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更新时间:2019-05-26 11:10:49本章字数:1527字

    梦既是现实的写照,也是潜意识的投影。

    不知何时,被上帝安放在童年的母校,恍若大梦初醒,那天人很多,天很阴,仿佛稍不留意被遗留的乌云就失声痛哭起来,六月的天气,却依然潮湿。校园的风景如旧,放学了,穿着大色块校服的孩子们冲向校门,像一片流动的海浪,坐在长椅上等待孩子们的家长,正与家长呢喃的孩子,忙着与同伴瞎闹的调皮鬼。仿佛童年还是昨天,背着沉甸甸的书包,埋怨着不通情理的班主任,考卷上不尽人意的分数发愁,为作业本上一道道难题而挠破头……

    逃跑。

    回忆着昔日的美好的同时,大脑突然出现一个极其强烈的念头:跑!

    来不及看清背后追逐的人,也不清楚是否有这个人,但潜意识告诉我只得不顾一切向前,仿佛一停下来就会被抓住,拖入无底深渊,唯一可以确认的是,这将会是一场马拉松式的逃命之旅。不知道将会跑到哪里,没规划出一条最佳逃跑路线,仿佛生活在电影情节了,只不过可怕的是,没有剧本,这游戏的代价是生命,固然刺激,也同样危险,也许我的归宿是一片荒原,也许是一座陌生的城市。

    穿过校园旁小路上的人群,再往前,是一座石桥,横跨学校与繁华的街道,石桥下,是长得正茂盛的水草,前不久下过大雨,所以水槽们服服帖帖地顺向一旁。石桥旁,种着两支柳,长得刚刚好能够抚摸到人们的笑脸,轻轻地,微微的。站在石桥上看风景最不错了,因为再往前左拐出,是一条绿荫小道,种着更多植株,而远方,正好是天空和斜阳,两者相得益彰。

    现在没时间想这些了,逃命才是根本,还好地点在所熟悉的地方,穿过石桥,过了一个马路,就是各种小店铺了,放学,家长和孩子最多的时候,所以那是店长们生意最好的时候,正好可以利用这个特性,躲在人群内之中。

    迎面飘来各种小吃的香味:麻辣烫,烤串,煎饼果子,炸鸡腿……骑着三轮车的小贩围在道路两旁摆卖,学生们围在小摊前购买。

    挑了一个相对来说大一点,称得上是商店的地方,然后再跑进一间女装店,追我那厮应该……

    匆匆拎了几件衣服跑进试衣间,心安理得地藏匿——应该不会变态到闯进来这种地步吧,纵然发现了我,也可以利用我娇小的身躯,从他怀里钻走——如果门外追我的是个靓仔帅哥之类的,死在他怀里命也足惜了。

    该来的还是来了。

    顾不得长什么样了,躲在试衣间里的时候,思考着自己为什么会被他追,我为什么要跑,是条件反射吗,带着这些疑问,还是傻傻地跑着。

    过了这条商业街,就变得荒凉了,因为家境贫寒,所以房子的坐标是一块鸟不拉屎的工业区附近,平时人流量也不多,是幻想见鬼和穿越的最佳场所,不过现在可就不好玩了,方圆十几米,就我一个人,这目标简直不要太明显了。

    “天灵灵地灵灵,求求上帝把我带走吧。”

    这么明显的目标,就在那厮快要追上来的那一刻,感谢上帝,感谢主。

    这次,被投放在一片真正的荒原,回头一看,仿佛进入了另一个空间,刚才的景色已经不复存在,身后,没有一个人,只剩下群山与我相伴。乌云密布,值得庆幸没有下雨,还可以享受一下雨前的清新,荒原植株特别多,虽没有树木,但那遍地的草丛足矣。

    地平线与天空的衔接处,有一间白色的房子,除了房子的棱角生锈外勾勒出它的边界,其他地方都是白的,说是房子,不如说是一个大箱子来得更贴切。全封闭式让我感到有些恐惧,但漫无目的地走着更让我不安。跑了过去,敲了一下。

    不久,一个穿着阿拉伯风格服饰的女人开了门,不出意料,又是一身白净。黝黑的肤色似乎并没有显得格格不入。什么都没有说,示意我走进房子里。房子就像一个封闭的大匣子,除了上下铺,没有任何家具,白色的铁的上下铺整齐有序地排列在屋子里,没有一丝是多余出来的,每一个床铺上,都有一个孩子,都穿着清一色的白长袍,头上一块头巾,眼神空洞得吓人,房子里安静得出奇,这里的人都像一个个冰冷的机器,不需要语言和情感,只需要代码,就可以按着命令来活着。

    随后,