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五十一章 五毛

    更新时间:2018-11-06 16:50:42本章字数:3016字

    很快两人就一起滚在了地上,郭大善自从被他堂哥郭书记叫去谈话后,就一直没和女人做那事,他自己的那个老婆,早就厌烦了,平时有钱他都去镇上的夜总会找小姐,自郭书记叫他来五星村后,他就一直没有碰女人,现在他是无力回天,只好认命,现在反倒想女人了。

    他边和阿香做,心里边想:“农村现在的小媳妇还是那么骚,当年城里下乡的女知青可没有农村小媳妇放的开。”

    半小时之后两人都同时停了下来,郭大善现在心情好极了,之前被狗追的经历现在想起来也值了,她双手还不停的在阿香身上乱动。

    “对了,我的裤子呢?”郭大善在享受完之后问阿香。

    阿香站起身从地上捡起自己的衣服裤子穿好,她临走的时候从柴火堆里摸出郭大善的裤子丢给他,不等郭大善说话就转身走了。

    郭大善伸手往裤子包里一摸,钱没了,他没摸之前心里就想的八九不离十,这农村小媳妇还是跟他当年的一样,愿意跟你睡觉,但是心也黑。

    郭大善是哑巴吃黄连,他根本不敢伸张,他是知道这种事情要是被捉住了,指不定就会被当场打死,这些农村男人在家窝囊是窝囊,可要是一旦碰到自己利益有关的情况是可以拼命的。

    郭大善又在地上坐了一会,手里拿着裤子就往回走了。

    刘小贺最近的生活可谓是有滋有味,每天到处喝酒,谁见了都笑脸相迎,日子过的很快,很快就倒了刘小贺与燕子办喜酒的日子。

    今天的燕子漂亮极了,早上鸡叫第一声的时候,她就起身开始打扮,有去镇上买的口红,还有一身红色的新衣服,燕子的母亲起的比燕子早,今天她们家还不算忙,一切都等新郎官刘小贺前来接新娘子就好。

    刘根生一家天不亮就全部起了,院子里已经有很多人在忙,五六层高的蒸笼,几口大锅熬的各色食物,这些都是隔壁村专门做席面的人。这群人从昨天晚上就没有睡觉,一直忙活到天亮。

    刘小贺天不亮就起来,他穿的一身上次美丽给买的西装,脚上也是崭新的皮鞋,今天可是他的好日子。

    刘根生天不亮就出门去借长条凳,昨天已经从村里借了三十多张桌子,长条凳还是缺,天不亮他就出门去借,刘小贺的母亲苗翠花里里外外到处指挥,她拿出早就准备好的喜糖,正在包成一小包一小包,还包了一些红包,红包都是等去新娘家接人还有晚上闹新房时发的,这些刘小贺根本都不懂,还得父母在一旁提点。

    上午九点刘小贺在一群小孩的包围下,开始往燕子家走,一路上敲锣打鼓,村里几个吹唢呐的鼓着腮帮子死命吹。

    燕子早就在家等着,刘小贺进了屋,先是向燕子的父母磕头,他把地板磕的邦邦响,嘴里赌咒发誓说这辈子一定对燕子好。

    “好,好。”赵老头笑着扶起刘小贺,燕子妈在女儿房里哭的稀里哗啦。

    燕子出门的时候也哭了。

    刘小贺牵着燕子手,走过田间小路,一路到处都在放鞭炮,上午11点才到家。

    到家后燕子也没有歇息,她很快进入主人家的角色,开始帮婆婆指挥,婆婆叫很多次让她去歇息,今天是她大喜日子就不该忙。

    燕子心里高兴,现代的婚礼已经不需要想古时候那样让新娘子呆在新房,很快村里的宾客就陆陆续续的到了刘小贺家。

    中午12点准时开席,院子外面摆满了桌子,每张桌子上坐8人,30张桌子全部坐的满满的,还有不少人在一旁等开第二席,刘根生也没有预料到会来这么多人。连隔壁几个村的都来了不少。

    刘小贺心知这些人来送不了多少礼钱,全都是想大吃一顿。所以他专门叫自己的几个本家收礼钱的时候都给大声报出来。

    “李志高家送礼钱10元。”刘小贺的舅舅是点好钱然后说给瞎子,瞎子就扯着嗓子吼。

    “钱顺发家送20元。”瞎子吼完还不忘说一句:“老钱家现在送的最多。”

    越是送的少的,瞎子吼的声音越大,慢慢后面送礼的都增加了礼钱,不过还是有送的少的。

    “张大发家送一块钱。”瞎子带着笑声大声吼,下面坐的人也笑了。

    张大发坐在桌子上也笑着说:“瞎子,这可是你以前说的一心一意啊。”

    在大家都吃的起劲的时候,刘小贺带着燕子出来了,他们一桌一桌的敬酒。

    “各位叔叔伯伯,吃好喝好,来大家干了。”刘小贺仰头就干了。

    刘小贺一桌一桌的喝,连干了60杯,燕子的那杯酒也是他代劳的,他已经有点醉了,这时候主桌把他拉了过去,这桌上坐的都是刘小贺的本家,燕子的爹妈自己的舅舅等等。刘小贺又被灌了十几杯。

    “女婿,好女婿,来再跟我走一个。”赵老头也喝的差不多,他今天也是真高兴,女儿算是给他长脸了。

    在刘小贺等人吃喝的时候,有一个人却在他家外面的田地里着急,这人就是郭大善。

    自从上次被阿香小媳妇把他的钱摸了后,他就靠着自己剩下的米过了半个月,到后来断了,他不得不半夜起来去别人地里摸红薯。

    最开始他为自己高兴,他觉得自己还是有脸,不管怎么样都没有去找刘根生一家人,当初自己可是把豪言壮语说出去的,不需要他家帮忙,在连续吃了一周红薯后,他开始想念肉,想念油,到后来他已经很后悔自己当初的决定了,完全是可以合情合理的去刘小贺家吃喝嘛!

    刘根生最近忙的不可开交,早就忘了还有郭大善这号人物,刘小贺本来就对他没什么好感,更是没有来请他。

    早上郭大善就被刘小贺家的鞭炮声吵醒了,他跑到小路上看才想起刘小贺今天娶媳妇,他在心里筹措要不要今天去吃一顿。

    他早早的就在刘小贺对面田里望,见到他家已经有不少人,他在心里想:“我是农业专家,你这个村长娶媳妇居然都不叫我一声。”不过很快他就泄气了,当初可是自己说不用他们管的。

    桌子上的人越坐越多,郭大善心里的抵触也越来越低,到最后他已经顾不得那么多了,先去吃他一顿再说。

    刘小贺家人山人海根本没人发现他来,不过要去酒席上坐必须要经过收礼钱的地方,郭大善见每个人送了礼钱,旁边的瞎子都会大声报出来,他在外面站了很久,心里焦急万分,因为他没钱。

    终于他听到瞎子报出了一个送一块钱的,他灵机一动想起自己屋里还有一个钢镚,他撒丫子在田间狂奔,回到屋里在行李箱里一阵乱摸,终于摸了出来,是一个五毛的硬币,他现在满脑子的肥猪肉,哪里还顾得了那么多,放进包里就开始跑。

    当他再次回到刘小贺家的时候,大家都已经吃了一半了,他见收礼钱处还有不少人坐在长条凳上等,心里送了一口气,看来还有下一席要开。

    他整理了一下自己的衬衣,开始往里面走,他想要是这些人不问,他就不送钱。

    “先交礼钱,再上席。”旁边一个满脸猥琐的人客客气气的对郭大善说,这人是刘小贺的舅舅。

    “额,额。”郭大善假装在身上摸了半天,然后丢出了手里的5毛钢镚。

    刘小贺的舅舅不可思议的看着桌子上的钢镚,刚开始他还以为又是一个送一块钱的,等他拿到手里的时候才发现是五毛,他左右打量了半天觉得郭大善觉得这人脸熟,这才问郭大善:“哪家的?我好写名字。”

    “郭大善。”郭大善说自己名字的时候声音特别小。

    “叫啥?”刘小贺的舅舅故意大声问。

    “郭大善。”郭大善憋红着脸声音稍微大了一点。

    瞎子已经吃酒席去了,收礼钱这里就剩刘小贺的舅舅一个人,不过他显然是受到了瞎子的影响,他写完名字后站起来用比瞎子的公鸡嗓子高十倍的声音吼:“郭大善,送礼钱5毛。”

    这一声过去先是一片死寂,接着吃饭的人都发出爆笑,很多人甚至把嘴的肉都喷了出来,刚刚送一块钱的张大发笑着说:“我靠,比老子都抠门。”

    郭大善觉得自己的脸算是丢光了,不过现在他真管不住自己,他已经半个多月没有沾过油,天天都是吃红薯还有玉米棒子,这还是半夜出去悄悄偷的。

    刘根生在主桌上一听,这名字咋这么熟悉呢,等他回头看才发现居然是郭书记的堂弟,五星村的农业专家。

    这时候吃饭的不少人都记起了,这个是城里来的专家。

    “专家就是专家,你看看人家送礼都送五毛。”

    “郭专家你来说说这五毛代表个什么意思?”下面的人开始起哄,以为这城里人是故意送五毛有个好说法的。

    郭大善涨红着脸一时不知所措,刘根生赶紧走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