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六章 滚烫温存

    更新时间:2018-11-07 13:15:34本章字数:3454字

    薇姐可能是感觉到了我身体的变化,她问我怎么发抖,是不是伤口撕裂了。我说没事,伤口好着呢。她微笑了一下说,别紧张,自然一点,抱紧我,我们开始吧。

    说实在的这可是我梦寐以求的,能与心中的女神共舞,多么荣幸的事,我连忙跟随着薇姐的脚步舞动起来。一开始我还是有些拘谨,时不时的会踩到薇姐的脚,但彻底放松,进入状态之后,便顺畅了许多。

    只是在前后滑步的间隙,时不时的大腿会跟薇姐的大腿交叉磨蹭,那在平时看来很正常,但此刻我却觉得那种磨蹭在一点点的刺激着我的兴奋神经,不知不觉间,便耳红面赤起来,我自己都感觉很烫。

    而薇姐似乎很投入,根本没有在乎这些亲密的接触。随着一曲跳完,薇姐走到一旁的休息平台上,那是一个长宽两米见方的床,高五六十公分的样子,看起来是薇姐特意制作的休息床。

    薇姐躺在床上,仰面看着玻璃顶棚的外的天空,顺着她的眼睛看去,此时繁星闪烁,而冉冉升起的新月,此时正发出皎洁的光线射进来,斜照在薇姐身上。薇姐叫我过去,我歪着脸,假装看别处,其实是不敢看薇姐躺在休息床上的迷人姿势。

    走近之后薇姐娇柔的说,你是不是累了,如果累了我们就下去。我说没,这点运动不算什么。然后薇姐坐了起来,我这才敢看她,刚才一直是用余光或者一扫而过观察薇姐的举动。

    她拍着休息床说,坐下来嘛,扭扭捏捏的,姐又不会吃了你,你好像很怕挨近我哦,为什么啊?

    这样呀哦啊的语气又来了,我最怕也最想听到,因为她的语气助词听起来特别甜,柔柔的,酥酥的,甜甜的,真的很舒服,这也是我一听到她说话就淡定不了的原因。

    她这样的问话,直接让我很尴尬了,我要说是啊,我很怕你,那不是我内心意愿。要说不怕,但我动作上确实处处小心谨慎。薇姐仰起头看着我,期待着我的回答。

    我心里在想,如果此时大胆的坐下去,跟她并排坐着,那后果会是怎么样?

    薇姐见我不回答也不坐下,便伸手来拉我,我顺势坐下去,跟薇姐并排坐着,很奇妙,什么事也没发生,我以为我会窒息或者因为紧张而语无伦次,但什么也没发生,我们就这样坐着看着天上的新月,轻松的聊着关于星月的话题。

    直到薇姐说想要让我陪她跳一曲情人舞,她说很久没跳了,问我愿不愿意。我连连点头说愿意,虽然心中知道情人舞的亲密度会比刚才更近,接触面积也会更大,但我还是答应,不想扫薇姐的兴。

    薇姐去放音乐,我走到地毯中间位置站住。看着薇姐弯腰在那边,美臀高高翘起,随着她上身的移动而在我眼前晃着,心里一下就感觉不妙了,身体某些部位也在迅速发生变化,赶紧移开眼睛。

    音乐响起,懒洋洋的,软绵绵的,这就是情人舞曲的特点,情人舞也叫贴面舞,所以基本就是整个正面身体全部都有接触。

    薇姐走过来,我正好看着她,那一瞬间,像是被磁铁吸住一般,想移开都做不到。因为薇姐正随着音乐滑动着大长腿,扭动着完美的身体曲线,一步步朝我滑移过来,那眼神像是被点着了火一样,灼热滚烫。

    明显感觉身体某个部位在变化,怎么办,不争气的家伙,待会跟薇姐身体接触的瞬间多尴尬啊。赶紧转身处理了一下,再转过来迎接大胆妩媚的薇姐的时候,没有发生尴尬。可就在薇姐缠抱住我的脖子,我搂住她的腰的瞬间,她忽然问我裤兜里是不是放着手机,可以把它拿出来放到一边。

    我顿时脸上一烫,赶紧说,没有,没有。薇姐就不信,非得要去掏,这下真的尴尬出现了。如果薇姐真的伸手进去了,那我以后该怎么面对薇姐。连忙躲开说没有,真的,只是一个打火机。说着走到角落那边,迅速换了一个位置,不能放在靠近裤兜的地方了,索性捋直了压在皮带下。

    这下虽然有些难受,但没办法,不能让薇姐知道,否则就尴尬了。藏好了回来,薇姐已经沉醉在舞曲中了,自己在那里轻柔的摇晃着身子,闭着双眼投入地随着慵懒的节奏扭动着美臀,我只看了一眼顿时就沦陷了。

    都不敢再往前靠近薇姐,生怕一接触,自己忍不住吻了薇姐怎么办。呆着站在原地,看着薇姐扭动出的那股成熟妩媚的女人味,风情万种的向我扑来,瞬间拂过我的身子,窜入我的眼睛,兴奋的神经像要爆裂似的袭上头顶。

    就在这时候,薇姐忽然睁开眼继续扭动着看我,眼神里放射出如痴如醉的迷离媚火,娇声说,来啊,干嘛愣在哪里呀?

    这一阵酥麻,彻底让我全身试图理智的神经崩溃,完全被她的妩媚迷离卷了过去。我都不知道自己是怎么走到她身边,怎么缠抱住她,紧贴在一起,她的下巴搁在我肩上,我的下巴搁在她肩上,脸贴着脸,耳朵磨蹭着耳朵,这一切如梦如幻,我不知道是怎么做到的。

    忽然,薇姐轻柔的耳语在耳边响起,她说,小章,你知道吗?十年前的他也是这么抱着我,也是这首曲子,我们跳了一个晚上,但我们结婚一年后,我们就成了冤家死对头,他看见我像是仇人,我看见他也是满眼恨意,感情啊,真是个难以捉摸的东西。

    我问薇姐她嘴里的他是不是杨华刚,她说不是,杨华刚是后来的。她说她经历了两次婚姻,都如出一撤的相似。第一段是她的校友,两人相恋三年而结婚,第二段是他父亲做主,两段婚姻都没有超过两年,她轻叹自己命苦,语气很凄婉,叹得我心脏一颤。

    其实在这时候我更好奇的是她为什么两段婚姻都会出现问题,是她的问题还是那两个男人的问题,这是我最关心的。可我关心这个干嘛?我问自己。我们现在才认识一天,她是房东,我是租客,不过是因为与她老公的一场误会而纠葛在一起。

    想到这些,我也就没有再去问。在我印象里,像他们这些名门之后富二代什么的,应该不管从感情上还是生活上都是无忧无虑的,什么都可以用钱搞定。不为钱争执,不为钱烦恼,怎么可能说相爱的人结婚了会坚持不到两年,在我这个角度是想不通的。

    因为我觉得如果我有足够温饱的钱,又有自己心爱的人陪伴,肯定永远都会过得很幸福,整天无忧无虑的谈花赏月、享受人生。

    薇姐的叹息将我们紧紧锁扣在一起,静默地随着音乐摇摆,谁也不再多说一句话。然而,总有曲终人散,当音乐停下,薇姐很不开心的离开我的身子时,我忽然有种想要再扑上去抱住她的感觉。

    不知道是因为她不开心还是因为我内心里确实迷上了这个有着钱财而灵魂空虚的女人。

    我朝着薇姐的背影说,薇姐,要不我们再来一曲?

    想以这样的方式来转移她的注意力,我清楚知道,刚才的那一声叹息里夹杂了太多的故事,此刻她一定是陷在里面没办法脱离出来。

    薇姐扭头看了看我,然后慢慢将ktv装置的柜门关上,起身朝我走来说,小章,谢谢你,今晚到此为止吧,以后有的是时间,反正你在我这里签了一年的租房合约,对吧。

    说完她尴尬的一笑。

    来到我身边,又说,走吧,我扶你回去。

    我本来想说我自己能走,但看她挽着我的手,将头依偎在我肩膀上,我秒懂了薇姐的意思,就没有拒绝,任由她在我身上蹭。

    我们回到卧室的时候,一看时间差不多十点了,薇姐问我渴不渴,渴了的话她去给我拿饮料,我说我自己可以,我自己去就好。薇姐便扭着完美的曲线出去了,不一会拿了两罐红牛,我们一边喝一边说话。聊天中,我得知了她是一个害怕寂寞的人,所以逮着我就拼命说话,给我讲她闺蜜和同学的事,也将她出国留学的经历,但就是不提及他父母亲以及她那两段婚姻。

    我作为一个倾听者,此刻最好的就是什么也不问,听她说就好。虽然我心里真的很想听到关于她的一切,想更多了解她,但就算知道了又能怎么样,她家境那么好,人又漂亮,而我只是个穷打工的,她怎么看得上我。

    薇姐滔滔不绝的说了很多,我认真听着,时不时抬头扫过她那迷人的脸庞,心里就会砰砰跳几下。而这些,薇姐是不会知道,她很自然,很柔美的翘着二郎腿坐在那里,双手怀抱着,托在半露的酥胸下,眼睛看着我,讲着一些很好笑的段子。

    她从开始讲段子的时候就没停止过笑,一直咯咯咯的边笑边讲,我也陪着她笑,但不敢长时间直视她的眼睛,她似乎也习惯了我闪烁的眼神,每每在我扫过她眼睛的瞬间,她就会猛地睁大来电我一下,然后伸手捋一下垂挂在眼前的长刘海。

    那动作太撩人,但我看她很自然,一点不像是故意在撩我,所以我知道是自己想多了。

    眼看就要十一点了,薇姐说该睡了,我以为她会出去隔壁那个次卧睡,谁知道薇姐说她也睡这个床,说着就去拿了床被子回来。

    薇姐说她怕我晚上有什么需要没人照顾,反正床这么大,睡在这里比较容易照顾我。

    这理由貌似很牵强,但她说得很自然,可能是我确实想多了。

    于是,我睡里面,薇姐细心的帮我压好被角,然后她自己盖一床被子睡下,嘱咐我有事就叫她,拉灭了灯,我们背对背静默了下来。

    我肯定是睡不着的,各种浮想联翩在脑子里飞速旋转。而听薇姐的呼吸声,已经进入了梦乡。

    瞎想了一个多小时后,我也困了,沉沉睡了过去。

    半睡半醒间,忽然感觉自己身上不对,像是被什么东西压住一样,努力睁眼一看。压住自己的正是薇姐的大长腿,薇姐就在我身边,而且我们都光着身子,隐隐的感觉薇姐的呼吸正在朝我嘴边靠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