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2章 香玉要的聘礼

    更新时间:2018-11-07 13:14:14本章字数:2684字

    族长最终强势拍板,说给我张罗一场冥婚,至于对象随便捡,这边南北两座山上,有很多年代久远的无主古坟。

    族长说今天阴天可以去试试,为了保险起见,族长和我们一起去,带着一些祭品先去后山。

    这村子里的房屋都是坐北朝南,而且我要找的是“靠山”,所以族长和祖父都认为后山是风水宝地。

    山上的风很大,潮气也重,在到了山腰的时候,我看到了不远处的一些绿色的瘴气。

    族长告诉我,传说那片瘴气里有座神秘的古庙,里面阴气很重,有个让村民谈之色变的厉害女鬼,他还给了我一个鼓励的眼神。

    “江生,待会机灵点,咱们先去试试这个女鬼,要是能把她弄到手,那就厉害了,以后保证没人敢欺负你了!”族长兴奋的摸着山羊胡子,一副仙风道骨的模样。

    祖父在一边咳嗽了一声,然后说道:“族长,这种能操纵瘴气的女鬼,不是一般的道行了,肯定看不上咱家江生的,我看那边乱坟里的就可以,两三百年总有的吧,差不多够用了就行。”

    族长看了祖父一眼,恨铁不成钢的嘀咕道:“瞧你那点出息,江生才九岁,那些两三百年的女鬼能靠谱吗?”

    祖父擦了把汗,连连点头。

    我在一边也擦了擦汗,仰着头盯着族长的山羊胡子,我也觉得族长说的有道理。

    在族长的鼓励下,我们在瘴气外停下了,祖父让我对着里面跪下,族长白了祖父一眼。

    祖父不情愿的也跪下了,族长在旁边烧了一些纸钱和香火,又放了一些糕点。

    “老朽是江家村现任族长,今日带着不肖子孙前来求亲,庙里的前辈要是有意,还请开门……”族长掷地有声的说了一通。

    我偷偷的抬头看了眼,族长面色凝重。

    许久之后,族长也摇了摇头,我和祖父都爬了起来,很尴尬的转身离开,前往不远处的那一片坟场。

    族长有点不高兴,毕竟没成功。

    他专找有墓碑的坟头,那是他辨别对方性别和实力的参照物。

    而祖父稍微懂点旁门左道,从坟头草的形态和长势,就能判断个大概。

    我跟着他们,一路磕头跪地,我的任务就是磕头等着人家回应,找媳妇的事情他们俩一手包办了,在这边祖父不跪了。

    族长也没让祖父再行大礼,不像在那瘴气前那么庄重了,有点心不在焉的感觉,可能他觉得这些鬼不值当我祖父跟着跪。

    “老朽江家村族长,今日……”

    族长一遍一遍不厌其烦的重复着,祖父也不断的放宽条件,本来祖父给我找的,那坟头草都是两米高以上的。

    现在一大圈下来,一米高的就主动去试试,先前是咱们挑,现在有点砸手里的感觉。

    一上午的时间,我们在那密集的乱坟里穿梭着,把整个山腰都跪遍了,但也没个结果。

    每当祖父把那红衣小女孩的事情一说,那些香都瞬间灭了。

    最终我们无功而返,回去的时候,族长又有些不死心。

    他阴阳怪气的对着瘴气讽刺道:“前辈在这里很久了吧,我要是您,可守不住这寂寞,要是我,我就跟江生回去喽。”

    我和祖父都好奇的看着族长,我心想族长这么说了,肯定是又有什么想法了。

    族长顿了一下,盯着瘴气周围看了几眼,然后提高声音:“江生还是个小孩,肯定不会占您便宜的,有那个心也没那个能力不是,前辈只是牺牲点名分就可以换来自由,何必将自己囚禁在这死牢中,难道真的不寂寞吗?”

    族长说完给了祖父一个眼神,祖父像是忽然想到了什么,他咳嗽了两声。

    我在一边看着他俩,心里更加疑惑了。

    祖父高声说道:“前辈在这里苦等不肯投胎,定是对尘世有所牵挂,想必心中有着执念,我猜前辈肯定是希望有朝一日能修成正果,脱离六道轮回,但前辈可知,修行之路并非只有苦修一条!”

    瘴气忽然散开了一些,族长兴奋的接过话茬:“俗话说,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若是前辈出手救我这小孙儿,那就是功德一件啊,对于前辈的修行来说……”

    族长说完就陪着笑在地上上香烧纸钱,完了还拉着我们一起跪下了,族长也拼了。

    也许是他们一唱一和的话起了作用,瘴气消散了,我揉了揉眼睛,只见视线中出现了一座建在悬崖上的古庙。

    这鬼地方竟然真的有古庙?

    那是一块平整的岩石,在虚空中伸展出去,上面有一座小型庙宇,有着几棵粗壮的大槐树。

    诡异的是,那些大槐树的底部,盘根错节的裸露在岩石上的,非常诡异。

    族长和祖父拉着我爬了起来,兴冲冲的带着我去了庙前,大槐树树叶哗啦啦的晃动着,庙宇的门打开了。

    一口耀眼的金棺出现在视线里,然后还没等我们反应过来。

    “你们有什么能我感兴趣的聘礼吗?”一个女子的声音传来,声音很好听很温润。

    族长对着祖父眨了眨眼,祖父踢了我一脚:“还愣着干什么,先前来的时候,不是给了你一块祖传玉佩嘛,拿出来啊。”

    我哦了一声,连忙去掏。

    这时候那声音再次传来:“这等平常之物,我有的是,与我身份不符,你们是看不起香玉嘛,看来我和这小孩,只是有缘无分啊。”

    我失落的低着头,看来又没戏了,白高兴一场。

    就在这时,族长很老练的再次争取道:“前辈是否有想要的东西,只要我们能做到,尽量满足前辈便是。”

    “也不是不行,我看这个孩子的精魄很纯粹,如果让我取他三十年阳寿作为聘礼,我可以考虑下嫁给他,保他余生安稳度过。”那自称香玉的女人提出了一个过分的条件。

    我心里跟明镜似的,什么有缘,什么聘礼一般与身份不符,都是一个场面上的说法。

    不过想想也是,我和这位香玉素昧平生,今日也是第一次相遇,我们之间并无什么交情可言,利益反而是最直接的媒介。

    “三十年阳寿?会不会太多了啊?万一……”祖父说不下去了。

    族长面色难看,显然用三十年的阳寿,换取这么一个来历不明的鬼媳妇,有点冒险了。

    而且这香玉,显然是明白我们的难处,有点坐地起价的感觉。

    香玉的声音传来:“不用急,你们回去好好想想,若是同意了,就带着一些聘礼,敲锣打鼓的接我下山便是,若是不愿意,那香玉也不勉强,就当今日没遇到这小孩。”

    “江生,你愿意吗?”祖父问。

    我挠了挠头,心里直犯嘀咕,我打心底不愿意,可和保住性命相比,理智告诉我选择她是正确的。

    “这个香玉姐姐,要是漂亮点我还能接受,万一很丑,那我不就亏了,祖父我想看看这姐姐。”我鬼使神差的说了这么一句话。

    族长和祖父直瞪眼,气的都想打我。

    一阵银铃般的笑声传来,声音悠扬婉转,声音勾的我耳朵都要睡着了。

    “小孩,你进来,把门带上,姐姐让你先看一眼。”香玉说完又忍不住笑出了声。

    祖父和族长盯着棺材,然后对着我努了努嘴,示意我进去。

    我有点后悔,但此刻不能后退,只好硬着头皮进了屋,然后关了门。

    “小孩,对姐姐的容貌还有什么疑虑?”香玉说话间从棺材里坐了起来。

    我呆呆的看着她说不出话来,咕噜一声,我猛的咽了口口水。

    此刻我看到了一张倾国倾城的绝美脸颊,一头瀑布般的及腰长发,皮肤白如羊脂,瓜子脸尖下巴,一双妩媚勾人的桃花眼灵气十足的眨动。

    就连那樱桃小嘴也是性感撩人的微微勾起,红颜色的嘴唇风华艳丽胭,甚至还有一股胭脂香扑面而来。

    我的视线本能下移,又是咕噜一声猛咽口水,大!不对!是巨大的两团!

    一瞬间,我身体某处,竟然有了一丝异样的奇怪反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