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2章 厨房里的鸡血

    更新时间:2018-11-07 13:14:14本章字数:2873字

    我们顺着血腥味,走到了一侧的偏屋前,那是厨房的位置,厨房的门紧闭,还上了锁,我上前透过门缝看了几眼,里面杀了好几只鸡,灶台上还放着几碗凝固的鸡血。

    这鸡血可不是什么好征兆,一般魂力太弱的鬼,有时候也会从鸡血里,提炼出那点微不足道的垃圾精魄。

    这时堂屋内走出来一个人,不是别人,正是三爷。

    不过他的脸色很阴沉,他厉声呵斥道:“你们几个小屁孩干什么呢!”

    我皱了皱眉头,胭脂拉着我的胳膊抱在怀里,生怕我干什么了一般。

    “祖父,爸妈问你今天宴席还摆不摆啊?”江秋奶声奶气的问。

    三爷回应道:“摆,就在中午开宴,你回去吧。”

    这时屋子里传来一阵女人咳嗽声,听声音年纪不大,六爷走了出来,走向了厨房,他站在厨房门口,往这边看了几眼就是不开门。

    三爷微微点头,然后开口让我们回去,赶我们走了,特别是我,他让我滚。

    江秋哦了一声,还伸头往里面看了眼,被三爷让滚,然后还被瞪了一眼,江秋灰溜溜的跑了,我也只能忍了。

    我们跟着江秋一起回去的,回去的路上,我不断的分析着,现在基本可以肯定,是阿红了没错。

    虽然阿红没露面,但那股煞气和血腥味,肯定有古怪,事出反常必有妖,无论掩饰的多么好,阿红始终是要害人的,这是她掩饰不了的企图。

    而且先前江秋那小子也说叫阿红,那应该没错了,我们跟着去只是为了感受一下气氛,三爷脸上弥漫着一层淡淡的黑气,可不就是沾染了脏东西的模样嘛!

    这种事情,当局者迷,要是先前没被鬼王反噬前,七位长辈中任何一个,都不会被脏东西缠上。

    但现在不同,干掉了鬼王这七个长辈也元气大伤,从被一个同样伤的不轻的童女鬼就能近身来看,他们伤的更彻底,几乎是回到了普通人的水平。

    回去之后,胭脂很认真的说:“屋里咳嗽的就是阿红,她前几日突然得了病一般,老是咳嗽。”

    我很满意胭脂的细致,她是个心思缜密的女孩子,而且很本分,心向着我,我觉得这钱花的一点都不贵。

    回到家祖父也刚好回来,还带着一些村民和家伙事,说是在院子里给我俩办事,我随口提了一句江秋也要办事,祖父很诧异,说没听说啊,反正没请他。

    我暗暗点头,两家已经彻底翻脸了,没必要有什么来往了,这样也好,省的以后有瓜葛。

    中午的宴席如约而至,但有些不愉快,长辈们只有族长来了,其他的都是让家里人来的。

    这就有讲究了,特别是我们和三爷那边闹掰了之后,祖父心里有点不痛快。

    三爷那边倒是很热闹,还请了戏班子来唱戏,说今晚上有大戏,就在村口唱,请全村人看戏什么的。

    反正在我家赴宴的都在讨论这事,搞得祖父更郁闷了,觉得丢面子了。

    宴席结束后,祖父带了些钱,赌气般的要去镇上,说是请戏班子来唱戏,不能输给三爷。

    有钱了底气也足,族长跟祖父是亲近的,也觉得该请戏班子来唱戏,不能被三爷给比下去,于是两个老头一起去了镇子上。

    我跟胭脂留在了家里,胭脂收拾了起来,我回了房间关了门,和我的香玉姐姐聊了起来。

    “姐,那阿红就在六爷家,伤的比想象中要重,咱们怎么办?硬来还是引诱?”我小声的问。

    香玉也许是怕被胭脂察觉,她开始用秘法和我交流,在心底交流。

    她很严肃的说道:“硬来的话有风险,首先她虽然伤的比想象中要严重,可毕竟瘦死的骆驼比马大,要是临死反扑也够你受的,再加上你是第一次使用御女心经,还是稳妥点好,等以后次数多了,你熟练的掌握御女心经的窍门,就可以硬来了。”

    我心里有了数,那就选择引诱,童女主动运作让上河村的媒人搭线,去而复返的“深入虎穴”,除了报复外,我想不到其他的理由,她是回来报复七位长辈的。

    那么接下来,我们只需要等待,如果六爷和三爷出事了,那就说明她是回来报复的,而且我相信,她会用和御女心经类似的办法,采阳补阴。

    道士一般是清心寡欲的,比正常人的精魄更加纯粹,又可以报仇又可以恢复实力,童女真的很聪明。

    为了更有把握,在胭脂收拾完后,我拉着胭脂在房间里练起了御女心经,当然只是试验性的,并没有真正的夺走她的贞洁。

    胭脂红着脸羞得不行,我半推半就的把她给说服了,我的内心也是极度煎熬的。

    许久之后,我大概的熟练了御女心经的招数,心里也有了底气,至少到了实战的时候,我不会那么的慌乱了。

    当天晚上,村口有两场戏,面对面的打对台,全村的人都来了,村里人拎着小板凳在中间,有的看这边的,有的背过身子看那边的。

    祖父和族长在这边压场子,三爷和六爷以及其他几位,都在那边压场子,有点针尖对麦芒的感觉。

    两边的台柱子也是极其卖力,都是在镇子上混的,同行是冤家嘛,都是一个圈子里的,此刻也暗暗较劲。

    真是应了那句话,你方唱罢我方登场!

    村子里热闹不已,全村人都出来了,比逢年过节还热闹。

    而我和胭脂没有过去,确切的说我们在不远处看着现场,胭脂在下面给我扶着梯子,我在屋顶观察着,我在找阿红。

    江秋那小子和阿红很快就被我找到,阿红穿着厚厚的袍子,江秋那小子张嘴笑着,他的门牙被我打掉了一个,笑起来特别有喜感。

    一直到夜深了,阿红才离去,江秋没管她,阿红是自己离开的,我本能的觉得不舒服。

    因为在阿红离开后,六爷也悄然的离开了,她俩走的方向竟然是同一个方向。

    带着好奇,我下了梯子,拉着胭脂追了过去,我要跟踪她们,我本能的觉得阿红这是要对六爷下手了。

    可等我追出去后,已经找不到她俩了,此时香玉用秘法提醒我,让我去六爷家。

    我照做了,胭脂跟着我很小心,寸步不离的,我们很快就到了六爷家。

    但让我们没想到的是,六爷家大门紧闭,我和胭脂只好爬到了他家的墙头上,往里面窥视。

    这一看吓了我一跳,只见屋内灯火阑珊,窗户纸上两个人影搂抱在一起,然后是浓重的喘息声传来。

    我礼貌性的硬了一下,傻子都知道在干嘛了,胭脂也是羞得侧过了头,不再去看那窗户纸上晃动的人影。

    我暗暗心惊,太疯狂了,这阿红心思缜密,果然是来复仇的!

    六爷是个老光棍,对女色自然是不忌口的,阿红装病靠近六爷,然后明着是江秋的童养媳,这样还可以接近三爷。

    我想她的计划是,先和六爷偷着,然后再勾引三爷,三爷也不是个好东西,我想给阿红时间,三爷也得上钩。

    老头子嘛,喜欢的东西会很奇怪,老江湖了,对一般的女人反而提不起兴趣了,喜欢猎奇很正常。

    “六爷!饶了我!爷爷,求求你了!”屋内传来阿红哀求的声音,听的我起了一身鸡皮疙瘩。

    别人不懂但我能不知道,这种时候阿红心里肯定在期待呐喊:“别停别停!要用力啊!”

    我皱着眉头意淫着,现实和我想的差不多,六爷哈哈大笑,声音中带着狰狞:“小骚货!叫爷爷也没用!”

    我暗暗的鄙视了一番阿红,以为自己是葫芦娃啊,还叫爷爷,真不知羞耻!

    求饶声越来越暧昧,六爷的声音愈加的狰狞,一直到一声高亢的嘶吼过后,窗户纸上的两人才短暂的安静了下来。

    “江生哥哥,好像不对劲。”胭脂小声的提醒。

    我点了点头,和她退了下去,我们这里在门边,很容易被发现,我俩找了侧面的位置,再次爬上了墙头,这里的位置刚好可以看到正门的大部分。

    就在我们猜测里面怎么安静了的时候,里面传来一声阿红的声音:“老东西,爽吗?”

    “贱货!还不满足!牡丹花下死做鬼也风流,老子今天非把你每整趴了不行!”六爷嘶吼着喊着。

    “那还要看你这老东西的本领,到底硬不硬了!”阿红火上浇油的刺激着六爷。

    话音未落,六爷再次猛烈突袭,紧接着,窗户纸上两道人影柔软的来回晃动,一阵急促低沉的女人娇喘声此起彼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