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三十八章 抢劫

    更新时间:2018-11-06 16:50:41本章字数:2919字

    刘小贺还以为来人是这抢劫犯的同伙,所以当他感觉到有人在接近的时候,一股杀气就瞬间弥漫而开。

    “这人不简单。”李正义望着一脸轻松的刘小贺心里想到。

    郭美丽一见刘小贺回来吓得就哭了,她一下扑到刘小贺的怀里。

    “谁叫你胡来的。。。。你吓死我了。”美丽真的是担心坏了。

    刘小贺傻眼了,刘根生都傻眼了,“难道城里人都这么开放?”父子俩一同想。

    李正义在一旁也看傻眼,“这大小姐什么时候跟这个刘小贺好上的?难怪郭书记会过问西瓜的事儿,原来是有这层关系。”李正义想当然的认为刘小贺跟郭美丽好上了,刘根生家的西瓜出来事,这大小姐肯定会帮忙。他还在庆幸还好及时抽身。

    不过很快美丽就觉察到了自己的冲动,她赶紧退后一步,满脸羞红的低着头,刘小贺满身的香味不知所措。

    李正义很快将被刘小贺揍晕过去的肌肉男铐了起来。

    旁边几个南街的大佬走到刘小贺身边看了一眼这个抢劫犯说:“这人是东街霸王刘虎的手下,我以前见过。”这几人一看不是自己的人心里松了一口气。

    “东街霸王刘虎?”李正义心里犯难了,这东街可不归他管,现在的派出所一共有四位副所长,分管东南西北四条街,这四个副所长多各自在竞争,四条街道也同样在竞争这块肥肉,要知道整个卧龙镇就这么大,每个人都想吞并对方的。

    现在的东街刘虎可谓是整个四街势力最大的,手下光是小弟就养了100多人,开了七八间歌舞厅,十几间发廊,还有卡拉ok厅反正什么赚钱就干什么。而东街也一直就是一块大肥肉,因为这条街道不仅繁华还离镇政府最近,很多来政府办事的请客吃饭的都会到东街。

    分管东街的副所长每年光是分红钱,就让其他几个副所长眼红不已,当然具体有多少他们也不知道,这种事情毕竟是在暗中进行的。但是通过每年他们自己街道进贡的钱多少也能感觉到。

    李正义的表情有些扭曲,他在想:“这人跑到我南街来抢郭书记的妹妹,这不是摆明了要搞我嘛,东街那么大的地盘还不够,现在居然还想吞我的南街不成?”

    李正义哪里知道,其实这个劫匪根本就不认识郭美丽,这人要知道这个女人是郭书记的妹妹?要真知晓自己要对付的人与这女人的这层关系,打死他也不敢接这单生意的。现在的卧龙镇大佬都在约束自己手底下的兄弟,不能再像当初那么蛮干,现在来钱的路子广,像这种买卖人头的,已经很少有人干了,这人也是因为吸上了毒品,才在外面接点生意赚外快。

    李正义现在唯一担心的就是这事被郭书记知道,他是明白郭书记对这个妹妹有多疼爱,现在派出所的几个副所长都在瞄着眼睛看谁出事,谁出事就被其他人吞。

    “大小姐,你看这事闹的。。。这人我们马上带回去连夜审问,一定给你一个满意答复。”李正义走到美丽面前请求:“这事能不能别告诉郭书记?”

    郭美丽见刘小贺平安回来,也没往深处想,她以为这就是一件普通的抢劫事件。

    “老李,你这街上不太平啊,这事我就不去哥那里说了,不过以后可得多派点手下上街巡逻。”郭美丽说这话的时候又变成了那个成熟大度的女人。

    郭美丽与刘根生父子坐车回到了旅馆。

    刘根生担心郭美丽一人回去危险,毕竟刚刚才经历了危险的事,他对儿子说:“小贺,你去送送,看着到了铺子你才回来。”

    郭美丽也没有拒绝,她心里其实是有点期待刘小贺能送送自己的。

    “好。”刘小贺把手上的衣服全部丢给刘根生。

    郭美丽看了一眼手上的表,已经九点半了,很多的铺子都开始打烊。美丽也没有叫车,两人就这样肩并肩的走在繁华大街上。

    “你回去就要娶媳妇了?”美丽问刘小贺。

    “恩,是我们村的,叫燕子。”刘小贺说。刘小贺闻着美丽身上的香水味道,心里总是不自在,以前她还从来没有跟一个女人这样一起走过路。

    “燕子,燕子。”美丽重复的念着。“她长的漂亮吗?”

    “漂亮。”刘小贺心想燕子是长的漂亮,又看了一眼美丽说:“不过没有你白。”

    “那你说我漂亮吗?”美丽突然停住脚步,用手捋了披肩的长发问道。

    “漂亮啊。”刘小贺完全没有觉察到这个女人问这个问题的重要性。刘小贺对于电视上说的爱情什么的,根本就一窍不通,他哪里知道一个女人如果问一个男人这样的问题,就是在暗示对方,我喜欢你。

    美丽被刘小贺的不解风月难住了。这人怎么一点也不懂女人的心思!

    两人接着都没有说话,美丽不说话,刘小贺也不主动,他根本不知道该说什么,不过这一路上让刘小贺感受到了一种不一样的感觉,那自己也形容不出来,反正就是有点紧张又觉得很舒服。

    刘小贺送美丽回到水果铺子,美丽拿出钥匙开了卷闸门,刘小贺马上上前将门提了起来。

    美丽进到门里打开了电灯,刘小贺一时间不知道自己是不是该走了。

    “那我先回去了。”刘小贺站在门口木头木脑的说。

    “等会儿,急什么?”美丽转身对刘小贺说,转身从地上拿起一个西瓜在桌子上切开,她招呼刘小贺:“天这么热,吃块西瓜再回去。”

    刘小贺也觉得口渴,他进屋拿了个小板凳做在美丽的身边,从美丽手上接过一大块西瓜。

    美丽从拿过旁边的收音机,把里面的天线全部拉直后慢慢的开始调,接连调了半天也没有收到频道。

    刘小贺对这个小机器感兴趣极了,昨天他就看到美丽的这个收音机,他们村里只有村长家里有,那个郑凡好像也有一台,刘小贺已经对郑凡的收音机腻歪透了,那家伙老是拿这个去找燕子,燕子也特别喜欢这个小机器。

    刘小贺丢了手里的瓜皮走到美丽的身边认真的问:“你这个小机器叫个什么名儿?”

    美丽发现刘小贺居然靠自己这么近,她红着脸说:“收音机。”

    “你们那里没有吗?”美丽觉得现在彩色电视机在农村可能很少,但收音机应该很多的,她哪里知道刘小贺的村子,到现在为止基本可以说是原始部落。

    “有,村长家里有。”刘小贺想看看这个东西是怎么发声的,以前郑凡可是从来不让他碰收音机的。

    “来,给你看看,说不定你能调到一个频道呢?!”美丽看出刘小贺的好奇心。

    “算了,等会给你弄坏了就麻烦了。”刘小贺可不敢碰这么高级的东西。

    “坏就坏呗,坏了拿去修修就好了。”美丽无所谓的说,“叫你调你就调,不怕。”

    刘小贺心想这可是你叫我碰的,坏了我可不管,他顺手拿起这个小东西在眼睛前面打量,接着又使劲摇了摇里面。

    美丽看见他的样子就好像,难不成还能生娃?她指着收音机上面的一个圆圈说:“你转这个,慢慢转,听到有声儿就对了。”

    刘小贺听从美丽的话开始转,他转的极慢。

    刘小贺弓着身子,美丽俯在他的身边,长发散漫的落在刘小贺的肩膀,刘小贺慢慢的转。。。。

    一圈。。。

    很快这个小机器里就飘出了歌声,刘小贺觉得太神奇了,他眯着眼在笑。。。

    收音机飘出来自海峡对面的声音。。。这些歌曲陪伴七零后至八零初的人们在那穷苦的日子向往美好,憧憬爱情。。。

    两人一动也不动。。。。

    如果没有遇见你,我将会是在哪里

    日子过得怎么样,人生是否要珍惜

    也许认识某一人,过着平凡的日子

    不知道会不会,也有爱情甜如蜜

    任时光匆匆流去我只在乎你

    心甘情愿感染你的气息

    人生几何能够得到知己

    失去生命的力量也不可惜

    所以我求求你别让我离开你

    除了你我不能感到一丝丝情意

    刘小贺都听的呆了,这还是他第一次听到流行歌曲,村里连个广播都没有,他听的歌曲都是那些老人自己唱的山歌,要么就是自己编排的荤段子。。。。他哪里听过这么好听的声音!

    刘小贺将耳朵贴在收音机的喇叭处,她对美丽眨吧眨吧眼睛说:“这个好听,就像黄鹂鸟一样。”

    美丽白了他一眼,旋即又笑出了声,“哪有这样的比喻?这人咋这么讨人喜欢。”美丽心里想。其实古人形容一个女子的声音好比黄鹂鸟是在夸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