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九章 遍地翻滚

    更新时间:2018-11-07 13:15:35本章字数:3494字

    首先反应过来发怒的是薇姐,我拉都没拉住,她便甩着手里的提包冲着杨华刚身边的童欣打过去。当然,杨华刚是护着童欣的,所以薇姐甩打过去的提包被杨华刚抓在了手里,并没有打到童欣。

    薇姐破口大骂杨华刚,你个王八蛋,亏我还隐忍着维护你的面子,你背地里却做这样龌鹾的事,你有没有良心。一边骂一边拖扯手中的提包,而杨华刚轻轻一放,嘴里说着你疯了啊,她只是我的助理。

    这时候杨华刚已经松开了搂着童欣的手,强词夺理的说只是助理,谁都不会信,更别说薇姐。在他松开手,薇姐用力扯的瞬间,薇姐一个踉跄向后倒,我赶紧跨步上前扶住。我心里的火也上来了,看着童欣我的大脑就浮现出那天为了她被杨华刚手下毒打的情景。

    扶着薇姐站稳之后,我便一拳朝杨华刚脸上打去,虽然他躲避,但还是实实在在的落在了他的脸上。单挑杨华刚是打不过我的,所以此时我用劲全力将杨华刚扑倒,骑在他身上左右开弓,拳头啪啪啪落在他脸上,打得他毫无还手之力。

    然而让我没想到的是童欣,她居然趁我不注意,从后面给我一脚,高跟鞋的脚跟很尖,直接将我踢翻滚地,杨华刚也在这时翻身起来。等我翻身起来的时候,就看见了薇姐抓着童欣的头发,童欣也抓着她的,扭打在一起。

    杨华刚肯定不敢出手打薇姐,所以只是站在童欣的旁边劝她们松手。而我在爬起来之后,直接冲着杨华刚后背就是一脚,接着几拳打在他耳朵和脸上,由于是从后面打,也顾不上打到哪里。

    杨华刚跑开之后,我猛地一脚踹在童欣腰上,一下将她踹出老远,摔在地上。薇姐跑过去骑着就是一顿狂扇耳光,杨华刚想去帮忙,看我上前又准备跟他玩命,他连连后退,掏出电话准备叫人。

    这时候肯定不能让他叫人,否则我和薇姐都很难走出医院,我再次扑上去拳打脚踢,他也有还击打在我脸上身上,但我已经处于疯狂的状态,根本就没注意到,注意到的只是打在他身上的拳脚。

    没几下就把他打趴在地上,一脚将手机踩碎,然后转身回来拉着薇姐就往医院外面跑。这时候医院里已经骚动起来,很多医生往刚才打架的地方跑,跟我和薇姐擦肩而过,还有人在喊那边打架了。

    我们冲出医院,薇姐的青花瓷高跟鞋跑掉了一只,我把她直接抱到车上,再跑回去捡了回来。上车后,薇姐启动车,边开出医院,边对我说,我们去我爸那里吧,那边的家不能待了,你打了他,他肯定不会罢休的,我了解他的脾气。

    此时的我浑身疼痛起来,刚才那股劲已经消退,只剩伤口传来的锥心疼痛,见薇姐这么说,我连忙点头说,听你的,薇姐。

    于是,我们来到了薇姐父亲的家。车到了门前,这是一栋奢华的别墅,门口站着两保安,见我们的车开来,他们连忙上前,薇姐推开门下车,他们就连忙叫薇姐。一看这阵势,我倒不是被吓到了,而是瞬间觉得安全了。

    我下车随着薇姐走进去,鹅卵石铺嵌的路面一直延伸到别墅正门,分支出去的弯曲小路,也是鹅卵石铺嵌的,加上两旁一人高的小树映衬,看起来有种山间幽径的感觉。

    薇姐带着我直接朝正门走去,那是一扇大约两米高两米五宽的深红实木大门,奢华的漆面,以及门框上古典图案和线条的装饰,让这扇大门充满古朴而大气。

    推门进去,便是一个欧美装修风格的大客厅,薇姐生气的一屁股坐在红木打造的欧式沙发上,身子弹了弹,右手猛地捋了一下长刘海,然后看向我说,坐啊,站着干嘛。

    她的转变很快,在撩起长刘海的瞬间还见她很生气,但叫我坐下的瞬间语气却出奇的温柔。就在这时,一个年老的女人急匆匆走了出来,看起来像是这里的佣人。只见她走到薇姐跟前说,薇薇,回来了啊,好久没见你来了,我都想死你了。

    薇姐马上换上微笑的表情说,张姨,我爸呢。张姨回答说,出去了,还没回来,你知道你爸很忙,一天在家也待不上几个小时。

    薇姐又说,那我妈呢,不会又出去打牌了吧。张姨说,霞姐开车来接她的,应该是去打牌了,我一个佣人哪敢问这些。你们先坐会,我去给你们拿果汁。

    然后转身走了。薇姐便看想我,问我身体怎么样,疼不疼?我肯定疼啊,但嘴上还是逞强说没事。薇姐便坐过来紧贴着我,侧身查看的身子。那一瞬间没感觉到疼,只感觉自己身子在发抖,像是侧边立着一个烤箱一样,一阵阵滚烫从薇姐身上传来,兴奋得直发抖。

    她看了一下说,要不上楼吧,我爸这里有自备药箱,我给你看看伤口,不行就重新包扎一下。我连忙说不必了,没事的,薇姐,你不用这么担心我,你这样让我都快无地自容了。

    薇姐将撩开的衣服细心给我穿上,然后说,那行,我们先坐一会,喝点东西然后等我爸回来,这次我不会心软了,一定要收拾收拾那个王八蛋,他吃了豹子胆了,竟敢瞒着我搞小三。

    她说这些的时候,状态又回到了气愤之中。此时我不知道怎么安慰她,因为同时受伤害的还有我,当我看见童欣那副嘴脸的时候,比薇姐更想收拾她们。

    张姨端着一个精美的玻璃盘走回来,上面有两个瘦高的圆底杯,里面装着红色浓稠的汁液,她放下之后,里面有根吸管,薇姐端起一杯凑到我嘴边让我尝尝。我含住吸管吸了一口,是西瓜汁,连连点头说好喝。

    其实,我以为会是什么很特别的果汁,一喝尽是西瓜汁,这个我以前也经常喝。我以为来到了宛州三大著名企业家之一的罗家,吃的喝的会跟我们普通人不同,谁知道也没什么区别,就是这房子确实很漂亮,很有范。

    张姨站在面前,看见薇姐亲自举着果汁杯喂我,那眼神惊讶中带着诡异。见我看她,连忙扭头走了。我似乎意识到了什么,赶紧伸手接过薇姐手中的杯子,自己拿着。

    薇姐也拿起果汁杯优雅的允吸起来,吸了一口,将杯子放回茶几上,然后对我说,刚才见你骑打杨华刚的时候我很解气,谢谢你,要不是带你上医院,我还不知道这事,这个王八蛋隐藏得真深。

    我想说其实我早知道了,想告诉你又怕你伤心。

    但嘴上却说,他手下砍我那一刀和他打我胸口那几拳还没赚回来,下次再见到我非得打残他帮薇姐你出气,太气人了,当着你的面还敢护着那小三。

    我们越说越投机,薇姐心情也好了一些,我知道此时她只是暂时的被我话转移了一些情绪,她内心里还是在恨杨华刚,要不然她不会带着我来找他爸爸帮她出气。

    坐了好一会,还是不见她爸爸回来,她便拿出电话,说要催催她爸爸。我这时候也很想见一见这个宛州大富豪,看看本人是不是像我在电视、杂志上看见那么帅气,那么有魅力。

    薇姐接通电话之后便撒娇诉苦,说她被杨华刚那个王八蛋打了,那王八蛋还在外面养了小三,要她被老爸回来帮她出气。

    一通撒娇连带着哭诉的语气,将事情的严重性提升了一个级别,挂了电话,她对我说,我爸一会就回来,待会你要为我作证,我们去找那个王八蛋,看我爸怎么收拾他。

    一听这话,我心里当然爽快,用不着自己出手去报仇,薇姐他老爸肯定就够他受的了。

    然而,事情并没有像我和薇姐想象的那么发展,大概一个小时以后,薇姐她老爸回来了,进门的一刹那,我简直不敢相信,本人居然比杂志电视上的更精神、更帅气、更有男人魅力。

    笔直的西装加上油量的皮鞋,再看挂在肩上的大衣,随着他走进来,一股强劲的威慑力瞬间朝我扑来,看得我傻眼了。这时候看起来也就四十岁上下的样子,但我知道他已经六十五岁了。

    只见他手里拿着一个墨镜,微笑着朝我走来,身后跟着四个穿黑西装,带着墨镜的保镖,一个个气势逼人,像是电视里经常看到的那些军人一样。他们看向我的瞬间,隔着墨镜就能感觉到他们眼里的那股凌厉的杀气。

    薇姐起身娇滴滴的迎上去说,爸,你一定要帮我做主,这事不能轻饶了他。薇姐老爸却没有像我想象中的那般吃惊或者愤怒,而是伸手搂着薇姐的肩头轻言细语的说,乖女儿,来,坐下来说,不要激动嘛,激动会让人犯糊涂。

    将薇姐按在我对面的沙发上,然后坐在薇姐身边,扫了我一眼问薇姐,这人是谁啊,怎么以前没见你带回来过。

    薇姐说,他叫章辛,是我的一个租客,幸好有他,不然今天我可惨了。

    一听薇姐这么一说,他转头回来看着我说,哦,是吗,能在刚子手下走脱的人没几个啊,看来你身手不错嘛。

    我连忙澄清说,平叔,我哪有那本事,只是凑巧只有杨华刚一个人而已。

    平叔见我直接叫他平叔,很吃惊,马上问我,你叫我什么?平叔?

    我嗯了一声,平叔又问,你知道我?以前我们见过?

    我说没见过,只是您的大名早就在电视和杂志上见过了,在宛州这个城市,不知道罗广平,平叔的人恐怕没几个。

    平叔见我这么一解释,惊讶的表情放松了许多说,哦,原来是这样啊。

    薇姐这时候急着要去找杨华刚出气,打断了我们的对话说,爸,你到底帮不帮女儿做主啊。

    平叔微笑着搂紧薇姐的肩头,扭头看着薇姐说,我就你这一个宝贝女儿,不帮你帮谁。但这事牵涉很多东西,不能操之过急,你知道刚子是谁吗,是我女婿,也是我的救命恩人哪。你要老爸怎么做?

    薇姐撒着娇说,我不管,他欺负我了,我就要你帮我收拾他。

    薇姐的撒娇还是管用的,平叔一见薇姐哭丧着脸撒娇,便安慰说,好好好,老爸这就为你出气,好不好?

    然后抬头朝那四个保镖中的一个说,阿华,你去把刚子叫来,说我在这里等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