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1章 情不自禁

    更新时间:2018-11-07 13:15:35本章字数:3216字

    我和薇姐坐下后,平叔对我说,章辛啊,杨华刚这个人我很了解,今天这事他是肯定不会罢休的,一定会把所有的罪推到你身上,今后有什么打算啊,要不这样吧,我给你一笔钱,你回老家吧,或者去个别的城市,这个城市你是呆不下去了,平叔也是为你好,我太了解杨华刚的狠毒,以前他就是以这个闯出来的,当然,这只是我的建议,如果你还是要待在这个城市,平叔还是会尽我所能帮助你,杨华刚如果来找你麻烦,你就打电话给我。

    平叔叫我和薇姐回来,我以为他要说把薇姐嫁给我,我擦,是我想多了,原来是为我的安全担忧。我想说即使没有薇姐这件事,我和杨华刚也是冤家死对头,他不来找我麻烦,我也会去找他麻烦。

    所以我回答平叔说,平叔,很感谢你的好意,感谢你的担心,但我目前还不能离开这座城市,我还有要做的事没有做完。他杨华刚要找我麻烦,随便他来好了,我就是烂命一条,拼得过他,至于说钱嘛,我是不会要平叔一分一厘的,因为这本来就是我想要做的事,这是你在帮我收拾杨华刚,我感激还来不及,哪敢还要你的钱。

    我刚说完,薇姐就在旁边说,章辛,我爸想表达一下他的心意,你就手下别推辞了,我看你最近也挺拮据的,再说你身上的伤还需要静养一段时间,也需要花钱。

    我连忙打断薇姐说,薇姐,真的很感谢你们的帮助,有个地方住下我已经很感谢了,钱我是绝对不会要的,要没有其他事,我就先回去休息了。

    说着就要起身走,不是我装清高,是这钱的确不能要,收了这钱,罗家一家人看我的眼色就会不一样,这时候不要比要更有用。

    平叔见我要走,便喊住我说,章辛,这是我名片,你收着,用得着的时候就给我打电话。

    我收了名片放进兜里,薇姐就站起来朝他老爸说,爸,您就不能留下章辛在您身边给他个差事吗,他现在的工作也挺困难的,你就留下他嘛。

    说着又是撒起了娇,平叔看了看我,又看看薇姐说,好了,乖女儿,老爸都听你的,留下他。然后问我说,章辛,看你小伙子挺机灵的,你能干什么啊?直接跟平叔说,平叔给你安排。

    然而,我心里有我自己的打算,我并不想在罗氏集团里面工作,我不想别人看我都是鄙视的眼光,我有我自己的尊严,我相信自己能凭着努力混出一个美好的明天。所以我也婉拒了平叔的好意。

    平叔说,你小子有种,你还是第一个拒绝了我的人。

    我连忙说,平叔,我不是拒绝您,我很愿意为您效劳,但我现在还不能,一是我这身上的伤不知道要养到什么时候,二是我还有自己要做的事。等哪天我都处理完了这些,我会回来的。

    平叔一笑说,好,我们罗氏集团永远为你敞开大门。

    然后我告别了平叔和薇姐,独自朝门外走去,这一刻,没有了薇姐搀扶在身边,总觉得空落落的,身上的伤也明显的疼了很多。我以为我会就这样一个人默默的、孤独的走回去。谁知在我走出大门之后,薇姐便追了出来,在身后喊我说,小章,等下。

    我站住回头的瞬间,薇姐那副迷人的笑脸又出现在我眼前,顿时觉得像是拥有了全世界的春天般满足。她扑过来缠住我的右手搀扶着我的瞬间,更是让我内心的幸福感爆棚,脚下走起路来的感觉也很轻松,像是踏云而行的神仙。

    上车后,薇姐说待会回去就把房租全部退给我。我心里忽然一惊,要是别的房东,我倒是没什么,退了我再找一家就完事,但此时薇姐说要退我房租,那就是赶我走,我心里一惊,是有些不舍,不想离开薇姐,哪怕是每天只能看上她几眼,我也心满意足。

    于是,在她说出这话的时候,我情不自禁的啊了一声,然后问薇姐说,薇姐,为什么要赶我走啊,是怕我住在那里,杨华刚来闹事影响到你吗?

    薇姐连忙说,不是,不是呀,你误会我了,我是想说我爸让我不要收你房租了,你想住多久住多久,一分钱不要。至于说杨华刚那个王八蛋嘛,你放心,住在我那里,他绝对不敢再来骚扰你的。

    这下我心里乐开了花,只要能天天看见薇姐,跟她说上几句话,房租对于我来说已经不在乎了。连连道谢说,谢谢薇姐,谢谢平叔,平叔人真好。说到这,忽然意识到了什么,连忙继续补充说,当然,薇姐你更好。

    薇姐扭头朝我微笑一下,然后回头启动车子说,你真会说话,我挺喜欢你这种性格的。

    听到喜欢两个字从薇姐嘴里说出来,我心里那个美啊那个甜,要不是坐在车里,我肯定会蹦上几蹦来表达我的开心。但心里还是告诫自己,薇姐说的喜欢并不是那种喜欢,是自己想多了,别高兴早了。

    即便不是那种喜欢,也值得我开心一阵子,因为至少薇姐对我有了好感,我以后每天有事没事找她聊天说话,她不会反感我,这就够了。

    回到薇姐那套老屋,下车后薇姐还是照样的扶着上楼,她那紧身旗袍裹着细腰和美臀在身上磨蹭着,随着我们一步步上楼,磨蹭的幅度越来越大。当然,我心里幻想也越来越离谱,控制不住的想着要是哪天能真的把薇姐那诱人的身子抱在怀里该多好,该是多么美妙的一件事。

    在我的幻觉中,很快我们来到了三楼,因为我租住的二楼房间薇姐还没时间去打扫,地上全是鲜血,加上我也没时间去搬过来,所以薇姐说继续住着她的房间。

    把我扶到床上躺下之后,薇姐问我想要吃什么,她给我叫外卖。薇姐的话让我有些纳闷,不是自己可以做吗,为什么要叫外卖,难道今天薇姐身体不舒服?

    我连忙说什么也不想吃,等下午了再看吧,想吃了再叫。薇姐忽然坐在床凳上,一脸认真的对我说,小章,不是薇姐不愿再照顾你,是我爸让我搬回去住,我也是迫不得已,他就我这么一个女儿,现在跟那个王八蛋闹掰了,我爸担心我,所以要我搬回去,以后你就自己好好照顾好自己,如果你需要的话,我可以给你请个阿姨来照顾你。

    这段话像是连续十连击的闪电一样刺入我的大脑,搬走?薇姐要搬走了?那我住在这里有何意义?但我有什么理由留下薇姐住在这里,又有什么理由要薇姐无微不至的照顾我。我没有,我只是个租客,还是个免除房租的租客,薇姐对我已经仁至义尽了,我还要怎么滴。

    薇姐见我出神发呆,半响没有回她的话,扯了一下被子说,怎么啦,怎么就发呆了,是不是刚才我说的话哪里不对呀,你这样子怪吓人的。

    我连忙说没事,没事,薇姐,你说的很对,你是应该搬回去了,别再封闭自己,是该去帮助你老爸打理集团事物。

    我不知道哪来这么多废话,但我就是说了,也不知道薇姐听了会怎么想。

    薇姐说,我到不是要想着回去帮他,只是想完成他的心愿,在集团业务上,他是不会让我参与的,他怕我累着,他此时最想的就是再帮我找一门亲事,找个对我好的女婿,这是他叫我搬回去的主要目的。

    我说,那你想吗?你心里怎么想的?

    薇姐说,我啊,我能还能怎么想,一直都是他在做主,听命于他是我做女儿义务,只要他高兴就好,我无所谓。

    薇姐的语气很平和,很自然,但我觉得这话里面蕴含着太多无奈,只是薇姐已经麻木了而已,所以说出丝毫感觉不到她不愿意。

    我很想说点什么,但此刻却无语了,不知道说什么能把薇姐留下,我只能看着顶上的吊灯发呆。那桃花一样的吊灯悬挂在那里,第一次看见的时候,我以为是在暗示着我要走桃花运了,可现在再看,桃花就要枯萎了,不免心里一阵酸楚。

    当然,这些薇姐是不可能知道的,因为在她面前丝毫也没有透露过自己的心迹。薇姐去收拾东西了,我躺在床上,似乎隔着墙壁都能听见薇姐在那边收拾的响动,真想爬起来去阻止,但我拿什么去阻止呢?

    煎熬的时光总是过得很慢,甚至有种被它一点点阉割的错觉。等到薇姐收拾完,出来对我说再见的时候,我忽然翻身起来,迅速下床朝门边的薇姐跑过去。

    我以为我有胆量说出来心里的感受和想要说的话,谁知道跑到薇姐面前,她睁着大眼看着我的时候,我却怂了,只是说了句,薇姐,我帮你搬下去吧。

    薇姐笑了笑说,有你这句话足够了,回去休息吧,你都伤成那样了,我怎么忍心让你帮我搬。再说了,我这些都是衣服,不重的,其他的东西等以后需要了再回来拿。回去吧,好好修养哈,有时间了我还会回来看你的。

    薇姐说着弯身提起行李箱准备下楼,而我只能呆站着,什么话也不会说,连挥手送别薇姐都是僵硬,木讷的。整个人像是被掏空了一样站着目送薇姐缓缓走下楼梯,最后消失在我的视线里。

    就在薇姐背影消失一瞬间,我忽然鬼使神差的冲下了楼梯,在二楼转角处看见薇姐背影的时候停下,趴在楼梯扶手上看下去,朝着薇姐大喊:薇姐,你能不能不走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