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章 第一章 错付,惨死

    更新时间:2018-11-07 17:35:11本章字数:2034字

    烈日炎炎,连刮起的风,都是带着无边的热气,让人汗流浃背。

    可在刑场的众人,却是感觉到了一股寒气从脚底直奔天灵盖,不为别的,而是新继位的皇上和皇后会亲自来看这个“犯人”行刑。

    ……

    “午时已到,行刑!”

    当。

    一声轻响在一片寂静之中,似乎是那么清亮……

    慕轻歌终是忍不住看了一眼那坐在远处,高台之上来看自己的行刑的那对贵为皇帝和皇后狗男女,这一眼,再无温情,只余仇恨!

    “啊——!”

    就在慕轻歌用犹如淬了毒一般的眼神看着慕婉音的时候,那刽子手挥舞起来的大刀毫不犹豫的斩断了慕轻歌的一条腿!

    一时间,血流喷涌!无边的剧痛袭来,让慕轻歌忍不住叫喊出来,尖锐且沙哑的声音贯穿着人们的耳膜。

    那慕婉音见状,赶忙倚进了玄胤的怀中,娇声道:“皇上,臣妾怕……”

    “爱妃莫慌,若是不喜欢,就先割下来舌头就好了。”

    “好……”

    慕婉音怯怯的声音传来,那带着一汪春意的眸子,就那么看着玄胤,然后轻声道:“皇上待臣妾真好。”

    这一切,传到近乎昏厥的慕轻歌的耳中,是那么的讽刺,就在三天前,这个男人,还在和自己说着天长地久的情话。

    如今,却揽着她的庶妹,不对,现在应该是嫡妹,坐拥天下。

    “不过,不是说好要做人彘的,舌头还是最后割掉吧!”

    慕婉音轻描淡写的,用柔美的样子,说着恶毒的话。

    慕轻歌死死的咬着下唇,血珠都是缓缓沁了出来,可慕轻歌却好像感受不到痛苦一般,想她忠勇侯府堂堂嫡亲小姐,现太上皇亲封县主!竟落的私通邻国,欲于父亲一起造反逼宫!

    这一切,全拜那个现如今一袭华美衣衫裹身的“好妹妹”!

    “啊!”

    就在慕轻歌想着别的的时候,刽子手又是手起刀落带走了一条腿!

    霎时间,巨大的疼痛让慕轻歌眼前发黑,隐约间,她又听见了慕婉音的娇笑声。

    她的双腿都是没了!

    可是,巨大的疼痛,以及血液的流失让慕轻歌没有丝毫的力气,浑身都是咋抽搐着。

    慕轻歌意识有些迷离了,她也没想到,自己在这么痛苦之下,竟然没能直接死去,反而要守着等折磨。

    就在这时,慕轻歌看着一双鞋子停在了自己的面前,然后蹲了下来,狠狠的捏起自己的脸,冷冷的说道:“叫的真难听,还是先把舌头割了吧!”

    慕轻歌不敢置信的看着说出这句话的人——那可是她的嫡亲表哥!

    不行,不能这样!

    慕轻歌没求饶,只是使劲的晃着头,可是没了双腿,慕轻歌起不来,而且双手还被绑着,她现在整个人都是趴在地上的。

    眼底升腾起来的雾气,让她根本看不清楚眼前的形势了……

    只是……

    “呜!呜——!”

    一阵剧痛,让慕轻歌瞬间瞪大了眼睛,整个人就是一个翻转,瞬间缩在了一起,血从嘴里面不停的流下来,慕轻歌惊恐的看着那摊血,呜呜呜的说着连自己都是听不出来的话。

    她的舌头!她的舌头也没有了!

    只一张嘴,鲜血混合着口水,就是顺着下巴流了下来,配着她那茫然失措的眼神,苍白的脸,是那么的赫人!

    慕轻歌能看见,那群人,平日里对自己恭恭敬敬的那群人,现在都用一种恐惧,鄙夷的目光看着自己。

    不!不!

    父亲没有通敌,没有叛变!一切都是玄胤搞出来的!

    慕轻歌捶打着地面,想要说出这一切,却是咿咿呀呀的,说不出来了。

    双目越睁越大,红血色蔓延了整个眼球。

    慕轻歌第一次觉得,死了也是一种解脱。

    可偏偏……

    “皇上,臣妾觉得,这么剁了四肢,可是便宜臣妾的好姐姐。”

    “既如此,那就先用遍刑罚,在继续。”

    玄胤冷冷的一挥手,看着慕轻歌的眸子里是掩盖不住的嫌弃。

    这女人,白张了一张好看的脸,却是没什么脑子,这些年,嫁给自己之后,倒也是聪慧,可怜自己身边的人对自己图谋不轨都不知道,也是愚笨!

    全然不如音儿这般聪明伶俐。

    此时,慕轻歌身下已经是大片大片的血迹,血液蔓延开来,几乎流满了整个刑场的中央。

    力气,一点点的都是流失了,慕轻歌眼睁睁的看着别人拿起细长的银针,就那么狠狠的扎进了自己的指尖!

    锥心一般的痛楚瞬间让慕轻歌咿呀着嗓子,她现在莫说反抗……根本什么都做不到。

    好冷啊,这一切什么时候能结束,到处都是无边的黑寂。

    之前的一幕幕都是在脑海中连接了起来,原是自己太笨,太傻,让人活活利用了。

    慕轻歌一双眸子满是怨恨。

    只不过,全身上下已经没有别的力气了。

    “呀,臣妾怕,皇上,不如你挖了那罪女一双眼睛吧,顺便把那张脸皮也剥下来,不然臣妾看了怕怕!”

    “好,一切皆听你的。”

    ……

    慕轻歌眼前已经是开始迷糊了,意识已经开始涣散了,似乎,身上没有那么疼了,也不知道是不是习惯了……

    眼前似乎有着一个影子,在飞快地接近着……

    “拦住他!有人要带走人犯!”

    “姐!!!”

    撕心裂肺的声音,却是很是熟悉。

    奕儿,别来,快走……走啊!

    似乎是感受到了那为了见自己最后一面不顾生死赶过来的弟弟,那一瞬间,慕轻歌好像是精神了一些,竟也是能够看清一切了。

    然而,眼前的一切,却是让她一时间一颗心都是跌落谷底!

    她的奕儿,她的弟弟,正一脸不舍得,伸出一只手,试图抚摸自己的脸,距离很近,但也是最远的距离,因为,他再也碰不到他的姐姐了。

    身后,一把已经染血的剑,果断的刺进了慕奕的胸膛,正是心口。

    源源不断的鲜血从慕奕嘴里涌了出来。

    “嫡姐……”

    慕奕心疼,且宽慰的看了一眼慕轻歌,然后一头栽在了刑场之上!

    不!

    慕轻歌眼前一抹黑,终于意识全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