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三章 无限柔情

    更新时间:2018-11-07 13:15:34本章字数:2806字

    兴奋的神经紧绷着,任由她那温润馨香的气息喷洒在我胸膛上,还无耻的闭上了眼睛,享受着这突如其来的特殊待遇。

    说实话,少妇的那股成熟而迷人的体香,是那些青春少女不能与之媲美的。加上此刻薇姐给我缓缓脱下衣服的那种体贴和温顺,更是未婚女人不可能具备的。

    薇姐忽然软绵绵的娇声对我说脱下来了,你还闭着眼睛干嘛呀,还害羞啊。说完咯咯咯笑了起来,那笑声像极了在琴键上敲击出的欢悦铃音,能把人甜死的那种感觉。

    她说这话的时候,我还沉醉在她的体香中不能自拔,听她一笑,我真开眼看着她的脸瞬间定住了眼神,此刻哪也不想看,就想看她笑,就想听她笑。

    他们说有的人说话很让人陶醉,我觉得不对,此刻薇姐不但说话能让人陶醉,而且她的笑也很让人陶醉。

    甚至可以在那么一瞬间将这种陶醉种在你的骨髓里,让你有生之年都难以忘记。

    薇姐见我一直盯着她看,目不转睛的那种死死盯着,她忍不住掩嘴继续笑着说,你是傻了吧,怎么老盯着我看呀。

    我想说确实看傻了,因为你笑起来美极了,此刻我宁愿承认我是个傻子。

    但又基于刚认识,怕薇姐说我轻浮,瞎拍马屁。所以,我只是扇了自己一耳光说,不好意思,薇姐,冒犯了。

    她见我扇自己耳光,瞬间笑得合不拢嘴,捂着嘴转身跑到旁边,然后将那修长的左臂在背后晃了晃,喘着气断断续续的说,我……我……笑得……不行了……你……自己……下床坐过来吧。

    看她笑得喘不过气来的样子,还不停轻微的咳着,我连忙翻身下床,走到她身后,本想给她轻轻拍拍背,让她顺顺气,但又怕碰到她让她觉得我趁机占她便宜。

    我现在状态很怪,我都怀疑现在的我是不是一个假的我,平时里看见女的都恨不得蹭上去沾点女人味,而这一刻,我却很怕薇姐生气或者怀疑我的人品。

    擦,这什么转变,是因为她的美?还是她的笑脸?我想都是的。因为她的美已经让我不忍心触碰,害怕了,害怕她生气,害怕她不理我,鄙视我。

    我举着在薇姐背后的手僵在那里,直到薇姐缓和过来,猛地一转身,差点就触碰到了她那嫩红的樱唇。我连忙一闪身后退。站稳之后微笑着问薇姐,有那么好笑吗?

    我这么一问,又把薇姐逗乐了,她掩着红唇说,你怎么这么逗呀,笑死我了,笑得我肚子疼。

    女人不是该说笑得奶疼吗?

    擦,又想歪了。

    我连忙说,薇姐你高兴就好,我以为刚才那样看你失礼了,所以抽自己一下,记忆深刻些。

    薇姐本来说完笑得我肚子疼笑声就慢慢消失,收住了。但一听我再说话,她又忍不住掩嘴笑了起来,然后对我说,你能不能别逗了,还记忆深刻,不就看一下嘛,我又不是什么千金公主,连看一下都犯法啊。

    我差点就脱口而出“你就是我心中的千金公主”,但某种潜在的理智告诉我现在不能说,否则,薇姐不知道会怎么想,说不好马上退租不让我住了。

    此时,薇姐正看着我,她那妩媚大胆的眼神直接将我击溃了,我他妈居然脸红了,擦,什么鬼?

    连忙转身掩饰自己的砰砰乱跳的心以及红透耳根的脸,转移话题说,薇姐,你不用帮我擦洗血渍,我自己来就好。然后坐到床凳上,看着自己包扎着的左臂,拿着棉球一点点将周围的血渍擦拭掉。

    为了掩盖自己澎湃的小心脏,所以装作很认真很专注的擦拭,其实,大脑里已经乱得一塌糊涂,薇姐的笑声还回荡在大脑,那大胆妩媚的眼神凝固在眼前。

    加上薇姐此时正朝我身边走来,嘴里说着,哎哟喂,不是这样子擦的,还是让我来吧。

    我彻底混乱了,整个人像是喝了几瓶高浓度白酒一样,飘飘欲仙了。更要命的是在她轻柔地抓住我手腕,从我手中拿走棉球的瞬间,她的体香和她那股体贴心疼的语气香麻并至,让我心里瞬间美到想哭。

    给我细心擦干净之后,便开始收拾满是血渍的衣服和裤子,我以为她要帮我拿去洗,谁知道她扔进了垃圾袋。我连忙起身跑过去拿出来说,薇姐,这不能扔啊,洗洗还能穿。

    薇姐站在一旁愣住了,然后问我是不是只有这么一套。

    的确,这话把我问住了,我确实只有这么一套体面一点的衣服了。其他的都被我一生气全给扔了,因为那些衣物上面都残存着欣欣的气味以及她所有的记忆。

    我默默点点头,没敢看薇姐的脸,但视线却不小心落在了她的大长腿上。

    我去,顿时心底像是起了千层浪一样翻涌,赶紧移开去看地板。

    就听薇姐轻柔的说,这哪行呀,全是血渍,洗出来也不能穿了,要不这样,薇姐出去给你买两套回来,这事因我而起,这是我应该赔偿你的,你不要拒绝哈,拒绝了姐跟你急。

    她这话说得在理,既温柔的再次迷住了我,又不失霸气地让我无言以对,没法拒绝。薇姐在我心里又上了一个档次,我此刻在心里已经是一种仰视的崇拜了。

    我只好说买一套吧,不要太贵的那种,太奢华昂贵的我穿不出去,怕别人笑话我一个业务员穿得跟老总似的。

    确实我有这样的自卑感,或者说是一种识趣的心态吧,体面就行,不喜欢兜里揣着几个钱,身上却穿名牌装逼。

    薇姐一听我这样说,脸一沉,严肃的说,好吧,我尊重你。然后嘱咐我躺床上去别乱走动,她一会就回来。

    原以为她会转身就出去,谁知道她要看着我上床,看着我躺下,然后还过来帮我捋捋那薄薄的被角,还问我空调合适不?

    这一连串举动,是我以前没有享受过的,瞬间就将我柔软的心脏搅得稀巴烂。

    二十三年的时光里,除了我母亲,薇姐是第一个让我有这样感觉的女人。

    我强忍着内心汹涌的感动说,挺好,挺舒服的。此刻我不敢看她的脸,我害怕她那双眼睛。我怕我会忍不住一下爬起来紧紧拥抱她,然后说什么也不放开。

    薇姐倒是像没事一样,很自然的走到垃圾袋那边,优雅地弯身提起垃圾袋走了出去。这一刻,她是背对着我的,所以我敢看。但她转身准备拉上门的瞬间,朝我看过来,四目相对,我瞬间有种做了贼的感觉,迅速将眼睛移开,看向门边墙上的字画。

    那一瞬间我的心像是被薇姐的眼神在挠一样,痒痒的,酥麻的,就那么怯怯地逃开了。

    薇姐拉上门走了,而我的心此刻像是在随着她走了一样,顿时空洞了下来。这种怪怪的感觉让我都开始鄙视自己了,薇姐在的时候,连看都不敢多看一下,等薇姐走了,又觉得整个人都被掏空了。

    但没过多久,翻来覆去的辗转告诉我,薇姐依然在这房间里,满满的,到处都是,甚至连刚才感觉被掏空的心现在也是满满的全是薇姐。

    还好,这样煎熬时光没有太久,薇姐微笑着提着五六个购物袋回来的时候,我的心像是关了十几年的犯人被释放了一样,马上翻身坐起来,开心地朝薇姐说,薇姐,你回来了。

    虽然只是这么简单的一句话,却像是把憋了很久的情绪全部倾泻给薇姐一样。

    薇姐将手里的袋子放下,然后提着其中一个走过来,边走边掏出里面的衣物。来到床边微笑了一下说,来,试试看合身吗?

    她展开的时候,我才知道那是睡衣,我身上已经只剩底裤,这个时候确实需要睡衣,否则这样在薇姐卧室里走动不是很方便。

    于是,我没有拒绝,接过来穿上,然后说,薇姐,你真厉害,还挺合适的,尺码都对。

    薇姐被我这么一夸,立即说,嘿,看了你一下午了,就你这身材,薇姐看一眼就知道多大尺码。

    我穿上睡衣之后,整个人走动起来就方便多了,就问薇姐还有别的卧室吗?薇姐说怎么啦,这床睡着不舒服吗?

    我连忙说,不是那个意思,我的意思是我睡这里,那薇姐你睡哪里?

    薇姐看了我一下,然后蹦出一句,我也睡这里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