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章 温软熏香

    更新时间:2018-11-07 13:15:34本章字数:2708字

    在我猛地站起来的瞬间,薇姐连忙起身介绍说那个秃顶男人就是她老公。而她老公看着我的眼神有几分畏惧,他不是担心我跟他拼命,而是担心我说出他和我女朋友的事。

    他便先出声封住我,问我是谁,在这里干什么?让我赶紧滚出去。说着就过来推我,薇姐连忙站在中间拉住他大吼一声,干嘛呢?杨华刚,这里是我的房子,我爱租给谁租给谁,轮不到你来指手画脚,我们不是已经分居了吗,你来干什么?来找我签离婚协议吗?

    薇姐的一番歇斯底里的狂轰,彻底颠覆了刚才那份成熟文静儒雅的气质,看来这个男人对她的伤害不小。

    这时候我终于知道了抢走我女朋友的这个男人叫杨华刚,这个名字瞬间刻入了我的骨子里。

    在薇姐一番逼问下,杨华刚无言以对,只得说薇姐无理取闹,只是分居不是离婚,为什么不能来。薇姐便说,我不需要你来,不需要你的假仁假义,我在这里过得很好,你走吧,我不想见到你,想离婚的时候说一声,我分分钟配合你。

    杨华刚一下又把话题转移到我身上来,说租给任何一个人都不能租给我,要我马上走,交了的钱双倍给我。

    说着便从手提包里掏出一沓钱,直接朝我脸上砸来。顿时,我眼前一片红色毛老头在飞舞。

    这直接让我爆发了,顺手抓起桌上玻璃水果盘冲过去朝他头上砸去。他避开之后,只听哐啷一声脆响,盘子砸在地上碎了。薇姐连忙抱住我往后推,而杨华刚被一砸,虽然没砸中,但也是怒火中烧,抄起门边的拖帚就朝我扑来。

    这时候薇姐抱着我,我怕伤着薇姐,便将她往沙发上推去,也就在这时,杨华刚劈下来的拖帚棍子打在了我的左臂上,一声断裂的脆响,是拖帚断了,打得我手臂一阵发麻的疼痛。

    都到了这个时候,已经顾不上痛了,右手一拳打在杨华刚脸上,杨华刚没有我高,所以打中之后他连连后退了好几步。我扑上去还想再打,杨华刚一下将我抱住。我们两扭作一团,薇姐过来呵斥杨华刚让他松开,杨华刚一看这样下去占不了便宜,便说,你让他先松开。

    薇姐转向我说章辛,你先放开。没想到薇姐这么快就记住了我身份证上的名字,看在她面子上,我慢慢松开了手。放开杨华刚后,他便叽里咕噜的骂了一通,一边掏出手机打电话,一边说,草你妈,你个死杂种,你给我等着,今天不卸你一条胳膊不算完事。

    倾身向前指着他说,来啊,草,你要卸不掉我胳膊,你就是我孙子。

    薇姐连忙让我少说两句,然后转身对杨华刚大吼:赶紧给我滚,别在我房子里面闹事,否则,别怪我不给你脸。

    但杨华刚并没有被她那娇柔的声音所吓倒,电话已经打通,杨华刚狠狠看了我一眼后对着电话说,东子,带家伙上来,在二楼,出麻烦了。

    说完,指着我说,你死定了,敢动老子,草你妈,看老子待会怎么收拾你。

    我也不示弱,大不了就是今天把命丢这里,人死卵朝天,不能怂了气势。在我们对吼的一会后,蹭蹭窜进来几个人,喘着气问杨华刚,老总,谁,谁他妈不要命了。

    杨华刚指着我说,就他,草他妈,给我往死里整,出事我来扛。杨华刚一指我,他们便谩骂着扑过来,手里举着砍刀,那架势不是想要卸掉我胳膊,而是要卸掉我脑袋。

    薇姐连忙站在我前面拦住,将他们推了回去,他们肯定不敢伤到薇姐。其中一个跟薇姐互推说,薇姐,不光你的事,你让开,我教训教训这个狗杂种。

    显然,这几个人不是上次打我那两个保镖,他们是几个新面孔,但这些人比那两保镖更狠,见薇姐挡在中间砍不到我,直接就将砍刀扔过来,前面两把我躲开了,第三把没躲开,砍在左臂上,鲜血直流。

    这时候根本顾不上流血,弯身捡起地上的砍刀就扑过去,由于刚才他们都把砍刀扔向我这边了,现在他们手里毛都没有,看着我不顾流血举着砍刀扑过去,全他妈怕死,迅速退出了房间,而杨华刚更是跑得不见了影子。

    有钱人最怕血,最怕死,而我就他妈的穷屌丝一个,此刻见我真玩命了,他们刚才那气势一下没了,一会就全跑下了楼。薇姐拦住我说你流血了,别逞强了,他们已经走啦。

    她声音软绵绵的,但很有温度,此刻听来,虽然捂住的手臂在流血,但心里暖暖的。薇姐用毛巾帮我扎住之后说马上去医院。我说还是自己包扎一下算了,等到医院的时候可能血都流干了。

    我以为薇姐要叫120救护车,但没想到她说她有车,一会就到了,让我按住毛巾。听她这么一说,我便捂着手随着她下楼。杨华刚和那几个手下还在院门口守着,看样子今天是不灭了我他们不会离开。

    但薇姐护在我跟前对杨华刚说,杨华刚,我告诉你,今天你在我房子里面见血了,你如果识趣的马上滚,再在这里闹事,我马上打电话给我爸,到时候你吃不了兜着走。

    我不知道薇姐的爸爸多厉害,但杨华刚一听薇姐这话就怂了,直接叫上他的手下上车撤了。在他们走后,薇姐带着我来到院子里停着那辆宝马跟前,拉开车门让我坐进去。我一看车里崭新的,生怕血渍溅在上面,薇姐着急的说,都这时候了,还管这个,洗一下车值几个钱。

    我坐上去后,薇姐启动车子,一转头,顺着院外的社区小道开了出去。不知道是因为我在流血她心急还是她一贯开车如此,薇姐开车很猛,太出乎我的预料了。连超几个轿车不说,还一路狂按喇叭,我坐在后面心惊肉跳的,连连让她开慢点,安全第一。

    她说没事,她心里有数,要我安心做好就是了。

    从医院包扎好出来,我准备回去那个老窝养伤,看来这几天是搬不成家了。薇姐说回去干嘛,手伤了回去连个照顾的人都没有,还不如去她那里,好歹也可以帮我换换药什么的。再说了,我受伤她也很过意不去。

    推着我上车之后还一再给我道歉,说医药费她全部出,这段时间的务工费她也给我补贴。看着她把整件事往自己身上揽,我心里很过意不去,很想告诉她真相,但又怕她知道了杨华刚的事伤心,所以我什么也没说,只是一个劲说谢谢。

    回到家,她很细心的扶着我上楼梯,其实我只是手臂受伤,不是腿受伤,走路可以不用她扶,但她那迷人的体香和诱人的身体让我实在没法拒绝。她很自然的将我的右手缠到她的肩上,碰到她裸露在外的肌肤时,我身子像触电一阵颤抖了一下,她也感觉到了我的颤抖,问我是不是拉扯到伤口了,我连忙说没事。

    每上一级台阶,我的手臂和她脖子以及肩膀的磨蹭就会加大,她倒是没什么,而我却浑身经脉在沸腾,我不知道怎么会有这样错觉,按道理说我也不是没碰过女人,但此时此刻我真的有些把持不住的浮想联翩。

    来到二楼,我以为她会扶我进入我刚租下的那个房间,谁知她说去她的房间休息吧,我的房里全是血,床上也乱糟糟的。没等我答应,她就霸道的扶着我继续往上走。她住在三楼,一、二、四楼全是出租的,这是我进来租房的时候她告诉我的。

    来到三楼,她推开房门,一阵熏香便扑面而来,这种熏香和她身上的体香很像。进去之后,她让我躺在她那粉色系列的大床上,叫我脱下衣服。

    听到她软绵绵声音叫我脱衣服的瞬间,我整个身心都酥麻了,大脑兴奋得呆滞了几秒。

    她见我呆看着她,将我扶起来坐着,然后一颗颗给我解开衬衫扣子,轻柔的喘息喷在我胸膛上,兴奋的神经像是快要爆炸了一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