11-06 16:50:41本章字数:3020字

    “没毒,这能有啥毒,前天我们也是听人举报,误信谣言,这回来马上就化验,根本就是恶作剧嘛!”站长笑眯眯的陪着不是,他心里可受了不小的惊吓,书记的妹妹亲自出来来提瓜,还好自己昨天没有偷偷的扣下一批。

    昨天夜里就有人向他提还回去一半就好了,他当时其实是心动的,但吃不准这几个农民是什么来路,就没有答应,毕竟这事可是书记亲自过问,再说他也升了官,这时候可不想多事。

    刘根生看着堆在地上的西瓜,眼泪都快掉出来了,为了这些瓜他这几天可是受尽了折磨。他真想抱着西瓜大哭一场。

    西瓜就全部堆在院子里,当初是连着拖拉机一起运过来的,后来派出所放了几个司机,他们就来取走了拖拉机,刘根生家的西瓜就全部堆在农业局的院子里,像一座小山一样。

    很快一个现实的问题出现了,这瓜该怎么运回去呢?郭美丽从来就没想过这个问题,刘根生现在也没有办法。

    新站长见他们根本就没带车来,马上就跳出来献殷勤,说马上叫早上出去送东西的农业站的大头车回来帮运西瓜。

    随后又请刘根生父子与郭美丽到办公室休息。

    昨天夜里的刘二喜穿着衣服先到了南街的一个舞厅。

    他先在门口往里望了一眼,接着走了进去,一个女浓妆艳抹的女服务员赶紧迎了上来。

    服务员领着刘二喜坐在舞池旁边的一张桌子,问:“先生,要喝什么酒?”

    刘二喜看了看周围有不少的年轻人已经在跳舞了,他东张西望了半天,看到好几个像是镇场子的打手,知道没有来错地方,这个人头买卖这些人是中介,只要找他们就肯定能找到接活的人。

    “给我来一打啤酒。”刘二喜豪爽的点了一打。

    果然酒一上桌就引起了周围人的注意。

    刘二喜安静的喝着啤酒,不时的看一会舞池里的情侣,在这里来玩的基本都不是什么好鸟,九十年代的歌舞厅可以说没有一个是正规的,基本都小混混与婊子的场所,特别是县镇这种地方。基本没有正常人会到里面去玩的,那里经常发生暴力时间,毒品也非常的泛滥。

    果然在刘二喜喝掉三瓶啤酒后,一个镇场子的汉子向刘二喜笑着走了过去。

    刘二喜用眼睛目测了一下,觉得自己可以10秒钟就干倒他。

    “这位大哥看起来面生,是路过卧龙?”那汉子笑着与刘二喜套着话。

    “恩,来这边有点事。”刘二喜不咸不淡的说。

    “大哥,我这里有点好玩意,你要不要试一下?”那汉子摊开手掌里面放着几颗摇头丸。

    刘二喜年轻的时候也吃过这玩意,已经很多年不碰了,那时候还不叫摇头丸海洛因,而是叫土烟,在他小的时候村里还有人种这个卖钱。

    刘二喜笑着摇了摇头。

    那汉子心想来这里的人不都为这个吗?他以为刘根生是嫌他货不够好。

    “大哥,咱悯人不说暗话,我这里的货就是整个卧龙最纯的。”那汉子拍着胸脯向刘二喜保证,接着又笑眯眯的说:“在这里买货,你要是晚上想带个妹子回去玩,可以算你五折。”

    刘二喜也不想再给他兜圈子,他低头看了看周围的人,轻声对那汉子说:“兄弟,我想找你做一个生意。”

    “做生意?”那汉子心想不会是批发摇头丸的吧?这整个卧龙,是有好几个势力在争吃这块肥肉,经常是流血冲突不断,像他们这样的舞厅谁也得罪不起。

    刘根生直截了当的说:“我想找你买卖人头。”

    “你是买还是卖?”那汉子一听原来是这事,在当时这样的事情多的去了,很多没钱吸毒的人,都愿意做这一行。

    “买。”

    “对方是个什么身份?”这汉子倒是懂门路,问的话都透着专业。

    “就是个农民!”刘二喜回答说。

    这买凶杀人也是有价钱的,这里面分成三等人,一是政府官员,二是一般的职工,三就是普通农民。

    “要活的还是要死的?如果要活的,是卸肩膀还是砍腿?”那汉子继续问。

    “只要他从今以后走不了路就可以了。”刘二喜估摸着自己身上的钱,要买一条命有难度。

    那汉子伸出一个手指头说:“1千。”

    刘二喜思索了片刻,“成交,不过,我想要向你说清楚,这人身上有功夫,一般等闲几个人近不了身。”

    “这你不用担心,既然收了你的钱,就会把这事办好,不见腿我双倍赔给你。”汉子很有把握的说道。

    这汉子心里还在想,就一个农民也就是庄稼把式,一身蛮力罢了。

    刘二喜先拿出五百块放在桌子上,“这是定金,事成了,付你另外一半。”

    “没问题,我现在就给你联系人。”汉子收了钱,马上转身就往一堆看场的人走去,他心想,这人倒是懂规矩。

    很快以个全身肌肉男就走到了刘二喜面前。

    刘二喜看了一眼这个男的,像是刀口上走过的狠人,不过要对付刘小贺还是不够。

    “你不行,你不是他的对手。”刘二喜直接说道。

    这个肌肉男对刘二喜的话不屑一顾,“买主,你怕是不知道我的厉害。别的不敢说,在这城南还没有人不怕我的。”

    刘二喜问:“你做过几单生意?”

    “加上你就是五单。从来没有失手过。”这人回答刘二喜。

    “买主,你放心,我遇见过凶的狠的,我知道怎么做。”这人阴阳怪气的说:“没人会时时堤防,这身后的刀子可是看不见的。”

    刘二喜现在也没有办法,身上就这么多钱,能请的起这样一个人已经不错了,希望能一次搞定刘小贺,多年的经验告诉他刘小贺怕是以后更难对付了。

    刘二喜知道刘根生一家要去农业站取西瓜,就让这个汉子明天到农业站门口,到时候他指给他看。

    就在刘小贺他们刚刚进农业站的时候,远处的刘二喜就指着刘小贺说:“就是这人。”

    刘小贺与父亲还有郭美丽在办公室内坐到上午快11点了,那站长说的长斗车才回来,不过刘根生一看就很满意,因为这车斗够大,一次就可以全部运走所有西瓜。

    站长叫出了所有农业站的人很快就全部装完了地上的瓜,刘根生与儿子坐进车里,郭美丽打车跟在后面。

    这新站长也算是尽心尽力,叫上农业站的所有人全部坐车去郭美丽的档口,帮忙卸货,样子看起来是很积极。

    等拉到郭美丽的档口后,一群人又很快卸下了西瓜。

    郭美丽拿出一把西瓜刀,剖好几个大瓜给大伙解渴。农业站新站长吃完西瓜就带人回去了。

    这伙人倒是让刘根生父子对他们的态度大为改观,上次看起来像强盗一样,今天怎么变的好像做好事不留名的雷锋?!

    这一切都妥当了,郭美丽就拿出计算机先给刘根生结款。

    “叔,你看一下,是不是这个数?”郭美丽直接给了刘根生5000块。

    这大大超出了这批西瓜的价值,就按1000个西瓜,每个西瓜10斤,那就是一万斤,先前本来应该有1200个左右,不过这在农业局放了一个晚上之后少说都没了100多个。

    按先前给说好的3毛,那也只有三千块钱啊,这个大妹子怎么会给我五千块呢?刘根生又些摸不着头脑。

    “大妹子,你是不是算错了,老汉我虽然没读过书,不过这西瓜生意倒是做了几年,这一车西瓜最多也就三千块钱。”刘根生可不想占她便宜。

    刘根生继续说:“这次你帮了我们父子大忙,我给你便宜,就算2毛5一斤。你给算算是多少?”

    郭美丽哪里有算错,她这是估计在讨好刘根生呢!也不知道怎么的,她觉得自己这辈子恐怕都离不开刘根生的儿子了。所以乘现在先把关系打好,她也知道这笔钱是给刘小贺娶媳妇用的,可她一定都不担心。你要问她为什么?她自己也说不上来。

    “那哪能这样?”刘根生一辈子也没占过别人便宜,跟别说人家还帮了咱家这么大的忙。

    “这事我要向你们道歉。”郭美丽无比诚恳的说:“其实那天收你家瓜的那人,就是我的堂哥,害你们白受了好几天的苦,这瓜也掉了不少,我给这钱就当是给你们赔罪了。

    郭美丽哪有什么心思给他堂哥郭大善道歉,他这完全是在讨好刘根生与刘小贺呢!

    刘根生都蒙了,这都什么跟什么啊?他从来都没想过这个大妹子,居然就是农业站站长的亲戚,这哥是强盗抢了他家西瓜,这妹就还了西瓜还要赔钱。

    “这堂哥是堂哥,你是你。”刘根生心中生出无限感慨,这都一个家族的,人咋就这么不一样哩?

    不过刘根生是坚持不愿意多收大妹子的钱。

    郭美丽问:“小贺是不是要娶媳妇了?这用钱的地方还多着呢!这钱就当我预定你家明年地里的瓜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