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5章 鬼妻要杀我

    更新时间:2018-11-07 13:14:14本章字数:3181字

    一阵诡异的疾风吹来,房间里顿时火光一暗,墙上几道影子嗖嗖的晃动,气氛陡然一变,我觉得不对劲!

    我猛然回头,只见屋子里的人,包括我祖父在内,他们都撕开了长袍,露出了里面的道袍,原来他们是抓鬼的道士?

    他们有的手里拿拂尘,有的拿鞭子,有的拿红绳,族长拿的是招魂幡,而祖父拿的是一个漆黑的铃铛,屋子里瞬间变的阴冷,我忍不住浑身发抖。

    “你…你们…你们要干吗?”我双手颤抖的指着他们,内心已经翻江倒海了,我从未见过这样的他们。

    他们隐藏的很深,那么这场冥婚,是他们一手策划的吗?

    三爷走过来,不由分说的把我的双手捆在了身后。

    族长欲言又止的看了我一眼,他叹了口气,然后严肃的开口道:“各位师弟,南北两座山自古至今厉鬼横行,我们忍辱负重的隐忍了那么多年,我本以为这辈子不会出手了,但谁知今日得此良机,可以一举拿下这鬼王鬼后,我们不能再错过啊!”

    我的嘴被堵住了,我被绑在了堂屋的椅子上,动弹不得,急得直瞪眼。

    祖父叹了口气,小声的说:“大师兄,我们这样会不会太不地道了,那香玉对江生挺好的,我们利用她会不会有违江湖道义呢?”

    “一举收掉这两只厉害的鬼王鬼后,就能为江家村除害,这是一次一劳永逸的机会,师兄顾不得什么江湖道义了,那鬼后不是要吸江生三十年阳寿嘛!干掉她不就不用给了?”三爷脸红脖子粗的吼道。

    其他人不吭声,只有祖父面带愧疚,他还在争取:“江生是个孤儿,我从小教育他要以诚信待人,要知恩图报,可现在我却……”

    “师兄你有病吧,都什么年代了,还讲诚信?还知恩图报?干掉了鬼后和鬼王,别的不说,那财宝咱们哥几个几辈子都花不完啊!”三爷说到后面财宝那里,下意识的压低了声音。

    但我却看到他提到财宝时,激动的红了眼,仿佛谁反对就要跟谁拼命。

    族长皱了皱眉头,盯着三爷呵斥道:“我看是你见财起意吧,背信弃义就是背信弃义,不用找借口掩饰,谋划了一整天了,早该有心理准备了,再说我们都一把年纪了,背负着这份愧疚也无妨,自古忠义难两全,现在各位都别废话,都跟我去斩妖除魔吧!”

    族长拿着招魂幡带头离开了,祖父最后离开。

    他拿掉了堵我嘴的布料,对着我安慰道:“江生你要知道,自古人鬼殊途,即便我们不灭她,你们也不会有未来的,这是天意,天意不可违,你莫要当真了,待明日,我去给你到上河村定门娃娃亲,买个童养媳补偿你便是了。”

    “我不要!我就要香玉姐姐!祖父我求你了,你放过香玉姐姐,她对我可好了!真的不骗你,祖父求求你……”我鬼哭狼嚎的哀求着,但祖父却红着眼转身离开了。

    生平第一次,我感受到了什么是无能为力,我是那么的恨自己,恨自己没本事,恨自己太天真。

    我从小到大从未和一个女人如此亲近过,虽然我们只认识不到一天,但却一见如故,仿佛上辈子就认识了一般。

    我不甘心的对着外面嘶吼着,一直到后来声嘶力竭,我的声音变得沙哑,而我也已经心如死灰,内心愧疚到了极点。

    但就在这时,外面有人推开了门,可等了几秒钟,却没人走进来。

    我摇了摇头不再吭声,心里除了有些害怕外,还莫名的涌起了一丝希望。

    “谁?”我尽力的发出声音。

    但没有人回应,我再次喊着,这时候一阵亮光照射了进来。

    接着让我诧异的事情发生了,一些亮晶晶的萤火虫飞了进来,密密麻麻的,还围着我急速的转圈圈,转的我头晕眼花。

    “你们,你们能帮我把绳子弄开吗?我要去救香玉!求求你们了!”我神经质的对着萤火虫哀求着,此刻这就是我的救命稻草,我一定要抓住它!

    “快点,晚了就来不及了!”我眼泪都出来了。

    这些萤火虫突然像是有灵性一般,“飞蛾扑火”般的往我身上的绳子撞着!

    一只只的萤火虫化为灰烬,散落在地上,捆绑我的是红绳,貌似带有克制这类邪物的功能。

    可让我感到的是,萤火虫前赴后继,一批批的消散,但永无尽头,悲壮的让我心生敬畏……

    十几个呼吸后,我身上的绳子剧烈燃烧了起来,我身上一阵发烫,而我还发现,绳子上的火焰,是诡异的绿油色。

    这些是鬼火伪装的萤火虫,是香玉山上的孤魂野鬼所化,我在山上见过,只是没想到它们在这个时候会救了我。

    我猛的挣开了绳索,大吼大叫的往外跑去。

    可到了门口我傻眼了,我不知道他们往哪个方向去了,而就在此时,天无绝人之路!

    那些萤火虫呼啦啦的聚集,比先前少了一大半,显然是刚刚强行帮我解开封锁时消耗掉了,剩余的小部分萤火虫悬浮我的前方,还摆成了一个“走”字!

    我心里莫名的触动,像是心底某根看不见的弦被触动了,我握紧拳头,追逐着萤火虫的光辉,在夜色中全力狂奔!

    萤火虫引领我往村子以南而去,这段路我很熟悉,是南山的方向,先前三爷说南山有鬼王要算计香玉,想要霸占她为妻,现在看来,多数是真的。

    当我追到南山山脚下时,只见那里火光冲天,七位长辈身穿道袍,手拿法器正在围困两个人,一男一女,男的身穿黑袍,膀大腰圆的,一脸横肉,煞气很重。

    包围圈里另一个女人,不是别人,正是我的妻子香玉。

    香玉貌似受伤了,电光火石那里的打斗还在继续,形势对包围圈里的香玉而言,越加的不利。

    我扶着腰大口的喘息着,理智告诉我,我要恢复点体力才有机会。

    “今日你们俩就做一对亡命鸳鸯吧!至于你们的财宝,我替你们花掉!哈哈哈!”三爷忽然狂妄的厉声大笑着。

    “你们这些小人!本王跟你们拼了!”那个粗狂的黑袍男人突然发狂。

    而香玉也趁机往祖父的方位突围,口中还怨念十足的质问道:“祖父,我可是你孙媳妇!我并未做什么对不起你江家的事情,你为何要灭我!”

    黑袍男子把三爷一拳打翻,但身上也噼里啪啦的燃烧,他像是疯了般冲杀起来,一时间竟无人可挡!

    而祖父貌似心软了,他主动退了一步,香玉找到机会,捂着小腹往我这边狂奔,只是她步履轻浮,摇摇晃晃的,像是随时都要倒下一般。

    我连忙迎过去,然后眼泪止不住的往外流,香玉见到我的瞬间,怨恨的掐着我的脖子想要杀我。

    但当她看到我哭时,她脸上的杀气消散了,然后她突然苦涩的笑了,趴在了我的身上没了动静。

    我连忙把她弄到背上,想要逃离这里,因为我知道,那个黑袍鬼王现在看着大开大合勇猛无比,可他魂飞魄散只是时间的问题,等他挂了我们就危险了。

    留给我的时间不多了,我咬着牙吃奶的力气都用了出来。

    “小子!你敢!”三爷的声音在身后靠近,我边跑边回头看了眼,只见被黑袍鬼王打伤的三爷,竟然脱离族长他们,卑鄙的追了过来!

    千钧一发之际,那些引我而来的萤火虫,突然疯了般的冲向面露狰狞的三爷,三爷动作一缓,面对萤火虫自杀般的攻击,他被困住了!

    而我咬紧牙关,趁着这功夫,带着香玉继续逃跑!

    月上枝头,也不知道走了多久,我们到了哪里,我只觉得双腿像是灌了铅般的沉重,脑袋也晕乎乎的,前方的模糊树影,也有了好几道重叠的幻影。

    “相公,我们这样走不掉的,你快放下我。”香玉不知何时在我的背上苏醒了,但她的声音很低沉,和先前相比反差很大。

    “你,你叫我什么?”我觉得自己是在做梦,多好的梦啊。

    可背后没有回应,我有些失落,那应该是做梦了。

    “这是梦,几个消失了,看来是我太累了,出现幻觉了。”我继续往前挪着脚步。

    可就在我失落后,香玉忽然抱紧了我的脖子,虽然什么也没说,但我能感觉到她内心的感受。

    这一刻我们心意相通。

    “那不是梦,对吗?”我试图用说话转移身体的疲惫和失控。

    “不是梦,相公。”香玉温柔的在我耳畔细语着。

    这一刻我笑了,她叫我相公了,而不是小屁孩之类的称呼了。

    我喘着粗气,装作严肃的费力跟她保证道:“我一定会保你的,因为我先前说过,我长大了要跟你洞房!”

    香玉突然低声抽泣起来,我摇摇晃晃的想安慰着她,可喉咙里像是灌了水银,火辣辣的,再也发不出任何声响。

    我的意识渐渐模糊,一阵天旋地转,我一头栽倒了地上,眼前突然一黑,我的世界暗无天日,一切都变得那么缓慢和虚幻,我的意识漫无目的的游走。

    “鬼后!今日就是你形神俱灭的日子!”三爷的声音催命的传来。

    “相公,谢谢你。”香玉的声音在我耳畔回荡,一遍一遍的,虚幻的如同一个隔世的梦境。

    我痛苦不安的挣扎着,但身体实在是撑不住了,眼皮如山般沉重,我的眼泪流了出来,无能为力的感觉,我这一生都不会忘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