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四十八章 郭大善的新房

    更新时间:2018-11-06 16:50:42本章字数:3024字

    刘小贺在人群中眼睛笑成了一条缝,这回是各家都邀请他去吃酒。燕子的爹更是笑的合不拢嘴,他这个便宜女婿一转眼就变香饽饽了,他是怎么都没想到。

    刘根生对着村里人喊:“乡亲们,以后我儿子有什么不懂的地方,还望大家多体谅,小贺一定会和郭专家一起让大伙儿过上好日子。”

    刘根生毕竟是老人,说话也不忘带上郭大善,村里人一直在槐树下吵吵闹闹好几个钟才各自回家。

    郭大善走到刘根生父子面前问:“你们村的村办公室在哪里?以后我就住那里。”

    这个刘小贺还真不知道,按理说每个村都有,特别是在刘小贺小时候那个年代,开会比什么都重要,村里三天两头的就要开会,所以每个村都有几间专门开会的办公房间。

    自从改革开放以后那几间房就再也没有用了,刘二喜更是半年一年的难得召集开一次会,上面发的秧苗化肥都被他跟乡里的人一起瓜分了,根本就不想要开会,几间房也被村里人东拿一块砖西拿一片瓦的变成破烂。

    刘根生心想儿子马上就要结婚,这郭大善住自己家的确是不方便,就带着郭大善去了村里的“办公房“

    郭大善到的时候傻眼了,这哪里能叫房子,连个房顶都没有,墙也只有半截,到处都是恶臭,已经变公共厕所了。

    “你这叫我怎么住?”郭大善哭丧着脸看向刘根生,他可不想今后住这个地方,虽然在他来这里之前已经做了思想准备,可真到了才发现现实与理想的差距。

    “收拾,收拾还是可以的,明天我来把房子一下,房顶盖好就行了。”刘根生看着房子认真的说。

    郭大善觉得刘根生父子这是对自己的打击,让自己住这个破地方,连一片瓦都没有,以后村里谁会听他的?

    刘根生抬头对郭大善说:“今天晚上你先住我家,等我把这里收拾妥当了,你再搬过来。”

    郭大善觉得自己不能要刘根生家的施舍,要不这以后嘴上就少不得吃亏。

    “不用麻烦了,我看这里还能住人。”郭大善嘴硬着说:“你们回去吧,我自己收拾就可以了。”

    刘根生也没想到,这人怎么突然变这么好说话了,本来他还打算今晚让儿子去西瓜地的凉棚对付一晚上的。

    刘根生也赶紧进去帮忙收拾,很快一块干净的地面就收拾出来,郭大善拿过自己的几个大包,从里面拿出席子还有被子,刘根生一看赶紧从地上收拾出以前的一块烂床板,郭大善铺在上面,自己上去躺了一下,看样子他还挺满意。

    太阳的余晖已经不多了,刘根生父子将这间房从头到底的收拾了一遍,个个都蓬头垢面,刘根生见时间也差不了就对郭大善说:“郭专家,走到家里的喝一杯。明儿我再来帮忙盖房顶。”

    本来郭大善的伙食就应该是村长家里负责,不过上面会发粮食下来补给,农村里凡是遇到有专家去辅助一些村的事情都是先由村长垫付伙食,之后再由上面统一下发。

    郭大善是铁了心不想与刘根生一家有什么关系,他想凭自己带领五星村致富,然后再被调回镇上,他要让堂哥看看,自己也是个有用的人。

    “我带的有干粮,你们回去吧。明天也不用来了,我自己就可以搞定。”郭大善说话脸色也没表情,“我明天要先去田里看一下情况,你们该忙什么就忙什么去。”

    刘根生没想到这个看起来挺草包的人,原来在工作上这么一丝不苟,他笑着对郭大善说:“工作要做,饭也要吃…。”

    “快走吧,我也累一天想睡了。”刘根生话没说完就被郭大善打断了。郭大善说完就倒在床板上睡觉。

    刘根生看了一眼儿子,刘小贺对这个郭大善可没有好感,他给爹递了个眼色,两人转身就出了这个破房子。

    第二天清晨,郭大善起了个大早,他在屋里找了一圈,除了有几坨干的发黑的狗屎外,再也没有别的东西,他起身走到村里的公路上,搭车去了乡里。

    下午郭大善回来了,他买了一个锅,还有碗筷子,另外还扯了几米防水布,他准备用这个做房顶,反正是夏天,只要不淋雨就好了,又冷不着。

    他一整个下午都在屋里忙和,先是给自己磊了一个灶台,接着又爬上土胚在上面支起两个架子,把防水布牢牢的盖在上面,然后就下锅给自己煮了点稀饭,这一个人笑呵呵的在屋里吃的津津有味,这让他想起来自己当年做知青的时光。

    饭后郭大善躺在破床板上抽烟,他想:“比起当年现在唯一缺的就是个破鞋。”

    刘根生白天忙着给儿子准备喜酒,早上先是去隔壁村找到那家做酒席的人,商量要什么原材料,席面是要上等还是中等或者下等,又是各种各样杂七杂八的事情,一时间竟然忘了郭大善这人。

    刘小贺更加是忙的不可开交,这刚当上村长,基本人人都要请他喝酒,这可不同上次,上次刘根生会骂儿子,这次刘根生却是不会,他由着儿子去,现在儿子是官,与他们打好交情也是应该的。

    中午刘根生率先去的是岳父家,赵老头又是杀鸡又是宰鸭,中午与刘小贺双双喝的晕乎乎的。

    燕子把刘小贺扶到自己房间里休息,这次燕子没有再请示他娘,现在小贺有本事了,连同她的地位也提升了不少,自从昨天赵老头知道刘小贺当了村长,晚上回到家里把刘小贺好好夸了一顿,吃完饭碗也不让燕子洗,叫大媳妇去。

    中午吃饭的时候,赵家大媳妇就一直给刘小贺夹菜,自从上次她听了刘小贺与燕子的墙根后,她就日夜睡不着。燕子的哥哥是个傻子,在房事方面更加是个傻子,赵家媳妇觉得自己这辈子是没指望了,谁知道家里的小姑子居然找了这么个猛男,她心想自己这个妹妹一定满足不了他,自己还可以帮小姑子的忙。

    下午燕子在房间给刘小贺打扇子,燕子妈在外面叫她,说要去瞎子处对八字,还要在下个月挑个好日子,现在赵老头恨不得即刻就把燕子嫁给刘小贺,所以什么都要快。

    燕子换了身衣服就跟妈一起出去了,大媳妇见小姑子跟婆婆都出去了,她先是到公公的房间瞧了一眼,见公公喝的醉睡的死,又到外面看了一眼,她知道中午吃完饭后他男人还有小舅子一起下地去了,她悄悄的关了院子里的门。

    刘小贺的青阳决已经修炼到了第一重,这次进城又与到了万中无一白虎,功力已经不可同日而语,他躺在床上其实已经醒了。

    赵家大媳妇悄悄的开了燕子的房门,她穿了一个透明的褂子,刘小贺刚开始以为是燕子,所以他假装在睡觉,等下好突袭燕子。

    赵家媳妇拿着床头的那把扇子给刘小贺打风,她看着刘小贺的脸庞,心里狂跳不已,就这样不自觉的一只手就开始在刘小贺的脸庞抚摸。

    “看来燕子是真的想我了。”刘小贺躺在床上一动不动的想到,他任由赵家媳妇自由发挥。

    赵家媳妇是越来越大胆,她已经把手伸进了刘小贺的衣服里开始抚摸他的胸膛。

    赵家媳妇觉得自己越来越难以控制自己,她实在是憋的太久了,她的一只手已经深入到了刘小贺的大腿处。

    “我的妈呀!这是厨房用的烧火棍吗?”

    赵家媳妇一只手根本就不够,她已经忍不住自己了。

    赵家媳妇把自己脱的光光的,一把脱了刘小贺的裤子硬生生的就坐了上去。

    “啊哦…。。”赵家媳妇轻哼一声。

    刘小贺没有想到燕子的胆子居然这么大了,他睁开眼准备好好陪燕子玩玩,谁知道一睁开眼才发现身上坐的不是燕子,而是自己的嫂子,赵家大媳妇。

    刘小贺真么也没有想到,他赶紧闭上眼睛装睡,赵家媳妇是越来越猛,声音也是越来越大,刘小贺心里害怕极了,他怕燕子他们要是发现怎么办?

    他在心里一遍一遍的对自己说:赶紧推开她,赶紧推开她。可他的手就是动不了,并且刘小贺此刻还尝到了一种前所未有的刺激,这个极度恐吓害怕又伴随着很舒服的感觉。

    赵家媳妇在坐上去之前已经洪水泛滥,她终于尝到了梦寐以求的滋味,她不停的扭动身子,渐渐的已经进入了迷幻,她觉得自己漂浮在一片云端之上,四周都是云,她的身下是刘小贺。

    一小时之后赵家媳妇满意的起身,她看了看刘小贺觉得不可思议,这人居然还没有醒,按理说他应该是醒的,她用手在刘小贺的眼皮上摸了摸,发现刘小贺眼珠子在转,就知道刘小贺根本就是醒的。

    不过他假装睡着,就表明不想挑明这件事,赵家媳妇多聪明的人,她轻轻在刘小贺耳边说:“你放心,我不会告诉燕子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